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前任博物館:不可觸碰

很多人都和我說,分手後不能做朋友。


我算是該教派的選擇性信徒;有一些見了面就想切換到忍者樹遁模式的前男友,但也和幾個前任還有聯繫,把對方當作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互動不算很頻繁,偶爾看心情問候,大事視交情相助的那種。在我一些和前任老死不相往來的朋友眼裡,這已經算是異類,他們總是嗤之以鼻,冷冷地對我這樣的人說,你有那麼缺朋友嗎?


我不太敢回答.和前男女友聯繫好像已經立於必敗之地,說什麼都顯得渣。


事實上,我也不是那麼人盡可友的,和前任發展友誼必須具備很多條件,得天時地利人和,並非想做就能做。


首先它需要時間,剛分手之後萬萬不適合。


人是血肉之軀,是有感情的,無法在身心裝開關,一分開就立刻切換到冷靜理智模式,把對方當作普通朋友看待;好吧或許有,不過那樣的人大概一開始就沒打算把你當作正經交往對象。


認真相愛過的人,一時之很難瞬間接受彼此的身分轉變。以前可以說的話做的事甚至去的場所,現在哪些可以那些不行,都得花時間摸索出界線,釐清後再看是不是要繼續來往。很多人分手之際信誓旦旦說還要做朋友,適應了之後,反而覺得沒有必要。


是啊,新鮮的人有趣的事那麼多,為什麼非得要和前任攪和在一起,顯得大度有那麼重要嗎?


分手後能不能做朋友,有時候會被環境影響,比如說兩人同屬一間公司或社團,分開後即使再不想搭理對方,也得專業點,不能真的把彼此當作空氣。社會關係千絲萬縷,有時候牽一髮動全身,做人無法時時隨著真性情,就算是演戲也得配合,白眼留到轉身再翻就好。


還有分手後與前任的友誼發展的程度,我覺得最高指導的原則取決於人,這個人,就是彼此的現任。前男女友畢竟是過去式了,再怎麼重要也不該勝過當下陪在自己身邊的對象,這不但從實際的角度出發,也是一種尊重。無論是聯繫的頻率、相處的模式、互動的氣氛等等,都該把現任的感受放進考量。


當然,不是每個現任都視前任如洪水猛獸的。

我的一個心很大的女生朋友.對於男友的前任就毫不介意。有次他們吵架,她自顧自和姊妹們出去玩,手機不接不回,男友等到凌晨,在猛刷社交版面第兩百次之後,才終於從共同朋友的頁面上看到她人在哪,於是急吼吼地開車去酒吧外面等。過了很久她才嘻嘻哈哈出來,一見到男友就愣了,還沒來得及問他怎麼會出現,他就怒火攻心,大聲問她怎麼那麼久。


女孩子很生氣,心想我又沒要你來,你自己要等的,我就愛在裡面畫清明上河圖,怎麼了?


她面色一沉,正準備吵架,男友氣憤地說,妳知道我遇到誰嗎?


女友這下好奇了:「誰?」


他很委屈,說怕她喝醉了危險,火燒紅蓮寺那般趕來接,沒打算催她,但又怕女友匆匆出來看不見自己,於是靠在車子旁邊張望。故事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她男友人高馬大,哪裡是怕這個,明明是在車外等比較加分。


那是個冬天,他縮在毛呢大衣裡,手插口袋伸長脖子,正想著等等怎麼和女友溝通,冷不防對街傳來一聲清亮的叫喚,對方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三更半夜的,他嚇了一跳,轉過頭去看,赫然發現那是他幾年前分手,後來嫁人的前任。


當年他們分手得很平和,女孩子想結婚,他不想,對方軟硬兼施逼過幾次,還是拿他沒有辦法,最後乖乖認賠殺出,很快嫁給別人,連電話都換了,從此再無聯繫。說真的,怎麼看都不是需要讓人在四下無人冷颼颼的半夜大馬路上,很不得自己能原地爆炸的前女友


可偏偏,就在認出她之後的千分之一秒內,他來個一百八十度華麗轉身,流利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若無旁人地講起電話來。


「噯,王董啊?是,是我,對呀今天的那個案子...」他一邊演得起勁,一邊自然往路燈移動,細窄的燈柱當然遮不住他,但情急的人是不講邏輯的。


演了一陣,他用眼角餘光往對街瞄,發現已經沒有前任的身影,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電光火石之間,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他活活跳起來。


「好久不見,」他轉過頭,正面迎著一張笑臉。


他楞了幾秒,突然指指手上的電話,做了一個「沒有」的手勢,然後跨進車裡鎖上車門,把汽車充電器插上手機,繼續和不存在的王董探討北韓與美國的局勢。前任乾巴巴地站在車門旁邊,被滿頭霧水的朋友們拉走,他在車裡不動如山,直到遠遠看見女友的身影,才氣急敗壞鑽出車外揮手。

「你…是不是欠她很多錢?」女朋友聽完他可憐兮兮地訴苦,忍不住問:「至於這麼心虛嗎?」


「我是怕妳知道了會生氣,」男友振振有詞,一副赤膽忠心可朝日月的樣子。


「放心,我看過她照片,」女朋友微笑回答:「我比她正多了,有什麼好生氣的。」


當然,也不是每個前任都那麼鍥而不捨,人生信條是山不來就我,我去就它。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