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明明是閃到腰,但我看了減肥門診

Share

作者:小鳥茵

不知道是不是有氧跳得太認真,或熱身做得不足,最近常覺得後腰有點痛。朋友曲辰安慰我說,至少腰痛讓妳知道自己的腰長在哪啊,雖然這句話有道理到我當場以一句拎娘咧激動認同,但我還是決定去看醫生。

有天早上發現自己不能像平常一樣輕盈地起床(好啦我承認超過六十公斤之後就不知輕盈為何物了),必須要吃力地側身單手撐起身體才能離開床,腦海瞬間彈出自己躺在醫院病床上,護士小姐幫我翻身跟拍背的畫面,嚇得我差點尿灑床墊。而且連彎腰穿褲子都會痛,一度想說可能要光著下半身出門了,但後來發現其實坐在椅子上穿就可以了。

腰痛時搭公車,是一件非常有感覺的事。我整個人像是沾了膠水的蚯蚓,直挺挺的一條。並非為人多正直,而是我的腰失去了彈性,想站得歪七扭八都沒辦法,公車只要轉彎或突然煞車的時候,我就會整個人直條條的前進跟後退,沒辦法一個move就回來,而且悲傷的是公車上剛好坐滿,只有我一個人孤獨的站著,就這樣以一個失根的蘭花之姿,搭配悲痛欲絕的神情在公車上左右擺盪。

以前曾經搭過會繞進松山機場的公車,司機轉了一個好~~~大的彎,我的手雖然緊緊抓著鐵桿但不小心把它變成了鋼管舞的鋼管,我就這樣隨著離心力不能自己的旋轉了起來,下半身雖然還在原地,但上半身轉了差不多有二百七十度,很是華麗地幾乎撲進下方乘客懷裡,那是一位約莫六十歲看起來雍容華貴的太太。我驚魂未定,太太露出非常嫌惡的表情,我趕緊道歉但心裡不住嘟囔了一下拎北又不是故意的,而且那個華麗的轉圈拉傷了我的背闊肌及腹外斜肌。

進了辦公室之後告訴A子我腰好痛這件事,A子笑得非常大聲,這個畫面似曾相識,才想起她上週跟我說她腰閃到時,拎北也是笑到嘴巴快裂開。

腰一路痛到下午,我終於決定要去看中醫。臨出門前突然打了個噴嚏,其實打噴嚏是一個會牽動全身的劇烈動作,尤其拉扯到脊椎那瞬間,我不曉得被雷劈到是什麼感覺,但當時就是那種心情。所以我一哈啾完就整個腳軟到痛不欲生地扶著隔板,過來人A子目睹這一切的發生,在旁邊也是笑到快往生呢。

老實的填上請假事由:閃到腰,主管邊笑邊問我說可以拍照留存嗎?我心想這有甚麼好拍的?後來丟上FB,想不到迴響還滿熱烈的,這個社會是怎麼了?連看得開小姐都說:「我看到妳假單上的腰字一副骨肉分離的樣子,寫得很像閃到的那個moment魂魄出竅的味道,看字就覺得好痛喔。」

離開公司去到友人介紹減肥很有效的中醫診所,醫生問我哪裡不舒服,我先講腰,接著鼻子過敏,然後是生理期不順,醫生雖然感覺有點沒耐性,但又接著問還有嗎?我一時有點詞窮但又不想太快亮底牌,只好說出偶爾會便秘的小祕密,幸好醫生年紀有一點了所以我也沒有很在乎,如果是年輕有為又恰逢適婚年齡的醫生,我大概會當場表演胸口碎大石來證明我的強健體魄足以幫他生幾個小寶寶吧。

醫生不斷敲鍵盤打上我的症狀跟藥方,我開始擔心最後拿到的藥粉會不會跟桂格大燕麥片一樣大包。之後醫生有點意興闌珊的繼續問我還有沒有其他問題,我隱隱感覺他在期待著什麼,但我卻一直沒有搔到他癢處那樣(差點伸出手對他腋下咕雞咕雞),於是我裝做突然想到、雲淡風輕的開口說:「啊~對了,我還想請問減肥門診……」

聽到減肥門診四個字,我覺得醫生整個人都亮起來了,就像聽到「大師兄回來了」一樣,醫生come alive了。緊接著打量起我的身材,並且給予無上的肯定「妳條件非常好」,如果是在別的場合聽到這句話,我一定很高興,但是在減肥門診聽到,我只能撇過頭去默默的淚流。(怕有人不懂什麼叫條件很好,就是指我有極大的瘦身空間跟本錢。)

問診結束後要埋線,護士帶我去小房間並指示我躺著。醫生說通常第一次都是埋肚子,在護士小姐的見證下,我羞恥地撩起了我的上衣,並且在心中暗自發誓下次一定要穿有漂亮褲頭的內褲,還要以清白無垢的肚臍迎賓。醫生乍見我肚子跟小腹那刻,又情不自禁的再次稱讚我本錢很雄厚。醫生眼底的那股喜悅似曾相識,我後來回想起是在日本台的黑鮪魚特輯裡見過,那是漁人把黑鮪魚拖上岸,秤重之後發現破百斤才會有的燦爛笑顏。

埋線其實還滿痛的,而且醫生埋了一整盤不知道幾隻,過去那些我開心吃著雞排火鍋燒肉的影像好似跑馬燈一樣的閃過眼前。醫生叫我放輕鬆說只是像被蚊子叮到而已,我心想蚊子個屁,這根本是虎頭蜂了吧。而且埋好之後還不能馬上起身,必須要維持上衣掀開的姿勢躺在那裡不能動。

晾著肚皮躺在診療床上,我覺得自己像一頭擱淺岸邊的鯨魚。

就這樣我開始吃中藥調養體質,並期許可以達到瘦身的效果。早餐是茶葉蛋的蛋白加無糖豆漿,但只吃蛋白而棄蛋黃於不顧實在很浪費,本來想說把蛋黃拿去餵馬克阿宅好了,但又覺得這個舉動有點太過親暱,儘管我是抱持著一種在丟廚餘桶的感覺,還是覺得不太妙,所以只好忍痛丟棄。但我後來想到醫生說早餐只能吃蛋白,午餐可以正常吃,也沒規定午餐不能吃蛋黃,所以又考慮起還是乾脆留到午餐再吃呢?(我這樣鑽法律漏洞真的會瘦嗎?)因為午餐可以正常吃,所以每天A子問我要吃什麼時,我都會大聲的說肉跟飯!!

每天最痛苦的時段大概是下午茶時間吧。當然吃下午茶的人不是我,是同事們。附近新開的雞排店正在強打買一送一,那天有兩個部門提早下班去吃燒肉,不甘寂寞的阿宅部起義說要訂雞排。雞排很快就送來了,整間辦公室瀰漫著油炸物甜膩的香氣,對減肥的我來說跟待在毒氣室沒兩樣。

原本以為苦難會過去,光明總會來臨的。但想不到隔天又再訂了一次雞排,而且這次全辦公室都在,威力更是驚人。因為我在減肥的消息走漏了,所以不只編輯部群眾像地鼠一樣輪流探頭叫我吃,連阿宅都自動在我身邊呈集合隊形力勸我訂一塊,只能說人之初性本惡啊。宅體們還興高采烈地說等等送來要放在我桌上讓我好好聞一下,真是深厚的同事愛呢。有好心的噗友提供國際男模的圖片連結叫我丟給阿宅看,刺激他們一下,結果阿宅回說:「喔喔~我要多吃點才有肉!」你他奶奶到底是誰說阿宅不擅言詞的啊!

以上是心酸的減肥歷程,我覺得我可以熬過連續兩天的雞排攻擊,世界上應該沒什麼難得倒我的事了(吧)。

本文出自《享受吧!飯、島、愛》啟動文化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啟動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