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用力哭、用力笑、用力生氣,用力在擔當中超越自己

採訪劉安婷,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她的熱血和抱負,反倒是一雙澄澈眼睛中透出的深思和自省。偶爾在思考答案時,她會歪著頭、瞇起眼睛,提醒起旁人她只是個24歲的大女孩;除此之外,說話的字裡行間早已脫去初生之犢的單純銳氣,承載的滿滿都是奮鬥以後的痕跡。

台中女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劉安婷的求學歷程堪稱是典型「好學生」軌跡。但在普林斯頓的4年中,她踏上非洲大陸的迦納、拉丁美洲的海地、東南亞的柬埔寨,一段段擔任志工和老師的歷練,改變了她對教育、夢想和人生的定義。去年她決定放棄在紐約顧問公司的高薪職務,回台發起NGO組織“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

當然前面的路還很長,然而在這一代台灣年輕人的隊伍中,劉安婷已經是個值得為她感動、加油的身影。

今年以來,青年議題成為台灣社會關心的核心,妳怎麼看自己和妳這個世代?

這個世代有很多不一樣的人,但要我說共通點的話,我覺得現在似乎是一個能量到達沸點的時候,而這個能量可以往正的方向走,也可以往負的方向。如果沒有一個平台讓它灌輸到需要的地方,很可能變成抱怨、負面的反動。身為其中一份子,我希望讓這股能量成為我們的優勢,而不是包袱。

包括我現在做的事,一開始也很擔心,到底響應的人會有多少。但我後來發現,我們遠遠低估了這一代年輕人的使命感,像今年的8個名額,竟然有將近200人來爭取。這並不是個傳統價值觀中很有成就、很值得爭取的工作,可是顯然價值觀正在轉變,而我很幸運,可以參與。

妳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培養對這些問題的思考?包括開始探索想要什麼,或認識自己?

我沒辦法講是什麼時間點,但我在自己身上清楚看見父母的影響力。

我媽媽常跟我說:「人生不帶來、死不帶走。妳要知道,妳要留下的是什麼。」

以前,她常常會在考試前一週,拉我去陽明山擎天崗,不准我只顧著讀書。因為她覺得考試成績只是人生很小的一部份,不能從小就沉浸在裡面。現在我是個工作狂,常常一頭栽入工作就昏天暗地,她仍然覺得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所以還會再拖我出去,再看些不一樣的事情。因為我的父母就是常常這樣思考的人,所以我從小也會問自己這些問題,就像是DNA。

如果有人在和妳一樣的年紀,卻心裡仍存迷惘,請妳給一個建議的話,會是什麼?

可以有兩個建議嗎?

第一個建議是,就去試啊,沒那麼嚴重。沒試過怎麼知道?

第二個是,當你不知道怎麼寫自己故事的時候,去看看其他人怎麼寫他們的故事。蒐集很多人的故事後,再思考誰是你最想追尋的、哪些元素是你要的。先聽過世界上有很多不一樣的故事,才會知道有這麼多可能性,不會自我設限,以為眼前只有三條路可以走,其實,可能第四條才是最適合你的路。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褚士瑩:30歲前,一定要著迷一件事

尤努斯╳林懷民:擁抱失敗,持續創造理想世界

借錢也要做!用行動-療癒故鄉的孩童與土地

林以涵:把握眼前的機會,就能改變世界

人生,是一場「讓自己發揮極致」的遊戲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