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主角的條件

主角性格二、選擇自己擅長、容易獲勝的項目

《第一神拳》裡的幕之內一步

我特別喜歡看漫畫,可能是因為我大學主修日文的緣故;因為日文,使我對於購買日本原文漫畫,更加沉迷。

其中,從很久以前開始著迷,直到現在還持續連載的一套日文漫畫,叫做《第一神拳》,日文名稱為:「開始的一步」。故事的主人翁,名字就叫做「幕之內一步」,因此這套漫畫取為「開始的一步」,除了表示往前踏出第一步的決心,同時也將主角的名字寫進了標題。

這齣漫畫,故事性豐富。故事一開始,在家裡幫忙釣魚業務的高中生「幕之內一步」,不斷遭受同學的霸凌,他一直無法擺脫困境,直到一位「鴨川拳擊館」的拳手「鷹村守」出面救了他。看到鷹村那種近乎霸王的拳擊強度,幕之內一步決定要參加這項運動,因為他想要瞭解,所謂的「強」,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這套長壽漫畫,就在這樣的序曲之下,展開了為期數十年的連載。

我呢,也在追尋著類似的目標。

從小到大,我就喜歡爭第一。因為這樣的個性,我南征北討參加過各式各樣的比賽,不管是作文、書法、繪畫、歌唱、舞蹈、珠算、科學競賽,學生可以參加的各種比賽,我都拿過獎項。除此之外,在學業上,以及和同儕比「強」,我也力求獲勝。

也就是說,考試的時候,我會把自己的成績考到沒有人在我前面的分數;下課之餘,我也會去找不同班級的「老大」打架。唯有如此,我才會覺得自己很強,全方位的強悍,而不是只有某個方面強。

我很會打架嗎?其實一點也不然。我的心腸軟,不管是我的朋友受傷,或者是看到流血的場景,我都會很難受,只不過小時候的我無法體會這種事情,只認為該打的架就要打,該面對的挑戰就不能退縮。

就這樣,我從小學打架打到國中,直到國二那一年,我才真的瞭解到,什麼叫做「強」。

在我們基隆的中學裡面,有幾個不良少年一點都不奇怪,更不用提什麼黑社會堂主的兒子,或者是地痞流氓之類的,他們講起話或是幹起架來,完全不留情,可不像我小學時代打架那樣,有一方認輸,就算結束。

某一天,我惹上了隔壁班一個很娘娘腔的男生,當然,我一步也不退讓,至少在當時,我認為我的反應很快,拳頭很硬,格鬥實力應該就像我的數學成績一樣,排個前三名沒有問題。

「你給我記著……」我記得,當時那娘娘腔是這樣說的。

這位娘娘腔仁兄,本身一點都不可怕,甚至還會讓人覺得有點好笑,只不過呢,就在那天下課的時候,我所看到的景象,顛覆了我腦袋中的思考邏輯。

當我和死黨才走出校門,在校門口的山坡上,便看見那位娘娘腔,我先是一笑,但是下一秒鐘,我和死黨們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在娘娘腔的後面,站著至少超過二十個人,更要命的是,這二十多個人的手上,不是拿著匕首就是開山刀,我們的腳步,就這樣硬生生地停住。

真實人生的故事,可不像小說情節般順利或帥氣。我和另外三個死黨,彼此對看了一眼之後,不知道是誰先轉頭往後山跑去,緊接著另外三個人也死命跟著跑,四個人頭也不敢回,上氣不接下氣不停地跑,也忘了究竟是跑了多久,當腳步停下來後,才赫然發現,我們竟然跑過了一座山頭,回到了市區。

我記得自己當時的臉色是蒼白的。除了上下山的體力耗損,那種面對生命安全的恐懼,才是侵蝕心理的最大敵人。

然而,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得要替自己的活命找到出口。

「我們應該比他們強的,理應如此,可是,為什麼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好像我們比較弱呢?」

「一對一,我不會輸,但是,沒有人規定一對一呀?」

「比打架,我不會輸,但是,沒有人規定要比打架,才知道誰比較強呀?」

那天之後,我領悟了一件事情。「強」這個字,不是一對一的打架,或許,它可以是一對一的打架,但那不是我要選擇的。

我的確還是追求「強」。但是,就像參加奧運比賽一樣,如果我是游泳好手,犯不著去挑戰那些田徑高手,選擇自己擅長的、容易獲勝的項目,才是對的吧……

**

所謂的「強」,說到底,也不過就是自己的選擇罷了。你可以選擇最簡單的事情,那麼你很容易就會被人家視為強者,例如:逃避不景氣的就業市場,跑去國外賺那些不太可以增加你工作經驗的打工錢,或者先跑去讀個研究所,或者是回家吃父母親老本。

你可以選擇難度高的項目,比賽「強」度。雖然困難多了,但那才是真正的「強」。假如說,每個人都在比賽自己有多會打字,那麼,這種情況下所產生的一拖拉庫「強者」,事實上一點都不稀奇。

「瞭解強者的定義」,這樣你的人生故事,才不會只有level 1強度的劇情結構,找出自己的「強」,能夠讓你這位主角,有更獨特的特質。

本文出自《主角的條件》商周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休閒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