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神射手

我和羽留的友誼其實談不上深刻,她是我朋友艾倫的女朋友,或是說,曾經是艾倫的女朋友。

 

但這不是一個誰對不起誰的故事。

 

艾倫和我認識很久了,他是個少年老成的人,說話不多,與我大部分的朋友不同。我很有一些擅長耍嘴皮子的損友,什麼低智商的鬼話都能脫口而出,幾句就能把全場逗樂,艾倫從來不是這種人。他總是微微笑著看喝醉的大家不顧形象滿地亂滾,最後一個個把走不動的人扛回去,做朋友那麼多年,我從來沒看過艾倫失態,他像我們的家長與精神指標;只要有他在,什麼場面都能穩住。

 

有次大頭喝醉了,搖搖晃晃從酒吧走出來,手插腰和路邊烤香腸的小販爭論,質問對方為什麼只賣香腸不賣熱狗。做生意的杯杯大約是見過很多醉漢,一開始沒理他,被忽視的大頭心有不甘,搶過一個裝香腸的紙袋,企圖套在頭上,不過袋子太小,不是很成功。

 

他頂著紙袋,手拿竹籤,滿嘴酒氣對著站在火爐後面的杯杯說:「搶劫。」

 

大家都喝多了,理智不在線,有朋友哈哈大笑,我遮住眼睛不敢相信,賣香腸的杯杯一臉矇逼。

 

就在我們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艾倫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大頭,一邊掏錢出來和小販道歉,一邊轉過頭來把自己的帽子拿下來蓋在我頭上,鎮定而迅速地說,妳先撤。

 

電光火石間,我才明白他的意思,於是立刻伸手招車走。車子開動之前,我回頭看還在香腸攤前與某醉漢辛苦奮鬥的眾人,與遠遠走過來的警察。無恥的大頭居然連上衣都脫了,大喊:「老闆!你的香腸肥瘦比例有我好嗎?!有嗎?!!」

 

我連忙把帽沿壓低,不得不佩服艾倫的冷靜與睿智。

 

所以當他帶著羽留出來見朋友的時候,大家很理所當然地覺得她就是他的女朋友;艾倫太理智了,每一步都是思考過的,換作是大頭,在餐廳門口抽菸和別人借個火,都有辦法把妹子哄進來一起喝,誰會記得那些女孩的名字。

 

也因為這樣,我特別注意她。

 

羽留的個子小小的,有雙大眼睛,是可愛型,實際上她的個性也像外表一樣惹人疼,說話很直接,但是不討厭。吃飯的時候大頭照例想灌醉所有人,到艾倫的時候,羽留一把接過杯子,霸氣地說:「不行,你要和他喝,得先經過我。」

 

這個舉動閃瞎了我們的雙眼,大家一片譁然,紛紛說著好大嫂賢內助之類的,艾倫皺著眉頭有點無奈。一般女孩子會害羞的情況,可羽留的神情卻理直氣壯,很坦然。

 

我坐在她旁邊,聽見艾倫低聲說,妳別這樣可不可以?羽留偏著頭很疑惑地反問,為什麼不可以?

 

艾倫苦笑嘆了口氣,喃喃唸著,小朋友。

 

後來我才知道,是有原因的。

艾倫是一間咖啡廳的老闆,生意不好不壞,每個月勉強打平。咖啡很香,店裡很多書,全是艾倫自己的收藏,免費給顧客閱讀,很多人常常一杯飲料坐一下午,他也無所謂,我們常說這種地方會賺錢簡直天無眼。艾倫家裡環境很好,也算是個富二代,他不繼承家業卻去開咖啡廳,也是個奇人;不過大概就是因為不需要負擔家計,所以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羽留是他店裡的常客,一開始艾倫並不歡迎她這種客人,因為她和幾個朋友進來,很明顯就是來拍照的,在書架前面各種花式擺拍。三個女生嘰嘰喳喳,隨便點幾杯飲料也不喝,看在以自家烘培咖啡豆為傲的艾倫眼裡,著實心疼那幾杯動也沒動過的手磨咖啡。

 

但他沒說什麼。

 

好不容易等到結帳,艾倫板著一張臉,恨不得趕快把這幾個瘟神送出去,羽留還一臉可惜地說,老闆你這家店好可惜,品項好單調,怎麼不賣一些蛋糕鬆餅?

 

他再好涵養都忍不住開口:「不好意思,那是給小朋友吃的,這家店只招呼大人。」

 

「嘩~什麼態度啊!這麼跩!」其他兩個女孩撇著嘴,忿忿不平地拉著羽留就要走,她卻回頭看著一臉冷酷的老闆,立定主意要再來。

 

她是認真的。

 

從此幾乎每天,羽留都準時出現在艾倫的店裡,她只是孩子氣,並不是笨蛋,也明白自己不是艾倫喜歡的那種女孩,所以每次只點一杯咖啡,乖乖地坐在一邊,不高聲說話,連手機都關靜音,一點都不影響任何人。

 

她甚至在點了咖啡之後,會有模有樣在書架前瀏覽,仔細挑選一本書坐下來看,一副歲月靜好,文雅賢淑的模樣。

 

從櫃檯看過去,認真閱讀的羽留,側面真的相當溫柔。

 

不過艾倫沒有上當,幾次之後就識破了她,他把咖啡端過去,一手將羽留手上的書抽掉。

 

書的裡面,藏著一本少女漫畫。

 

艾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轉身就往櫃台走。羽留也不尷尬,結帳的時候上半身趴在櫃台上,笑嘻嘻地說,老闆買單。

 

「以後妳還是不要來了吧!這裡不適合妳。」艾倫沒好氣。

 

「你以為我想?我也知道這裡不適合我啊!」羽留很委屈。

 

「那妳還來!」艾倫氣結,一把將找錢拍在桌上。

 

「這裡不適合我,可是你適合我啊!」她賊眉賊眼地,那模樣活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漂浮隱形貓。

 

艾倫冷不防聽到這句話,一時反應不過來,居然接不下去。

 

「欸,老闆,我來你這裡這麼多次,也貢獻了很多香油錢,」羽留換上一本正經的神色,和他有商有量:「你也該請我吃頓飯吧?省得我一直喝咖啡,牙齒都變色了。」

 

說完,她還大咧咧裂開嘴,讓艾倫檢查自己的牙齒。

 

「什麼香油錢?」艾倫氣結:「妳把我這當土地公廟?沒讓妳白花錢,我們開門做生意,賣的是咖啡!」

 

「我可以不喝啊!」羽留振振有詞:「我本來就只喝珍珠奶茶。」

明明是歪理,卻讓人無可反駁,艾倫氣到極點居然笑了,那是兩個人第一次約會的開始。

 

之後艾倫與羽留半真半假地談起戀愛,為什麼說半真半假呢,因為羽留那方明顯很沉醉,身心都相當投入,而艾倫那方也如大家預期的很理智,說的話做的事都無比謹慎。羽留常常興致一來出現在店裡,有次帶了幾本莫名其妙的書,喜孜孜地問他,說你知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意思?

 

忙著工作的艾倫抽空撇了那幾本書一眼,分別是「我在雨中等你」、「親愛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走過失業,我喜歡現在的人生」「你拿什麼定義自己」、以及「那些騙了您很久的超市偽健康食物」。

 

什麼亂七八糟的閱讀習慣,他臉上能皺的地方都皺在一起:「不知道。」

 

「你仔細看看書名呀!」羽留很期待,那神情,實在有點像猛搖尾巴的絨毛小狗。

 

「小朋友,我現在很忙,你有話能不能快說?」艾倫不耐煩了,不顧癟著嘴的羽留,一頭鑽進咖啡機後面。等到他再出來,她已經不見了,那疊書依舊躺在櫃台上,艾倫留神一看,書背上的書名都有一個紅圈。

 

按照順序讀下來,五本書背上圈起的字是,「我會喜歡你很久的」。

 

那天快關店的時候,羽留收到艾倫發來的訊息:一起消夜吧!

 

一見面她就捉狹地問他:「開不開心啊,老男人?」

 

艾倫冷著臉回答:「如果妳把那些書都讀過了,我會更開心。」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高興!」羽留非常得意。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