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不健康的意圖吸引不健康的關係

作者:李安妮

一位老朋友派蒂介紹我認識布魯斯,她覺得我們很相配。派蒂很了解我,知道什麼樣的人適合我,所以我同意她把我的email給布魯斯。我跟布魯斯在網路上交往了八個月,才真正見面。

終於要見面的那一天,我在地鐵上既期待又興奮,覺得即將跟一個會改變我人生的人見面。我依稀記得當時走出地鐵看到布魯斯時,我看到的是一團灰色的能量,他的氣場顏色低沉黯淡,我心想:「天啊!這是他嗎?他好憂鬱!」但我沒有聽從直覺,反而感受到一股義無反顧的拉力,讓我一定要跟他在一起,這股拉力並不是性吸引力,而是一種想要拯救他的感覺。

其實在派蒂第一次提起他後,我就能夠在腦海中看到他的臉,他看起來好像不希望我接近的樣子。有時我發現自己睡前會在心裡跟他對話,告訴他:「我知道我們會見面,不要怕我,我不會傷害你。」在見面之前我常常夢到他,曾寫email告訴他,我在夢中看到他穿橘色夾克、乳白色褲子與白色T恤騎著腳踏車,他回信說:「我的天啊!你會通靈嗎?那是我時常穿的衣服,而且我常騎腳踏車移動。」

有時候人跟人之間有業力,兩人難免要經歷一段過程。但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一個人還是可以選擇不要參與,如果我那時候看到他灰暗的氣場時,便聽從內在的聲音,並夠智慧地知道自己無法拯救另一個人,就可以選擇與布魯斯當朋友就好。

見面交往一個月後,他問我:「如果我們交往一切順利,你願意跟我結婚嗎?」於是我決定放棄工作,搬去跟他住三個月,看看我們是否能相處。我會這麼快決定放棄一切、跟他在一起的原因是,那時候的我一直都想要找一個穩重、穩定、知道自己要什麼、很堅強和陽剛的男人,而他看起來就是這樣的男人。那時候的我跟大多數的女人一樣,覺得如果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自己就可以有個依靠。我進入關係的無意識動機是「依賴」,以這樣的動機進入關係,想當然耳會出很多問題。

相處三個月後,我發現我們之間的差異非常大。我很單純,容易相信別人;他則非常神經質,對人充滿了警戒心,總是害怕別人會利用他、占他便宜,甚至傷害他,我們常因此而吵架。有時候他會說話不算話,同居前他答應我家中會保留一塊空間讓我做瑜伽,同居時,他卻堅持要用大家具把客廳的空間擺滿,使我根本沒有地方可以做瑜伽。他甚至有暴力傾向,吵架的時候會朝我身上丟東西。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吵架時布魯斯不願意面對與解決問題,他會一直怪我,不願意道歉,也不願意原諒,只會不斷生我的氣。而且每當我跟他道歉我能負責的部分,跟他承認我的缺點與弱點,他會諷刺我的脆弱,利用這個機會再刺我一刀,或用我暴露的缺點來證明他是對的。他不願意認錯、不願意和好,一直到我說要離開他,真的開始打包時,他就會崩潰,像個小男孩一樣哇哇大哭,開始道歉,求我不要離開。這三個月的交往非常辛苦,我很快就發現他不適合我。

我學習到,如果我期待從對方那裡獲得什麼而進入關係,我會失望。當我對男人是有期待的,我會像瞎眼一樣看不出對方是否適合我。隨著這段關係的結束,我希望找到一個可以永久依靠的男人這個夢想也破碎了,從此不會為了想要有依靠而進入關係。回頭看來,其實這是個恩惠,清醒過來的我發現一個事實─人無法依賴任何關係或婚姻來獲得幸福快樂,只有你能給自己。雖然我的理智早就知道這個事實,但是必須親身經歷痛苦,才真的願意放下對關係或婚姻的執著。

本文出自《讓愛自由:男人女人支持彼此,活出真實自我》方智出版

【想看更多到讀冊】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Tags : 戀愛期待
方智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