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文/米可




冬天的台北總是帶點陰冷,這好比現在正坐在我對面的先生,自從我說明來意後,就望著窗外一發不語。

他,王銘富,55歲,曾經是金融業赫赫有名,及當時所有權力及財富於一身的人物,卻在生意失敗及妻子離世後就此在業界失蹤。我找到他時,他正在城隍廟前幫忙擺桌,生怕等會開桌吃飯時里民們無法盡興。




過了一陣子,他從口袋拿出「使肺泰」,一種氣喘用藥,深吸一口氣後說:”這樣吧,你也看得出我現在落魄了,討生活也辛苦,你要不要跟我租東西?”

“租什麼東西?”

“回憶。我出租我的回憶。”




當年,我在這間城隍廟遇到我老婆,茫茫人海中不曉得就遇見她了。我們一見如故,好像沒有什麼話題是聊不下去似的。




很快,我們就墜入情網,她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人。那時我事業正在起步,她無怨無悔的陪伴我,給我鼓勵;我們最常約會的地方就是我家和旁邊的蚵仔麵線,她說這樣我陪完她後就可以早點休息。我們結婚後,我的工作開始賺錢,賺上越來越多錢,房子不斷的改修,但她只要求要有個小廚房,我回家時總愛看她在廚房為我們忙東忙西的樣子。




後來,我都在應酬,白天應酬,晚上應酬,忽略了她曾在我旁邊不斷的咳嗽,忽略了她曾抱怨走路常跌倒,我以為那些只是小事,卻在一次醫院打來的電話後開始害怕,害怕自己有多快會失去她。




我開始推掉很多應酬,專心只陪她想去的地方,她後來最愛和我一起坐在咖啡廳,一坐就是一下午,不時靠著我的頭,不時逗逗隔壁桌的小孩─我知道,沒為我們生個孩子一直是她最大的遺憾。




後來她走了,我還是會待在她愛的咖啡廳,喝她愛的咖啡。我把公司收掉,然後專心的把我們的足跡都踏上一遍,最後,我愛上了我們的起點。所以我在城隍廟這裡,看著信眾,看著這裡的里民,想著:或許等等就會有另一對的我們在這裡誕生,然後茁壯;不同於我們的是,他們一定會兩個人一起走完他們的人生。




回去的路上,我到城隍廟點了香,為王先生及附近的人們祈福。

在我看來,王先生他現在很富足,他心裡有首從不間斷的旋律在反覆歌頌…




後記:

有次在逛姊妹淘網站時,發現有個咖啡香旅行的活動正在招募同好,寄信後原本抱著會被選上的希望,因為這種活動可能有幾十封郵件搶著要報名吧(笑),沒想到就剛好被選上了。在活動當天,我拿到了台NX1000到處拍拍,這台很棒的是,可以拍出我想要的「瞬間」,這種瞬間可以捕捉到人不經意而最真實的態度。這篇故事是當初走過城隍廟時,我看到一位幫忙擺桌的工作人員他擺桌完後站在一旁,盯著四周吵嘈擁擠的人群,然後默默地拿出他維持身體狀態的抗氣喘用藥。我不曉得他臉上的喜怒哀樂,只是從模糊發黑的影子想到這個故事,模糊可能更有天馬行空的空間。

Advertisement
網友投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