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寧願領 28K,拒領月薪七萬

劉姿麟出生於1981年,是台灣最資深的7年級生。50年代以來台灣經濟飛速成長,讓她出生在一個富裕社會的一般家庭;不過!她還沒踏出社會,經濟成長的動能就逐漸減緩。父執輩的財富讓多數7年級以後出生的青年,有老爸老媽的金援作後盾,在社會中挑三揀四!因而成為上一世代口中的「草莓族」!有人更不客氣的用「很爛」來形容70世代!!而她的思維與職場奮鬥史,即將開始…

從大學踏入補教界教英文開始,其實我已經擁有不錯的收入,以周一到周五每天兩堂課,周六八小時的課,再加上外面兼任家教,每小時有五百元至七百元的鐘點費來說,當時我月收入最高曾達到七萬元,最少也有五萬元。這樣的薪水,幾乎已經打趴了一堆大學生,甚至還跟一些工程師的基本薪差不多,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天啊!為什麼我要換工作呢?其實我心裡非常清楚,安於現狀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補教界的薪水好是好,但跟被視為是「鐵飯碗」那種在公立學校的教師相比,這不過只是一種勞務報酬。有課才有錢,而且沒有年資和退休金,更沒有升遷的管道。如果我只在意眼前的薪水,我可能一輩子在這裡做到老,薪水就永遠這麼多,也沒有增值的空間。而我才大二,人生還這麼長,我需要成長,也願意接受挑戰,甚至我認為我應該去接受社會殘酷的洗練。

我開始上網了解媒體圈。除了薪水低、工時長、責任制、做到死,還可能因為作息使社交關係不正常。同事對你惡意的欺壓、出門可能因為不專業遭到謾罵,採訪有時候要把良心擺在一旁 ……早在轉換跑道之前,我就已經做好心理建設,相信在做了最壞的打算以及最可怕的想像之後,實際進去闖應該不會被嚇壞而哭著要跑出來,而且後來發現媒體圈也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

大四畢業的時候,我開始投履歷到TVBS、中天與東森電視台,最後考上東森電視台。我記得面試的最後一關,其中一位主考官是這樣問的:「妳希望的薪水是多少?」「都可以。」當時一心只想進媒體圈的我,是這麼回答的。「你沒有大概希望的範圍嗎?」主考官看著我的履歷寫的上一份薪資,皺著眉頭。

「多少我都可以接受,因為我非常想要這份工作。」「嗯 ……好吧!那之後有機會再與妳聯絡。」

事實證明,太誠實也是一種錯。當我拿到員工資料卡的第一天,上面寫的薪水是兩萬八千元的時候,之前在履歷上寫著希望待遇四萬元的我,看著數字腦中空白十秒鐘,開始後悔我當初不該說多少我都願意接受。不過,後來和其他一起考進來的同事對了薪資條後,才發現不管是研究所或是留美碩士,薪水統統都是這個數字。但當時和我同科系畢業的同學,去科技業或外商公司領的薪水,大多在三萬五千元至五萬元之間。比起來我的兩萬八千元,真的很少,沒想到我還足足領了三年。

我承認開頭的三個月,領著這麼少的薪水,每天上班幾乎超過十二小時,曾經讓我很想回頭去教英文。但個性向來不服輸的我,在幾經天人交戰後,還是這樣說服自己,就算我英文教得再好,薪水也不會超過比七萬更高的數字。甚至因為習慣了那個舒適圈,未來也很難再有突破,就把現在這樣的付出當成投資吧!我相信一定會愈來愈好,也相信我的付出,後面一定可以賺得回來。


出訪任務,愈困難愈搶著做

剛進電視台的時候,我立志要把自己磨練成為一個「超級記者」。因為我始終認為,唯有在豐富的歷練過後,我覺得才有資格成為專業且權威的新聞主播,把過去看到的經驗和現象,分享給觀眾朋友。所以我很喜歡被長官派去做一些困難的任務,例如在颱風時前進災區、踢爆黑心廠商、或是直擊災難現場等這種重大新聞事件,我巴不得能深入其他行業的人所無法到達的每一個地方。沒想到,才不過半年,我的記者生涯就出現了很重大的轉折。

在我做了半年的記者後,因為東森王家事件,老闆被抓去關,不但當年沒有年終,連人力都必須做調整。結果我臨危受命被分派要到S台去接下《台灣尚美》的旅遊節目,擔任執行製作、兼任記者、加外景主持人的工作。

要離開新聞崗位,我其實心很慌。畢竟好不容易才考進來,實在無法接受,難道我就要這樣跟記者生涯說拜拜?我甚至覺得老天爺在捉弄我,根本不想讓我進新聞圈。

雖然我還是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個「任務」,但是才做了半年的記者的我,對於做節目,真的什麼都不會。更別說沒什麼旅遊經驗的我,還得自己開發地點、規畫路線、安排行程、約受訪對象、搞定整個拍攝小組的食宿問題。甚至常常因為寫不出一個小時的節目,或是千辛萬苦地在外頭走了一遭後,還得回公司寫稿串帶等,不知道在公司睡了多少次。好幾次我真想離職,但當時跟我搭檔的攝影大哥卻常常提點我,叫我放慢步伐,拋開以前天天趕新聞的折磨,就當作好好休息一下,放開心胸,去看看這個世界的不同。

畢竟天天不開心也不是辦法!當我真正地敞開心胸,去聽那些受訪者的故事,體驗他們的人生,把它化為精采的畫面呈現出來後,我的心情也慢慢地愉悅了起來。甚至讓他們能對我說出心裡的話,分享他們的故事,也能讓我引以為傲地累積了新的經驗值,也不斷有了新的發現。而正當我開始接受了我的「新體驗」,不過才半年,我又被調回去東森財經新聞台,回到記者的行列。而這個體驗,又讓我看到人生就是不斷的成長和改變,也就是因為我的不怕改變,用最原始的初衷,以不變應萬變,所以走到今天,我還活在新聞圈。

本文出自《30歲前一次就到位!勝女成功的條件:小姿女主播的職場進行曲》財經傳訊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