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國際情色大觀園(下)

國際情色大觀園(上)

「純淨」返家不容易。

倒是在澳洲見到一個「夠力」的台灣郎!在雪梨,聞名的國王十字街附近,有一條花街……當然,在澳洲色情交易也是合法的,但性工作者不可當街騷擾客人,而警察有權隨時抽查她們的包包,若沒有準備保險套,就以「企圖從事危險性行為」逮捕,而在街上穿著有號碼背心的,可別當作是夜間的路跑者,而是合法的皮條客呢!

這條街白天是賣車的,晚上一片寂靜,不同的車行前面徘徊著不同的女生,而尋芳客該怎麼挑呢?很簡單,以車擬人,若是在雙B奧迪等車行前攬客的,就是品質好、價格高、包君滿意的;若是要中等價位的,那請到本田或日產、豐田的車行前面去挑;如果只求有不求好的話,韓國的現代、起亞門前就有提供……怎麼樣?很有智慧吧?呃,至少,簡單明瞭,很有創意吧?

而如果你連最低價的車(人)也開不起,或捨不得開,那也行,這條街對面一排本地的汽車修理廠前,還有更便宜、更特惠的,看起來也都一個個身材火辣、貌美如花,真的會差很多嗎?「只差一點點而已。」導遊帶著詭異的笑容說, 「只差在那邊的都是男扮女裝而已。」

那一次我參加的旅行團在雪梨要連住三夜,與我同室的歐吉桑忍不住「火氣太大」,卻又語言不通,一定要帶著我去當翻譯,還得幫他講價,這實在……實在不是什麼好「頭路」,結果對方堅持不讓,歐吉桑說他沒帶那麼多澳幣,我支支吾吾轉達之後,「沒關係。」小姐竟然從包包裡拿出刷卡機,哇,這真是太神奇了!歐吉桑當下龍心大喜,掏出信用卡,我也如釋重負,趕忙脫離現場。

歐吉桑一連刷卡三天,每晚都吹著口哨回來,還用一副「少年郎沒路用」的鄙夷眼光看著我,我則故作好心的探問:「啊你不怕老婆發現,跟你算帳哦?」

「這裡是澳洲耶,離台灣那麼遠,鬼才會發現咧!」歐吉桑得意洋洋,但回國不久之後,我碰到這一團的領隊,他告訴我歐吉桑不但被老婆抓包,甚至還鬧到旅行社來罵人了。

「怎麼會?而且他不是都用刷卡嗎?」

「就是刷卡刷出問題來啊,你想,那種女生自己怎麼會有刷卡機?原來她是跟一家冰淇淋店借的,結果回到台灣沒多久,老婆一看刷卡單上的ice cream幾個字,半夜就把歐吉桑揪起來:你講,你講你去澳洲沒歪哥!我問你,你吃什麼冰淇淋一客要澳幣五百塊,台幣一萬多耶,你還一連吃三天,你還說沒歪哥!」

我聽了不由得捧腹大笑,也慶幸自己因著莫名其妙的「潔癖」,多年來行走江湖未曾「淪陷」,只是仍然免不了不堪其擾:像在中國大陸,剛開放時非常嚴格,旅館每一層樓的電梯口站一名守衛,任何不是合法夫妻的男女同處一室,立刻叫公安不由分說前來抓人。但開放不到幾年,很多旅館的一樓咖啡廳就成了應召站,鶯鶯燕燕坐滿桌,叫來聊聊就成交。就算是「潔身自愛」如我的,也會一入房就接到嬌滴滴女生的電話:「要不要舒坦一下?」禮貌的拒絕之後不到一小時,又來問要不要舒坦一下,這次口氣鄭重的拒絕,出去吃飯回來後,對方仍不死心的來問要不要舒坦一下,口氣非常嚴厲拒絕之後,臨睡之前,「要不要舒坦一下」的奪魂鈴又來了!我除了痛斥對方再三騷擾,更警告她若再打來就要向旅館舉報,這才總算過了稍稍平靜的一夜。

不料第二天清晨五、六點吧,電話又大響,我在睡夢中迷迷糊糊的接起,又聽到那個陰魂不散的聲音: 「先生,您昨天一整晚都沒要,一定憋得慌吧?怎麼樣?現在一早來給您舒坦一下?」

唉,改革開放狂潮下的中國人,對於「向錢看」真是非常堅持到底呀!

還有一次到杭州拍電視出外景,每天早上製作人領著我、導演、攝影師和助理走出旅館大門,一定有皮條客趨前來問:「要不要小姐?」我們當然一致猛搖頭。一整天辛苦工作後回到旅館,皮條客又在門口問一次,我們當然也再搖頭一次。

連續三天出門,我們連續被問了六次,頭都搖得有點痠了,心想第四天又是原班人馬出門,同樣的那些皮條客應該放棄了吧?沒想到他還是靠了過來,而且壓低了聲音:「你們如果想要男的,我們也可以供應。」

哎呀呀,當場把我們嚇軟了腳,攝影師差點把機器都給掉在地上了,真是「春城無處不飛花」,在這個處處充滿誘惑的世界上,男人們想要平安回家的路,是多麼的漫長啊!

各位女士,下次妳的另一半「純淨」返家時,請給他一個愛的鼓勵吧!真的、真的不容易呀!

本文出自《哦NO!不要跟我去旅行》皇冠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