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刻板印象的威脅

作者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臉書營運長,在加入臉書之前,曾任谷歌全球線上銷售和營運部門副總裁,以及美國財政部幕僚長。更早之前,她曾在麥肯錫擔任顧問,在世界銀行擔任研究助理。目前她身兼臉書、華特迪士尼公司、國際婦女會(Women for Women International)、V-Day、ONE的董事,並擔任Lean In基金會(leanin.org)的負責人。桑德伯格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哈佛商學院企管碩士。現與先生大維‧高伯格(Dave Goldberg)和一對兒女住在北加州

我們從小被灌輸的性別刻板印象,在一生中不斷地強化,成為了自我實現的預言。多數領導人都是男性,所以女性也不預期自己擔任領導位置,那也成了她們做不到領導人的部分原因。薪酬方面也是如此,男性收入通常比女性高,所以大家預期女性收入較少,所以給女性的待遇就較低。

有一種社會心理現象叫「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又讓這個問題更加惡化。社會學家發現,知道負面的刻板印象以後,更有可能照著那樣的刻板印象做事。

例如,刻板印象認為,男性在數學與科學方面比女性強,在考數學與科學前,如果有人提醒女孩她們的性別,即使只是提醒在考卷上勾選男女性別的格子,女孩的成績都會比較差29。刻板印象威脅阻礙女孩與女性踏入技術領域,這也是那麼少女生念資訊工程的主要原因30。一位臉書的暑期實習生告訴我:「在我們學校的資訊工程系裡,名叫大衛的人比女生還多。」

大家對職業婦女的刻板印象大多不太正面,長久以來,大眾文化描繪的成功職業婦女,都是太投入事業、毫無個人生活可言,就像電影《上班女郎》(Working Girl)裡的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或是《愛情限時簽》(The Proposal)裡的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

如果女性需要兼顧事業和家庭,幾乎一定是蠟燭兩頭燒、滿心愧疚,讓我想到電影《凱特的慾望日記》(I Don’t Know How She Does It) 裡的莎拉. 潔西卡. 帕克(Sarah Jessica Parker)。這些對職業婦女的描繪,不只是電影的虛構情節,也影響到現實。一項研究發現,不分男女,在千禧世代眼中,如果部門裡有女性高階主管,只有20%的人會想以女性高階主管為仿效對象。

職業婦女不吸引人的刻板印象,對女性的影響尤其大,因為多數職業女性別無選擇,需要繼續工作。在美國,約有41%的母親是家中主要經濟支柱;23%的母親薪水至少佔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女性負擔家計的人數正迅速增加,1973 年到2006 年間,單親媽媽獨扛家計的家庭比例,從十分之一增到五分之一。這個比例在拉裔與非裔族群中更高,有27%的拉裔孩童和52%的非裔孩童,是由單親媽媽扶養長大。歐洲女性成為家中主要經濟支柱的比例,也在增加。

美國在幫助父母照顧小孩、讓父母留在職場方面,落後其他國家許多。在工業化國家中,美國是唯一沒有給予帶薪產假的國家。職場家庭價值推廣協會(Family Values@Work) 會長艾倫. 布拉沃(Ellen Bravo) 觀察指出:「多數女性想的不是『兼顧所有』,她們是擔心『失去一切』,擔心失去自己的工作、沒照顧好孩子的健康、家庭經濟不穩定等,因為當個稱職員工和做個盡責家長之間,經常出現衝突。」

很多男人基本上假設,他們可以同時擁有成功的事業及滿意的個人生活;很多女人基本上假設,兼顧事業和個人生活即使不是不可能,至少也很困難。女人的周遭充斥著各種新聞頭條和故事,警告她們無法兼顧家庭和事業,一再告訴女性必須有所抉擇,如果想要兼顧一切,最後什麼都做不好,是自討苦吃。大家把這個議題,設定成「拿捏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彷彿工作與生活是天秤上互斥的兩端;在這樣的角度下,工作穩輸無疑,畢竟誰會想把工作看得比生活更重要?

不過,好消息是,女性不僅可以兼顧家庭和事業,兩者還可以同時發展得很好。2009 年,莎朗.蜜爾絲(Sharon Meers)和喬安娜.史卓柏(Joanna Strober)出版《平均分擔》(Getting to 50/50)一書,她們徹底檢閱了政府研究、社會學和原始研究,最後得出結論:夫妻兩人都有全職工作,孩子、父母和婚姻三方面,都會日益成長、更精彩豐富。

她們的資料清楚顯示,夫妻兩人共同分擔家計和育兒責任,可以減少母親的內疚,讓父親的參與感更高、孩子發展得更好。布蘭德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的羅莎琳.蔡特.芭奈特教授(Rosalind Chait Barnett)仔細檢視有關工作與生活平衡的研究,發現身兼數職的女性焦慮度較低、心理也比較健康。職業婦女得到的好處,包括財務較安穩、身體較健康、婚姻較穩定;一般來說,生活滿意度也比較高。

如果電影是描述女性既熱愛工作、又愛家庭,那故事的戲劇張力恐怕就不夠、也沒那麼好笑,但是這其實比較接近現實狀況。我們需要更多女性被描繪為,既是稱職的專業人士,也同時是快樂的母親,或甚至是快樂的專業人士與稱職的母親。時下職業婦女的負面形象可能喜劇效果十足,但是卻徒增女性不必要的恐懼,認為職業婦女的生活挑戰是無法克服的障礙。我們的文化還停留在《凱特的慾望日記》裡,莎拉.潔西卡.派克所飾演的女主角的疑惑,面對兼顧家庭、小孩與事業:我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


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

女性面對的許多障礙,追根究底都是因為內心恐懼。女性害怕不被喜歡、害怕做錯選擇、害怕引人睥睨、害怕衝過了頭、害怕別人評價、害怕失敗,還有最神聖不可破的三位一體的恐懼:害怕同時是不及格的母親、不及格的妻子,以及不及格的女兒。

如果沒有恐懼,女性可以追求事業成就與自我實現,可以自由地選擇其一,或兩者兼顧。在臉書,我們很努力創造鼓勵冒險的文化,辦公室到處都貼有海報,強化冒險的態度。其中一張以亮紅色字體寫著:「勇者致富」(Fortune favors the bold.),另一張寫著:「勇往直前」(Proceed and be bold.),我最喜歡的海報則是寫著:「如果你毫無畏懼,你會怎麼做?」(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n’t afraid?)

請妳們問自己:如果我毫無畏懼,我會怎麼做?然後,放膽去做!




本文出自《挺身而進》天下雜誌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