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們為什麼要道歉?

Share

倫敦奧運結束了,過程中我見證了台灣許多偉大運動員的淚與笑,一個個認真奮鬥的過程都讓人不捨。

我無法否認自己是個現實的、愛湊熱鬧的、並且善忘的運動迷。

我總是只樂於分享選手眼前的風光卻無視他們背後的難處與辛酸。

當他們沒有拿下獎牌的時候我毫不掩飾失望,但是在聽到選手說:「很抱歉,辜負了大家的期待。」時卻更讓我於心不忍。

他們為什麼要道歉?

除非選手有驚人優異的表現,否則國內媒體報導台灣選手國際賽事的篇幅少之又少,政治惡鬥、影視八卦佔去九成的篇幅,媒體大可把責任推給市場機制說是消費者的喜好決定報導的篇幅。

但在台灣體育被忽視的狀況是從更小的地方開始的。

為了升學率的壓力老師動輒把體育課改成英數理化的補課,喜歡運動的孩子變成了異類除非家長的支持否則很難從小培訓。

A錢的總統只會空口說要支持體育邊把七億往自己口袋裡放,喜歡運動的總統卻也沒見到為運動員的遭遇登高一呼或做任何改善。

我是個不懂政治的平民百姓,但我瞭解平民百姓的基本要求:

誰不想有無憂無慮的薪資收入?誰不想要有更好的發展空間去推廣自己熱愛的運動?

為了夢想你可以做到多大的犧牲?

莊智淵為了推展心愛的桌球,在高雄獨資蓋了「智淵桌球館」盡一己之力培育下一代的青少年國手。這個夢想花了他一億元靠的是自己比賽贏來的獎金,現在還有幾千萬的貸款等著他辛苦的自費到世界各處去征戰定期償還。

吳珈慶16歲就奪下8、9號球雙料世界冠軍,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環境原本要接受優渥的條件轉籍新加坡,但中華撞球協會在事情尚未塵埃落定時就下達「封殺令」,剝奪他在國內、外所有參賽資格,偏偏吳珈慶又突然對新加坡的提議反悔,最後為了尋找國籍出賽找上沒有提供任何保障的中國。

當時還在考慮新加坡國籍時,吳珈慶很坦白的說是因為他們贊助選手的出國機票、食宿,並有年薪5萬元新加坡幣(約新台幣109萬元),及免服兵役的保障。

「在台灣打球只能靠獎金,沒什麼保障,全部都要自費。」他說。

是你的話,你會怎麼選擇?

遭遇同樣處境的還有曾雅妮,面對5年2500萬美元、私人專機使用權和北京別墅型豪宅總贊助金額達10億元台幣的合約,因為對方要求她轉籍成為中國公民被她拒絕了。

但她在台灣受到的待遇卻是球具超重入境時遭到重罰、新加坡比賽時現場各國媒體都來了卻獨缺台灣。

她在全世界贏得應有的尊重,卻獨缺她最愛的、最該把她捧在掌心裡寶貝珍惜的台灣。

「哪個人不喜歡代表台灣?自己台灣人當然希望代表台灣!」這是曾爸爸接受訪問時的心聲,有哪個官員聽進去了?

當王建民站上美國大聯盟發光發熱時,有人說:「幸好,他在青少棒時表現不是特別突出才有這樣的好機會,不然在台灣早就被操爛了。」

盧彥勳在比較不政治的世界職業網壇中,藉由自己的實力一次又一次讓國旗露臉。但是,北京奧運時台灣卻連一張教練卡也沒有替他留。

長官們決定預算時也覺得不宜對已經轉入職業網球界的他投注太多,但在徵選國家代表隊時一定找上他,而且根本不管業餘比賽的規模是不是有損他早已經擠進世界前一百多的排名,也不管為了代表台灣參加這場比賽他是不是會有半年不能參加任何職業比賽、不能贏得獎金應付職業球員每年伍佰萬的基本開銷。

台灣不是沒有優秀的體育人才,只是這些體育人才靠自己家人花精神、時間、金錢培訓的多過政府給的太多太多。

我不懂什麼是鑽石級的待遇,11年沒人在比賽中替馬拉松選手張嘉哲遞過水算嗎?還是盧彥勳奧運比賽沒有臨場教練陪同只能拜託其它國家的選手陪他練球暖身?

面對奧運這種頂尖的競技賽事選手要承受的精神壓力太大,背負光榮國家名譽的使命感太重,如果平時沒有更多的機會在不同戰場上練膽識,突然就要登上奧運的舞台邊承受壓力還要有出色的表現本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當比賽結果不如民心預想,國內輿論排山倒海而來,官員永遠震怒下令檢討,然後呢?

奧運結束,選手們返抵國門,得到獎牌的享受了一時的榮耀但接下的後路呢?官員有完整的為他們規劃了嗎?

沒得獎的選手要接受失敗的低潮煎熬花時間心理重整,還要面對國人不諒解的眼光,多苦?

一次又一次你們以自己的熱情認命地在場上拼命,只為了愛台灣、希望台灣以你們為榮,希望全世界再多一些些人認識你的國家。

你們為這個國家做了這麼多,但這個國家為你們做了什麼?

你們真的不必道歉,是這個國家欠你們太多,你們不欠它什麼。




這是代表臺灣拿起銀牌的許淑淨的雙手,這張照片讓我瞬間落淚。

照片來源

艾莉的粉絲頁

Advertisement
艾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