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妳,也23歲過嗎?- 女人的十年熟成告白



在即將邁入32歲的時候,去想23歲發生的事,不只覺得恍如隔世,偶爾想起幾個片段,還感到怵目驚心,不是很想繼續回想。

23歲對一個女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歲數,大部份的女人在這一年會離開學校,步入職場,這一次的畢業不只是從學院走向實務,也是一次跟青春無敵的自己揮手道別,23歲以前,我們的生活只有唸書和談談小戀愛,上課不上課,專門傳紙條,傳簡訊,跟旁邊的朋友擠眉弄眼,與其弄清楚下一次考試的範圍,我們更關心待會晚餐要去哪裡吃,或週末要去哪裡看表演,金馬影展手冊弄到了嗎?誰要負責去排隊?

23歲以前,學校,打工,友情和愛情就是我們的全部,其中愛情,請用螢光筆畫起來,這是生活中至關重要的大事。

那時候,我們的愛情很簡單,開心的時候講電話,不開心的時候拿起電話吵上一兩個小時的架,學生嘛,什麼沒有,時間特多脾氣特躁,學生方案網內互打超優惠,用電話可以安心吵不停。架吵不夠,約了晚上見面要繼續說清楚不然就分手,結果一見了面通常馬上心軟,彼此眼眶紅著說道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氣你剛剛說的……以後我們說好,一定不要再說這種話了噢!」擦個淚,最後抱在一起窩在宿舍看下載來的日劇,週末再繼續約會。那時候,我們什麼重要日期都不需要寫在行事曆上以防忘掉,腦子裡清清楚楚,生日的時候要記得互送禮物,中國/西洋兩個情人節都要互送禮物,交往滿月滿三個月滿週年還是要互送禮物,聖誕節當然不能不互送禮物,中國新年的時候初三以前不必見面,但初四之後直到寒假結束,你就是我的。

某一天,畢業了,男朋友去當兵,或搞了延畢去補習班蹲著考研究所,我們已經開始寫履歷,投出去,茫茫大海不知道幾時可以得到回應,我們跟男友一樣茫然,只是他們顯得更有方向性一點。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終於踏入所謂的職場,成為最菜的菜鳥,我們得學習公司的請假系統,報計程車資的方法,學著設Excel的公式,和準備Powerpoint簡報的正確法則,我們覺得自己跟以往不大一樣了,穿著套裝踩著高跟鞋,我們有點不敢置信,竟然真的開始每個月有人付錢請我們來上班,我們雖然還跟在資深的人員旁邊,但已經可以遞上自己專屬的名片,只不過職場真的很不自由,我們傳送Email內容要用商業口吻不能俏皮,信件寄出要cc主管和相關同仁,甚至有些公司連MSN/Skype/無名小站或Facebook都不給上。倒霉一點的時候,我們還搞不清楚自己哪裡犯了白目,就會被主管叫進去數落一頓,而且悲傷的是,每個主管都覺得「妳怎麼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呢?」我們除了自責,也不免懷疑主管天生就是吃職場這行飯的,彷彿從來沒菜過。

我們兢兢業業,每天小心謹慎地去上班,為了兩萬多元薪水和減少被老闆責罵的機會,我們每天都很緊繃,老闆沒下班我們不敢走,老闆下了班我們繼續留,我們真的太疲累,沒有時間理會當兵的男友打電話哭哭啼啼的來哭夭,也沒辦法理會那個還在爽爽補習滿口研究所大夢的男友在抱怨我們都沒時間關心他。取而代之,跟我們最常吃飯聊天的,是公司同部門同期的同事,或是那個年紀大我們一些,總是在我們傷心難過安慰我們,聽我們訴苦,給我們建議,還請我們吃飯的大哥。

這些大哥們總是談笑風生地把正在沮喪的我們逗開懷,或是罵主管罵得比我們更犀利,我們加班做了一個禮拜的報告,他們總是可以輕易地指出哪些地方可能會被老闆盯,要注意。我們總算覺得自己有人罩,這種安全感我們從未體會過,因為我們以前從來不需要人家來罩。

慢慢的,我們跟大學同學越來越少聯絡,我們揹上兵變的罪名,我們一天超過12小時的時間在跟同事討論公事或詢問私事的意見,我們當中有些人,開始坐在同事大哥的車上,或躺在主管大哥的床上。

多數的時候我們仍然懵懂,我們聽不是很懂前輩或大哥們講電話的內容,我們的應對進退還很生澀,我們對於大哥或外界的建議盡量照單全收,我們很在意別人對我們打的分數,他們說我做得好,我們就渾身自信充滿成就感,他們說我這次做得差,我們就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做這行的料,心裡想著是不是該重找工作或出國繼續深造。我們當時一心一意害怕傻氣的自己會跟不上別人的腳步,我們雖然挫敗,卻仍然照著別人給的指教繼續改進,直到好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們回首過去,或是跟這群過往崇拜的對象共事,這才突然發現,原來當年的大哥也不過是個普通人,當時這些男人散發的睿智魅力其實是我們這些懵懂少女的投射,我們越傻,他們越聰明,我們精明了,他們便平凡了。而當年我們的懵懂,正是我們最大的魅力,因為男人知道,這時他們顯得他媽的特別卓越。

那年,我們每個女人都曾經23歲,我們在每一次的愛情裡都覺得自己告別了錯的,是為了跟對的相逢。那一年,我們深信,揮別了那個傻氣的小子,跟著見多識廣的大哥就安穩妥當。

但現實是殘酷的,數數身邊朋友的遭遇,我們才知道,原來,原來世界上怪模怪樣的人還真多,大哥見得多罩得住是沒錯,但某些人積習也是不少,有的女孩畢業留在學校工作,她的大哥是個滿口建立正確人生觀,自費出勵志書卻婚外劈腿騙性的惡狼教授;有的女孩的大哥是個宗教狂,老是藉口神佛力量要求女孩在生活中言聽計從;有的女孩的大哥誆稱自己還有另一個身份,是知名跨國廣告公司首席設計師,要求女孩先掏錢買機票一起出國洽公;有的女孩的大哥有控制狂,要求上班時間以外的所有居家時間必須時時開著webcam確保沒有偷吃;有的女孩幸運一點,沒有遇上這麼古怪的遭遇,但是大男人主義的大哥會教育女孩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一遇質疑,就覺得女孩在挑釁而發脾氣。

突然之間,我們明白,23歲那年,我們揮別了校園,離開了傻小子,我們以為我們終於進入了成人的世界,其實,我們只是剛開啟這段成人世界的旅程。

套句老話,凡殺不死我的,必將使我更加強壯。遇多了,這些各式各樣的經歷都會成為一個女孩成長的養分,經過十年,一個女人無論在工作,感情,性,對自我的了解,都會更加成熟。

從23歲到32歲,無論社會用年齡的分野把我們從年輕妹妹劃歸到輕熟女那個族群也好,或是用經濟實力把我們從小資女劃歸到白領階級也罷,只有我們自己知道,從當年23歲的我們一路走來,我們絕不是只有在年齡和經濟能力上產生轉變,我們真正改變的,是對自己和他人的掌握,我們更加了解自己要的,更加明白他人所能給的,我們能比十年前更熟稔的拿捏彼此的關係和分寸,我們也能比十年前更帥氣的拒絕那些對我們毫無意義的評價和指揮。



本文出自MissAnita 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