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歡迎妳回來

Share

一開始到上海是一個風雪滿天的聖誕夜。冷到爆炸,走在路上是會打滑的那種。

最嚴酷的上海冬天就此開始,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這一切。家人和朋友的溫暖都在很遠的地方,好像是我任性妄為的選擇了一場辛苦的戰鬥。

雖然是同一個公司的內部調動,還是一進辦公室就嗅到了不尋常的味道。這裡沒有隔板,大家好像戶政事務所一樣排排坐。有同事的桌上放了五星旗,和共產黨的小手冊。大家的語言一樣,看起來對我卻有點防備。

「又近又陌生」,這是一開始的印象。

這次來只短短停留四天辦理交接,因為臨時有一個高級經理懷孕了,所以被抓過來進行為期一年的交換計劃。不過這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大陸對孕婦這麼禮遇,這個經理一懷孕隔天就不來上班了,然後是長達一年的留職停薪,換作是在台灣,這位子早就沒有了吧,更遑論幫妳安排這後續要處理的大小事情。

老闆帶妳快速的認識公司裡所有的人,很多人都是兩個字的名字,有點記不起來但還是微笑點頭。中午老闆約了跟我一起共進午餐,算是給新人的小小接風。

快到中午的時候看見遠處有一個台灣人,是以前公司的同事。

她狐疑的看著我說:「這裡每個人都很想走,妳來幹嘛?」

我有點嚇到,因為聽說她也只做到這個月。

「之後呢?」我想知道她離開後何去何從。

「應該還是會留在大陸。」

我心想,不是說每個人都很想走,那為什麼還一直待在大陸?究竟有甚麼不得不留下來的理由?

這個答案可能到我現在,已經快要兩年之後,才慢慢變得清楚。那時被嚇得已經說不出話來,想說待會要怎麼應付跟老闆的飯局。

這個說是我老闆的人其實只大我一歲,1978年的湖北人,我想也只有在大陸這個地方,才能讓一個三十出頭的男生平步青雲的坐上總監。

說話很快、個性很急,思路很敏捷,所以我看到他邊吃飯邊講話時一直不停的噴飯出來。很快的我跟他一個餐桌的距離,上面佈滿著星羅棋布的小飯粒。

我一邊要假裝認真,一邊要保護我的餐盤,在這人聲鼎沸的食堂裡,我盤算著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一步。太想逃跑了:我想念溫暖的台北街頭、有秩序的人群,和街角隨處可得的美食。

回到辦公室,孕婦已經一臉不耐。她在交接的最後一天,因為我跟她要了一份她找不到的資料,她在辦公室中間大喊:「妳要這東西幹嘛?要了也沒用啊!」

上海女生的尖銳具有恐怖的穿透力。我好像在公司正中間被賞了一巴掌。打得我腦袋轟隆隆響。半晌振作起來,我也把背後的刺豎起來:「我覺得有用就是有用,妳找給我就是了。」

那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只有妳莫名其妙受氣時才會冒出來。

===============================================================

晚上的KTV在錢櫃舉行。熟悉的場景和布置,助理很天真的問:「老闆,台灣會有錢櫃嗎?」

老娘心裡的OS是:「笑話,當我在錢櫃裡闖蕩時不知道妳才幾歲哩。」

微笑,接過問題,禮貌回答。一開始要放低身段。

正常的林俊傑之後,湖北老闆接過麥克風,開始「天路」與「青藏高原」。我此時已經嚇得瞠目結舌,這根本是春節晚會才會有的表演橋段吧。然後他開始規定大家一人唱一句明天會更好,最後高喊隊呼:「XX team明天會更好!」

我心想:「這時候最好來一人唱一句歷史的傷口。」(啊,也只能在心裡默默上演阿Q精神的反叛。)

回家的路上飄起細得看不見的雪,是凌晨了吧。恍惚之中妳想起同事今天熱情的握著妳的手,對妳說:「歡迎妳回來!」

回來?還是出去?這是一個妳不會說回來的地方。

只有家才能讓妳回去。

Advertisement
茹絲葵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