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讓認養者認清現實,哭過一次才行

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在協議會的協助下,都會定期舉辦認養活動。

可是,開放認養的主要是幼犬幼貓。

如果有人喜歡成犬,要求認養某一隻,當然也非常歡迎。可是,這種例子從整體來看只是少數,受到大部分人吸引的,都是正值兩、三個月大的幼貓幼犬。

養動物就該從小養起。尤其是狗,如果不是從幼犬開始養,就不會親近主人,也不好管教。──到現在都還有很多人抱持著這種「幼犬迷思」。

動物不分年齡,只要付出感情,牠們就會寄予信任,反倒是成犬的個性、情緒、身體狀況和運動量已趨於穩定,與尚未社會化的幼犬相比,有時候照顧起來更輕鬆。只要廣為宣導認養成犬的好處,應該可以更進一步降低安樂死數量。

可是,欲達到這個目的,必須有適切的準備工作。

「如果要開放成犬認養,必須設定限制條件。」

松田提議製作認養教戰手冊,因為他過去有過苦澀的經驗。

距今十幾年前,熊本市獸醫師工會曾經定期主辦收容所動物的認養活動。隨著舉辦次數增加,參觀人數逐漸成長,也被當地報紙和電視台介紹。有一次,有民眾表示希望替自家出生的幼犬幼貓找新飼主。眾人認為若能減少送進收容所的動物數量就是好事,便提供認養活動的空間。一開始都沒問題。

可是,情況逐漸改變了。

今年也麻煩你們囉……

陸續有民眾像這樣帶著動物過來參加活動。為了避免增加不幸的生命,絕育手術是絕對必要的,而且每次舉辦認養活動時,主辦單位都會這麼教育民眾。然而,民眾卻完全充耳不聞,不知不覺間,獸醫師工會的成員變成了替這些不負責任飼主收爛攤子的志工。

松田還發現另一件事。很多民眾只因為「好可憐」就想認養動物。如果只有一隻,或許還能照顧。可是有些人只想著「總之我必須拯救生命」,完全不考慮現實問題就衝動行事。

成犬的個性多半已趨穩定,因此容易照顧,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照顧」。就像人與人之間有投不投緣的問題,狗與人之間也必須合得來,彼此經過磨合,生活形態一致。

如果因為一時感情用事就到收容所認養動物,事後覺得「跟原本想的不一樣」、「我養不好」,所以又把動物退回行政單位,這就本末倒置了。另一方面,也必須考慮到有些人明明沒有能力,卻認養了許多動物,形成複數飼養的狀態。

所以,推動成犬認養尚有難度。

—————————————————————————————–

成犬認養活動的認養前講習會方針確定了。

主題是讓飼主了解現實。了解現實以後,或許會有人因為不想踏入這麼恐怖的世界,婉拒參加認養活動。雖然很遺憾,但這也是沒辦法。包括放棄認養的選項在內,內容將會帶領認養人深入省思飼養動物的意義。

問卷和指導內容的企畫執行,由獸醫師小山信負責。

小山在保健所擔任了將近十年的食品衛生監查員,於二○○七年春天調到動物愛護中心。對他來說,動物行政的現場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剛接到調職令時,他對於動物愛護中心的印象至多就是一個屠殺動物的地方。

真討厭,我得在那種地方待幾年?小山懷著這種心情前往新職場報到。

到任沒多久,小山就對收容動物的數量之多感到非常驚訝,然後實際從事安樂死作業以後,那種殘酷更讓他震驚,他在備受打擊與震驚中度過每一天。

不過,也有令他感到意外的事。也就是同事們的熱忱。儘管得時時面對動物的死亡,大家依舊滿腔熱血,努力改變,並認為絕對可以改變這種狀況。業務員和獸醫自不必說,連行政人員都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充滿了強而有力的氣氛。

小山擔任市府職員已經二十幾年,第一次在職場中感受到這樣的氛圍。

不想安樂死。不想殺害動物。

源於現場痛切的期望而展開的奮鬥。同事們與輕率棄養貓狗的飼主對抗,孜孜不倦地替落難動物尋找新主人,多虧他們的努力,熊本市被安樂死的動物數量確實減少了。

二○○七年初夏。認養前講習會的內容終於規畫完成,即將舉行講習會預演。預演由協議會成員及志工參加,如果對於內容有意見或有問題,可以在正式舉辦前進行調整。

講習時間約一個小時。小山以演說的語氣娓娓道來。

中心收容了許多貓狗,為什麼牠們會被帶到這裡?被飼主棄養的貓狗將會陷入多大的不安與恐懼?牠們會遭遇什麼樣的命運?

播放那段影片時,有許多了解現場的人都不忍正視。對於喜歡動物的人來說,或許內容令人太難受了。可是,他們希望打算認養貓狗的人了解真正的現實。希望可以透過講習會,讓被認養的動物不會再被送回來。他們認為以結果來說,這樣能為動物帶來幸福。小山穿插各種體驗,代為說出職員的心聲。

最後,他們利用一段時間,閱讀美國作家吉姆‧威利斯(Jim Willis)的散文<你怎能如此?>(How Could You?)。這是一隻被主人拋棄的狗,在臨終前訴說自己一生的內容。狗兒因為主人的生活方式出現變化,失去了容身處,即使如此,牠還是回想起往日的幸福時光,全心信賴著主人。這篇散文在世界各國的動保人士之間掀起話題,日本也出版了收錄這篇文章的作品,但小山刻意使用自己的譯文。他為了該如何表現每一個詞彙而苦心孤詣,試著原汁原味傳達原作者的意思。

「來參加今天講習會的各位或許已經迫不及待要把動物認養回家。可是,光靠『好可憐』的念頭,是無法拯救動物的。從動物愛護中心送出去的貓狗,就和文中登場的動物一樣,是曾經被主人棄養的貓狗。我們職員不希望讓動物再次遭到背叛。所以在認養之前,希望各位仔細思考,如果要養,就必須把牠們視為家中的一份子,照顧牠們一輩子。」

小山總結後,行了一個禮。場內依然一片寂靜。

「以上,講習會結束。」

即使如此,依然沒有反應。

沒有人能夠回應。不管再怎麼用手帕按住眼睛,淚水仍泉湧不止,在場者都發不出聲音,每一雙眼都哭紅、哭腫了。

雖說方針是希望讓聽講者留下強烈的印象,但是不是做得太過頭了……?

小山這麼想,卻也只能沉默。總算有一名成員抬起頭來。

「小山先生。」

「是。」

「太棒了!」

被這句話激發,眾人紛紛開始發表意見。

「這內容太棒了!」

「我聽到一半就哭到停不下來,都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參加這場講習會的人,絕對不會棄養動物的!」

「你真的會用這樣的內容上陣吧?」

這對小山而言,是非常新鮮的體驗。

過去,從未有人因為這份工作如此歡喜。雖然感覺有點害臊,但小山開心極了。

一直哭個不停的成員,也握著沾滿淚水的手帕,不知不覺露出笑容。

本文出自《我要牠們活下去:日本熊本市動物愛護中心零安樂死10年奮鬥紀實》本事文化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看更多Pet Me Now! 寵物特別企劃,再冷都要融化妳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