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神射手

我和羽留的友誼其實談不上深刻,她是我朋友艾倫的女朋友,或是說,曾經是艾倫的女朋友。

 

但這不是一個誰對不起誰的故事。

 

艾倫和我認識很久了,他是個少年老成的人,說話不多,與我大部分的朋友不同。我很有一些擅長耍嘴皮子的損友,什麼低智商的鬼話都能脫口而出,幾句就能把全場逗樂,艾倫從來不是這種人。他總是微微笑著看喝醉的大家不顧形象滿地亂滾,最後一個個把走不動的人扛回去,做朋友那麼多年,我從來沒看過艾倫失態,他像我們的家長與精神指標;只要有他在,什麼場面都能穩住。

 

有次大頭喝醉了,搖搖晃晃從酒吧走出來,手插腰和路邊烤香腸的小販爭論,質問對方為什麼只賣香腸不賣熱狗。做生意的杯杯大約是見過很多醉漢,一開始沒理他,被忽視的大頭心有不甘,搶過一個裝香腸的紙袋,企圖套在頭上,不過袋子太小,不是很成功。

 

他頂著紙袋,手拿竹籤,滿嘴酒氣對著站在火爐後面的杯杯說:「搶劫。」

 

大家都喝多了,理智不在線,有朋友哈哈大笑,我遮住眼睛不敢相信,賣香腸的杯杯一臉矇逼。

 

就在我們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艾倫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大頭,一邊掏錢出來和小販道歉,一邊轉過頭來把自己的帽子拿下來蓋在我頭上,鎮定而迅速地說,妳先撤。

 

電光火石間,我才明白他的意思,於是立刻伸手招車走。車子開動之前,我回頭看還在香腸攤前與某醉漢辛苦奮鬥的眾人,與遠遠走過來的警察。無恥的大頭居然連上衣都脫了,大喊:「老闆!你的香腸肥瘦比例有我好嗎?!有嗎?!!」

 

我連忙把帽沿壓低,不得不佩服艾倫的冷靜與睿智。

 

所以當他帶著羽留出來見朋友的時候,大家很理所當然地覺得她就是他的女朋友;艾倫太理智了,每一步都是思考過的,換作是大頭,在餐廳門口抽菸和別人借個火,都有辦法把妹子哄進來一起喝,誰會記得那些女孩的名字。

 

也因為這樣,我特別注意她。

 

羽留的個子小小的,有雙大眼睛,是可愛型,實際上她的個性也像外表一樣惹人疼,說話很直接,但是不討厭。吃飯的時候大頭照例想灌醉所有人,到艾倫的時候,羽留一把接過杯子,霸氣地說:「不行,你要和他喝,得先經過我。」

 

這個舉動閃瞎了我們的雙眼,大家一片譁然,紛紛說著好大嫂賢內助之類的,艾倫皺著眉頭有點無奈。一般女孩子會害羞的情況,可羽留的神情卻理直氣壯,很坦然。

 

我坐在她旁邊,聽見艾倫低聲說,妳別這樣可不可以?羽留偏著頭很疑惑地反問,為什麼不可以?

 

艾倫苦笑嘆了口氣,喃喃唸著,小朋友。

 

後來我才知道,是有原因的。

艾倫是一間咖啡廳的老闆,生意不好不壞,每個月勉強打平。咖啡很香,店裡很多書,全是艾倫自己的收藏,免費給顧客閱讀,很多人常常一杯飲料坐一下午,他也無所謂,我們常說這種地方會賺錢簡直天無眼。艾倫家裡環境很好,也算是個富二代,他不繼承家業卻去開咖啡廳,也是個奇人;不過大概就是因為不需要負擔家計,所以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羽留是他店裡的常客,一開始艾倫並不歡迎她這種客人,因為她和幾個朋友進來,很明顯就是來拍照的,在書架前面各種花式擺拍。三個女生嘰嘰喳喳,隨便點幾杯飲料也不喝,看在以自家烘培咖啡豆為傲的艾倫眼裡,著實心疼那幾杯動也沒動過的手磨咖啡。

 

但他沒說什麼。

 

好不容易等到結帳,艾倫板著一張臉,恨不得趕快把這幾個瘟神送出去,羽留還一臉可惜地說,老闆你這家店好可惜,品項好單調,怎麼不賣一些蛋糕鬆餅?

 

他再好涵養都忍不住開口:「不好意思,那是給小朋友吃的,這家店只招呼大人。」

 

「嘩~什麼態度啊!這麼跩!」其他兩個女孩撇著嘴,忿忿不平地拉著羽留就要走,她卻回頭看著一臉冷酷的老闆,立定主意要再來。

 

她是認真的。

 

從此幾乎每天,羽留都準時出現在艾倫的店裡,她只是孩子氣,並不是笨蛋,也明白自己不是艾倫喜歡的那種女孩,所以每次只點一杯咖啡,乖乖地坐在一邊,不高聲說話,連手機都關靜音,一點都不影響任何人。

 

她甚至在點了咖啡之後,會有模有樣在書架前瀏覽,仔細挑選一本書坐下來看,一副歲月靜好,文雅賢淑的模樣。

 

從櫃檯看過去,認真閱讀的羽留,側面真的相當溫柔。

 

不過艾倫沒有上當,幾次之後就識破了她,他把咖啡端過去,一手將羽留手上的書抽掉。

 

書的裡面,藏著一本少女漫畫。

 

艾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轉身就往櫃台走。羽留也不尷尬,結帳的時候上半身趴在櫃台上,笑嘻嘻地說,老闆買單。

 

「以後妳還是不要來了吧!這裡不適合妳。」艾倫沒好氣。

 

「你以為我想?我也知道這裡不適合我啊!」羽留很委屈。

 

「那妳還來!」艾倫氣結,一把將找錢拍在桌上。

 

「這裡不適合我,可是你適合我啊!」她賊眉賊眼地,那模樣活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漂浮隱形貓。

 

艾倫冷不防聽到這句話,一時反應不過來,居然接不下去。

 

「欸,老闆,我來你這裡這麼多次,也貢獻了很多香油錢,」羽留換上一本正經的神色,和他有商有量:「你也該請我吃頓飯吧?省得我一直喝咖啡,牙齒都變色了。」

 

說完,她還大咧咧裂開嘴,讓艾倫檢查自己的牙齒。

 

「什麼香油錢?」艾倫氣結:「妳把我這當土地公廟?沒讓妳白花錢,我們開門做生意,賣的是咖啡!」

 

「我可以不喝啊!」羽留振振有詞:「我本來就只喝珍珠奶茶。」

明明是歪理,卻讓人無可反駁,艾倫氣到極點居然笑了,那是兩個人第一次約會的開始。

 

之後艾倫與羽留半真半假地談起戀愛,為什麼說半真半假呢,因為羽留那方明顯很沉醉,身心都相當投入,而艾倫那方也如大家預期的很理智,說的話做的事都無比謹慎。羽留常常興致一來出現在店裡,有次帶了幾本莫名其妙的書,喜孜孜地問他,說你知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意思?

 

忙著工作的艾倫抽空撇了那幾本書一眼,分別是「我在雨中等你」、「親愛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走過失業,我喜歡現在的人生」「你拿什麼定義自己」、以及「那些騙了您很久的超市偽健康食物」。

 

什麼亂七八糟的閱讀習慣,他臉上能皺的地方都皺在一起:「不知道。」

 

「你仔細看看書名呀!」羽留很期待,那神情,實在有點像猛搖尾巴的絨毛小狗。

 

「小朋友,我現在很忙,你有話能不能快說?」艾倫不耐煩了,不顧癟著嘴的羽留,一頭鑽進咖啡機後面。等到他再出來,她已經不見了,那疊書依舊躺在櫃台上,艾倫留神一看,書背上的書名都有一個紅圈。

 

按照順序讀下來,五本書背上圈起的字是,「我會喜歡你很久的」。

 

那天快關店的時候,羽留收到艾倫發來的訊息:一起消夜吧!

 

一見面她就捉狹地問他:「開不開心啊,老男人?」

 

艾倫冷著臉回答:「如果妳把那些書都讀過了,我會更開心。」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高興!」羽留非常得意。

 

「小朋友,我什麼時候說我高興了?」他又好氣又好笑。

 

「你用了"更"這個字啊!」她很認真地看著他,「那是比較級,表示你本來就開心,只是還可以多開心一點,不是嗎?」

 

艾倫說不出話,看著身邊的女孩帶著燦爛笑臉仰望著自己,他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頭。隨口說的一句話被這麼用心的解讀,任誰都會感動吧!

 

或許說真假是不公平的,誰喜歡誰多也不準確,有時候只是每個人表達的方式不一樣。

 

不過羽留真是孩子氣的。

 

她的感情很純粹,也毫不修飾,什麼事情都要當下講,當下解決,遇上信奉事緩則圓的艾倫,常常有一拳打在棉花團上的感覺。我常說很多事是一體兩面的,愛給的多的人,佔有慾也強。羽留的時間比艾倫多,於是我們總看見她不斷向他討要,尋求時間精神和注意力,而艾倫的個性寡淡,又不擅解釋,兩個人明明是互相喜歡的,一方卻常常感覺委屈,而另一方透不過氣。

 

我們認識艾倫比較久,知道他嚮往不言而喻的默契,舉手投足的合拍;這種境界只有兩個達到的可能,一是原本個性就相似,二是靠歲月逐漸磨合。

 

他們缺乏第一個條件,也沒有足夠的時間。

 

艾倫有個哥哥,一直是他們父親的左右手,身為弟弟的他之所以能隨心所欲開一間咖啡店當作消遣,就是因為哥哥在繼承家業;反正艾倫事業心不強,物慾也不高,有人替自己承擔責任,他樂得輕鬆。

 

直到他哥年初的時候意外身亡,留下嫂嫂和兩個孩子,和痛不欲生的雙親。

 

噩耗傳來的當天,咖啡廳就休業了,深鎖的大門上,牌子寫的是暫時休息,但我們心底都知道,艾倫的這片心血大概很難再飄出咖啡香。

 

果不其然,幾個月後,艾倫回到家族公司上班,不但要在最短時間內灌輸最多業內知識,還要與過去的生活方式徹底告別。咖啡店頂讓的那天,大家不約而同在那裡集合,也一樣不知道該說什麼。

 

艾倫腋下夾著一個紙包,注視著曾投注無數心血,如今面目全非的空間,面無表情一語不發,我們只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支持。

他必須說再見的,還不只是這間店。

 

羽留完全沒辦法適應艾倫的新生活,本來是只要到店裡就隨時可以見面的人,現在幾個禮拜都沒消息,她不是不知道他正面臨人生的重大變化,也明白自己應該要盡全力體諒,但感情上她一時無法習慣。

 

這也不能怪她。

 

難得見面的時候,羽留總忍不住抱怨,艾倫不知道怎麼安慰她,事實上自己也已經身心俱疲,於是兩個人往往以吵架收場。

 

有次艾倫開了一天的會,約好和羽留看電影,卻在一片黑暗中睡著,她氣得當場站起來走,在電影院門口才發現男朋友還在裡面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她已經離座,票根又不在自己手裡,連再入場把他踢醒都沒可能。

 

最後她得麻煩工作人員去把艾倫推醒,他一邊走出來還一邊睡眼惺忪地問:「怎麼走了?電影不好看嗎?」

 

結果當然又是吵架。

 

在人來人往的街上,羽留把這陣子累積的怒氣一次爆發,引起路人側目,任憑艾倫怎麼勸說,都不願意回家再談。最後他也怒了,說妳為什麼總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只圖自己開心,根本不管這是不是別人要的。

 

羽留還想爭辯,艾倫卻已瀕臨崩潰,他抱著頭蹲下,以接近哀求的聲音嘶吼:「不要逼我了…..我沒辦法配合全世界,也沒辦法配合妳…..妳去找別人玩好不好?算我拜託妳了,小朋友。」

 

羽留很震驚,她以為想和喜歡的人多相處不是錯,沒想到對方卻認為她沒事尋開心。

 

兩個人都到極限了,他們是這樣分手的。

 

再過了一陣子,艾倫的新生活上了軌道,我們也見過幾次面,羽留不再出現,我大家也很識趣地不過問。但我心裡總覺得有點可惜,這麼熱烈的喜歡和被喜歡過,真的那麼容易放下嗎?

 

我原本以為這是個無人能回答的問題,畢竟羽留這一頁已經在大家的心裡翻篇了,沒想到我還見過她一次。

 

那是一個朋友的婚禮,我到得比較晚,匆匆入席的時候,在準備進場的門邊居然見到穿著伴娘小禮服的羽留。

 

她的頭髮長了一點,人也瘦了一些,除此之外沒啥變化,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她認出我來,對我笑著點點頭,旁邊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大家笑成一團,只有她表情還是一樣淡淡地。

 

喜宴很熱鬧,新人和伴郎伴娘都被起鬨的人灌酒,很快就呈現醉態,我的眼光始終注意著羽留,她一直和大家站在一起,看起來像是同伴,卻又不屬於那個群體。

 

她始終是冷靜的,理智的。

 

我這才明白,現在的她,像過去的艾倫。

 

那天我必須早走,在準備離開之前,穿過半個會場去和羽留告別。本來想寒暄幾句就走的,可她身邊剛好有個空位,於是我坐在她身邊。

 

那場景,有點像我們初見面的小酒吧,當時羽留身邊坐的是艾倫,她憑著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擋在心愛的人面前,說誰都不能欺負他。

 

現在的羽留只需要保護自己了,可我覺得她沒有比過去輕鬆。

新人剛好在台上致詞,新郎照例和大家分享了兩人的戀愛故事,說得挺幽默的,親友們聽得嘻嘻哈哈,最後他說,兩個人是遠距離戀愛的,一開始新娘很沒信心,不相信會有結果,但他一直用行動表現,各種視訊信息報備,有假就飛去找她,是經過這樣拼命,兩個人今天才能站在這裡。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努力,其實答案很簡單,」長相憨厚的新郎,帶著傻氣的笑容:「說出來你們可能覺得肉麻,但我第一眼見到她,就知道自己會喜歡她很久。」

 

台下響起一片口哨和掌聲,我轉過頭看羽留,她微笑著拍手,化妝精緻的臉上,淚光閃爍。

 

我拍拍她的背,她沒看我,卻將頭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動作再自然不過。

 

「是他告訴你的嗎?」羽留輕輕問我。

 

我搖頭,她沒有再問下去,重新將目光投向台上的新人,我對她擺擺手示意要走,她對我笑了,點點頭。

 

走出酒店,我明明應該在門口叫車的,不知道為什麼,卻決定走路。

 

我穿著釘著紗與亮片的禮服,慢慢的走在路上,經過燈火通明的鬧區,與很多情侶擦身而過,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互相喜歡的人可以一直在一起,有的卻只能陪伴彼此一段時候。

 

但我知道你可以與愛過的人說再見,卻無法輕易告別愛過的事實。

 

就像後來我們曾經去艾倫的公司看過他一次,大家都揶揄他現在是大老闆,以後喝酒都要讓他買單,只有我注意到他滿牆的商業參考書,在最顯眼的地方整整齊齊放了有著紅圈的五本書。

 

只有孩子氣的人才幹得出來這種事。

 

愛過的人都是神射手,一句話就能輕易穿過荏苒的時光,翻開那些你以為已經不再刻骨的記憶,找到最柔軟的地方,一箭穿心。

 

從此我們如常活著,但已不再呼吸。

 

我會喜歡你很久的。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