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那些我忘不了的女孩子

要不要寫這篇文章,我想了很久。

 

雖然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即使我盡力迴避相關的人和場景,可直到現在我仍記憶猶新。後來還是決定寫,倒不是奢望和過去和解,但我想如果能傳達些什麼給有相同經驗的人,那揭開過去的不堪也能讓傷口痛得有價值。

 

它發生在我中學的時候。

 

我當時大概十四五歲,在離家走路十分鐘能到的學校讀書,很多同學住在附近,上下課都能嘻嘻哈哈地成群結隊。我和四個同年級的女生很要好,其中一個住我家隔壁的街口,每天一起上學,中午大家會圍成一圈坐在走廊上聊天吃飯,有時候下課還會去某人家玩一陣才回去。國外的中學一天只有五節課,可以自己安排課表,我們在學期開始的時候都會頭碰頭研究,怎麼選才能盡量每節課都不分開。

 

總之就是形影不離的五個人。

 

我們這群裡有個女生很漂亮,小臉大眼睛,一頭到腰的長髮,學校裡很多男生喜歡她。那時候大家年紀都很小,收到情書也只是同學間八卦嘻笑的談資,沒有人對“戀愛”有太多想法。她最多人追,是個很有自信的女孩子,我們也習以為常。

 

直到有天我接到來自她哥哥的信。

 

這個女孩的哥哥和弟弟也讀我們學校,因為和她是好友,我們幾個女生也和她兄弟很熟。一開始她雖然有點驚訝,但表現得很熱心,還常常約我們出去逛街,順道帶上她哥哥與其他幾個男孩子。我當時根本搞不清楚所謂男女朋友具體是怎麼回事,但也似模似樣地回信了,大家起鬨說我們在一起,我和她哥哥也沒否認。

 

然後事情開始不對勁。

或許很多人的學生時代也有類似遭遇,朋友們一開始背著你竊竊私語,迴避你的眼神,說最近忙得無法和你相處,可你知道他們其實都在一起,只是不再讓你參加。

 

後來他們連把你排除在外這件事都不再希罕掩飾,你看著那些本來笑容滿面的親熱臉孔,現在只能見到挑釁。

 

怎麼,就是不讓你來不告訴你不和你玩,不行嗎?

 

從小到大我一直是男女生朋友很多的人,壓根兒沒想過這種情況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頓時手足無措,毫無招架能力。我曾試著想與她們談談,可無論旁敲側擊或是直接詢問,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有啊!妳想多了吧!」

 

那,為什麼現在我們像相斥的磁鐵,一個人在這裡,而妳們像躲瘟疫一樣,遠遠地在另一邊?

 

沒有人願意解釋,我轉而向當時的男朋友求助,結果他面露難色,支支吾吾說他妹妹勒令他不准再和我來往,因為我「人品有問題」。

 

我是挺好強的人,雖然既難堪又困惑,但決定不再勉強任何人,當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也不知道該如何做;說真的,無論是友情或感情,你要怎麼扭轉別人的意志?

 

於是我自己上下課,一個人吃飯,在落單的時刻避開所有同學,因為大家都知道我被原來的好朋友們孤立了,無論別人的眼光是關心、八卦甚至憐憫,都讓我覺得很羞恥。

 

不過最慘的還在後頭。

有天她們表示想和我談談,約我放學到體育課的女子更衣室碰面,一開始我還很高興,覺得膠著幾個月的情況終於有進展,沒想到在那裡等著我的是一場單方面的批鬥。我背對著鐵櫃,幾個女孩子把我圍成半圓,詳細數落我的罪狀,例如做人很假、亂說壞話、走路的姿勢太自以為是…..其他的理由我已經記不得了,可被曾經的好朋友圍剿,那種驚駭與屈辱的感受,依然非常清晰。

 

最後那個漂亮的女孩子,拿出我寫的,從她哥哥那裡偷來的信,大聲朗誦。

 

在一片嘻笑和不齒的嘲諷中,我摀住臉擠出重圍,一路哭著走回家。

 

好不容易撐到學期末,本來希望我能更堅強面對的爸媽,終於答應我的苦苦哀求,替我辦了轉學。我認識了一群新朋友,她們成績都很好,是榮譽榜的常客,因此我更努力念書。她們也常鼓勵我,高中最後一年的體育課要跑六圈操場才能畢業,當時的我痛恨運動,打死都覺得自己辦不到,是她們陪著我跑,在終點線替我加油,我才連滾帶爬完成的。

 

一直到現在我們四個人都還常聯繫,其中一位結婚的時候我是伴娘,另一位老在世界各地搬家,她每一個落腳觸我都去探望過,還有一個最近生小孩了,當天就在群裡和我們分享所有細節,我們笑說簡直是陪她生產了一次。

 

而霸凌過我的那些女孩子,那天之後就失聯了,後來聽說她們大部分都沒申請到我讀的大學。

和大家說這些,不是想討拍或是曬可憐,也不是要說什麼老天有眼報應不息之類的話來自我開解;坦白說我不覺得有任何事可以補償當時的對待。甚至,在更衣室那個下午的經驗太過驚駭,導致後來只要有男生追我,我都會問對方你有沒有霸凌過別人?有的話,我立刻覺得這個人的人品有瑕疵,無法和他交往。

 

我也想過自己是不是把這段經歷看得太嚴重了,她們當時也還小,說不定只是覺得好玩或意氣用事。老實說我雖然談不上感激,但也並不恨;畢竟因為她們的排擠,讓我後來認識了值得珍惜一輩子的朋友。

 

那為什麼還要寫出來呢?

 

因為我仍然忘不了那些女孩的臉孔,她們提醒我,生活中的確有無法解釋的芒刺。反省雖然是美德,可就算你再怎麼苦苦思索,再努力檢討自己,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壞事,有時候真的和你毫無關係。

 

即使惡再小,仍有人所以為之,只因為他們可以。

 

不過就算如此也別絕望,想正面挑戰或是消極逃避都可以,不要勉強,怎麼輕鬆怎麼來。把這種時刻當作一個陣痛期,只要你深信自己是好的,它就是神替你去蕪存菁,篩選朋友的過程。

 

而無論現在的你覺得夜色再長再黑,天總會亮的。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