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我們限制了自己嗎?

作者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臉書營運長,在加入臉書之前,曾任谷歌全球線上銷售和營運部門副總裁,以及美國財政部幕僚長。更早之前,她曾在麥肯錫擔任顧問,在世界銀行擔任研究助理。目前她身兼臉書、華特迪士尼公司、國際婦女會(Women for Women International)、V-Day、ONE的董事,並擔任Lean In基金會(leanin.org)的負責人。桑德伯格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哈佛商學院企管碩士。現與先生大維‧高伯格(Dave Goldberg)和一對兒女住在北加州

2004年夏天,我懷第一胎,當時我在谷歌(Google)帶領線上業務與營運團隊。我是在2001年加入谷歌,那時谷歌才剛起步不久,只有幾百名員工,大家窩在一棟老舊的辦公大樓裡。到我懷孕三個月時,谷歌已有上千名員工,搬進了由好幾棟建築物組成的谷歌園區。

我懷孕的過程並不輕鬆,通常過了懷孕初期就會結束的孕吐,卻跟著我足足九個月、天天發生。我的體重增加了近三十公斤,腳也大了兩號,腫脹出奇怪的形狀,只有把腳翹到茶几上,我才看得見。一位特別善體人意的谷歌工程師說,谷歌的「鯨魚專案」,便是以我來命名的。

某天早上,我趴在馬桶上吐完以後,必須立刻趕去開個重要的客戶會議。那時的谷歌成長飛快,搶停車位一直是個問題,我那天趕到的時候,能找到的唯一一個車位,離辦公室還挺遠的。我停好車後,全速衝過停車場,雖然說是用「衝」的,其實只是比平常孕婦的龜速移動快一點罷了,這使得我害喜又更嚴重了。我終於到了會議室,全心祈禱著順利完成業務簡報,千萬不要有別的東西從嘴裡吐出來。那天晚上,我把當天辛苦的情況說給我先生大維聽,大維當時在雅虎(Yahoo)工作,他告訴我,雅虎每棟建築物前,都設有孕婦專用停車位。

隔天,我大步走進――其實比較像是蹣跚搖進――谷歌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的辦公室。說是他們的辦公室,其實是玩具與新奇玩意散落滿地的大房間。看到布林正在一角做瑜珈,我就大聲說,谷歌需要孕婦停車位,最好能快點設立。布林抬頭看著我,當場就立刻答應了,還說他以前怎麼從來都沒想到。

直到今天,我對於等到自己親身經歷過雙腳痠痛以後,才意識到孕婦需要專屬停車位,仍然覺得汗顏。我當時是谷歌最高階的女性員工,不是有責任先想到這點嗎?但是,我竟然跟布林一樣,未曾想過這件事。其他懷孕的女性同仁,想必都默默地忍受這些不便,未曾想過要求特殊待遇。又或者,她們缺乏信心或資歷,不敢要求公司幫她們解決問題。直到公司有個孕婦身處高位,即便她看起來像鯨魚,還是能發揮影響力。


遙遠的50%

擺在眼前鐵錚錚的事實是,這個世界依舊由男性所主宰,在至關重要的決策上,女性並未獲得平等的發言空間。在全球195個獨立國家中,只有17個國家是由女性領導;在全球各國的國會中,女性只佔20%的席次。美國2012年11月的選舉中,女性獲得空前的席次,所佔比例提升至18%。在台灣,2009年立法院女性立委約佔29%的席次。在歐洲的議會裡,女性約佔三分之一的席次。這些數字,距離半數還有好一段距離。

在企業界,女性擔任領導角色的比例更低,《財星》五百大企業(Fortune 500)的執行長中,只有4%是女性。在美國,高階經理人14%是女性,董事席次中17%是女性,這些比例在過去十年來,幾乎沒什麼改變。少數族裔的女性佔比,落差更大,只佔企業高階經理人的4%、董事席次的3%、國會席次的5%。算上整個歐洲,女性佔董事席次的比例不過14%。在台灣主要的上市企業中,女性約佔6%的董事席次,擔任董事長的比例僅僅1%。

女性薪酬的成長,也同樣緩慢。1970年,美國女性的薪酬是同工男性的59%。女性抗議、奮鬥、拚命努力之後,到了2010年,薪酬拉高至同工男性的77%。在2011年的「同工同酬日」(Equal Pay Day),女性運動者瑪蘿‧湯馬斯(Marlo Thomas)挖苦地說:「我們奮鬥了四十年,爭取到18%的進步,連一打雞蛋的漲幅都比那多十倍。」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中,女性薪酬平均比男性少16%。在台灣,全職女性的薪酬,平均也比男性少23%。

多年來,我看著這令人沮喪的現象,就在我周遭一再出現。我1991年從大學畢業、1995年從商學院畢業,在畢業後做的每份初階工作中,同事的男女比例都很平均,但是資深的經理職位幾乎清一色是男性。我以為那是以往女性受到性別歧視的緣故,但現在幾乎所有產業都沒有限制女性的玻璃天花板,我想我這一代遲早會達到高階主管男女平等。然而,一年接著一年過去,我發現跟我同階層的女性同事愈來愈少;我甚至愈來愈常發現,在很多場合,我是唯一的女性。

我進職場超過二十年,很多男女不平等的情況依舊,該是我們正視女性權利改革停滯不前的時候了。許諾要平等與真平等,並不相同。在男女真正平等的世界,在領導國事和經營企業上,女性佔有半數;在負擔家務上,男性負擔一半。我相信,那樣的世界比較好。

經濟理論和許多多元化的研究都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可以善用所有的人力資源和人才,整體的生產力與表現將會改善。傳奇的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大方地表示,他的績效之所以如此優異,一部分是因為他只需要和一半的人口競爭。與我同輩的這一代投資專家,大致上仍享有這樣的優勢。當更多人參與競爭時,就會創下更多紀錄,大家所創造出的成果,將超越個人成就,大家都受惠。

本文出自《挺身而進》天下雜誌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延伸閱讀:

領導抱負的落差

刻板印象的威脅

Tags : 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