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本土實例解夢大全-解析夢境,遇見最真實的自己

王榮義本身其實是牧師,也是很資深的心理諮詢師,他因為專注協談助人,而不斷學習各種有關潛意識的學問。自從25年前接觸解夢後,又到英美攻讀更多教育與心理學理論,也不斷在馬偕醫院協談中心的工作中練習、歸納與修正解夢技巧,從而陪伴人們認識、接納自己,走出情緒的困境。

為了幫助讀者更了解自己,書中他也教大家如何DIY解夢。以下摘錄:

人的成長歷程不僅反映在生理和心理,也忠實映照在夢裡。夢會因著人的不同發展階段而呈現出對應的型態,從幼兒期單純只在乎外在世界的夢境開始,隨著年齡的增長,夢境會慢慢發展到在乎自己形象如何呈現;成年後,人的內在角色愈來愈多元且趨於複雜,夢境就隨之發展出豐富且變化多端的情節。


幼兒時期到國小低年級的夢

人從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主要照顧者就是他生活世界的重心,孩子心中會為他們留一個獨特的位置,並且會為他們尋找一個合適的形象,所以幼兒期夢境中呈現的象徵,幾乎都是反映出這些照顧者的形象。


● 擺脫不了的女鬼

有一位憂心忡忡的母親帶著她的兒子來找我,因為小朋友常常夢到女鬼。與小孩獨處時我先問他女鬼的長相如何,他說女鬼留長髮,但長相漂亮並不可怕。

我問他既然長相不可怕,那他如何斷定她是女鬼?這可愛的小孩馬上用很堅定的口吻說:「我當然知道她是女鬼,因為我無論向前向後、向左或向右,她都會出現在我的前面,瞬間移位速度之快無人能及,我根本無法逃離她的監視,她不是女鬼那是什麼?」

我試著問他:「生活中有誰是留長髮、長得漂亮,且不管你做什麼事,都會不斷關心你的人?」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媽媽!」

當我再問他:「那你仔細回想看看,這位女鬼的氣質跟誰長得很像呢?」他靦腆地笑著回答:「媽媽!」當他明白過度關心的媽媽在夢中出現的方式時,便放心地笑了。當然接下來我用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與照顧這位焦慮的媽媽。


成人的夢

成人的夢境會漸漸從孩提時代與外界互動的情節,轉換成內心世界的波動,像是自責、自我要求改變、自我感覺良好或低落等複雜感受。

為了表達當事者內心的真實狀態,夢境會創造出許多不可思議的變化、不合常理的場景切換,並尋找可以間接呈現內在自我的象徵。


● 自殺的夢

傑生做了一個惱人的夢,隔天跑來找我傾訴。

「我昨晚夢到已經離婚的爸媽居然還跟我們住在一起。爸爸一直嫌棄我,覺得我很笨、很糟;媽媽則一直叫爸爸不要這樣說,因為我會難過,但媽媽的眼神充滿可憐我的樣子。他們一直拿我跟姊姊比較,姊姊默默坐在一旁沒有說話,眼神也同樣是帶著同情和憐憫,家裡沒有任何人幫我講話,我就一直被叨唸,最後自己打開窗戶跳樓自殺了,自殺前還詛咒我的家人。」

聽完傑生的夢之後,我的內心為他感到深沉的痛,因為他內心的不同角色在不斷地嫌棄或同情自己。與爸爸相似的部份,主觀強勢、要求表現,會抨擊自己;像媽媽特質的那部份則軟弱無助,在一旁同情可憐自己。

他說,從小姊姊的表現就比他弱,在喜歡比較的父親面前,姊姊養成逆來順受的特質,傑生也有這種特質,所以對自責自棄的情況也愛莫能助。夢中最後傑生選擇自殺,代表他完全放棄自己,跳樓之前還咒罵家人(其實都是自己的投射),象徵他已自暴自棄。

我告訴傑生,愛自己對他來說是一個難題,但他不是不想愛自己,而是因他從小沒有好好地被愛過,以至於不懂得如何愛自己。談完這個夢,傑生開始願意我安排更多會談時間,整理面對更多過往受傷的經驗。

原文


延伸閱讀:

〔新知〕惡夢連連,小心潛藏精神疾病

〔面對自我〕我們清楚要什麼,勇敢去追尋

〔面對自我〕林依晨:不在乎悶棍或掌聲,演誰都可以

〔面對自我〕歸亞蕾:工作和家庭 二頭發亮的人生

〔面對自我〕宥勝:我的人生最大挫折是爆紅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康健雜誌網站》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