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請你別揮手,我一定不回頭。

Share

很多時候,我都覺得對的時間比對的人重要。

可大部分的人都不這麼認為,我們常聽人說尋找Mr or Ms Right,列出種種條件,但其實,在錯的時機出現再對的人也沒有用。

這個道理,是小潭教會我的。

用我的詞彙來形容,她是個戀愛用戶體驗很高的人,喜歡一個人就會盡力對他好,隨傳隨到,訊息秒回,用心營造氣氛,儀式感一樣不缺,有時間一定把男朋友排在前面,總而言之,和小潭談戀愛,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小潭有個男朋友叫做高承磊,我是數字白癡,對有理財概念的人特別尊敬,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做投資的緣故,他總給我一種冷靜理智的感覺,就是大家都在那邊又叫又笑,高承磊永遠不投入,天下來他大概都只會挑一挑眉說,啊。

如此寡淡的氣質當然和暖系的小潭不搭,但她就著迷於他那與世界隔著一層玻璃的距離感。於是我們總看見她前仆後繼地黏著高承磊,下班要見面,放假想旅行,節日希望有點形式,寫張卡片都可以。

十次有八次,高承磊都無法配合小潭,他也不是故意的,工作應酬還有家人朋友,大概是真的很忙,其實和我們身邊的男性朋友印證一下,也就是一般成年人的生活狀態。

小潭一開始不明白,兩個人對感情重要性的排序不一樣,因此常起衝突。她不停討要而不得,儘管越戰越勇,當然也會失望,高承磊往往嘆氣,說妳能不能長大一點。

他們吵架的時候我見過,如果那也能算是吵架的話。

只見她眼眶發紅,死忍著眼淚對男友解釋,說我就是這樣的人嘛!和你要時間是因為喜歡你,我又沒有討禮物或讓你接送,你多陪陪我就可以了。

這樣的要求,漸漸越變越卑微,我甚至聽過小潭對高承磊說,我說想你的時候,你能不能起碼回一句「我也是」。

「你發顆糖,我就能開心好多天,我很好哄,真的。」

高承磊的表情非常歉疚,但也沒說什麼,只是不停重複,妳別難過了。

沒看過被害人比肇事者更著急的。

道理很簡單,小潭把自己像一張地圖攤開在喜歡的人面前,拉著高承磊的手導航,因為她心底很清楚,他沒有意願探路。

連忙解釋的,永遠是比較在乎的那方。

有次他們起爭執,冷戰了三天,對小潭來說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紀錄。不過倒楣的是我,因為她一下班就泡在我家訴苦,我一邊看新聞一邊嗯嗯啊啊敷衍她,直到小潭突然給我看乾枯的髮尾,幽幽開口,妳看我的頭髮都是分岔。

我大喜,心想天可憐見的,我一片丹心照漢青,終於可以聊和高承磊無關的話題,正要推薦好用的髮膜給她,誰知道她接著委屈地說:「就像我和他的未來一樣。」

可能我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吧!我立刻改變心意,想拿一把電推剪,颼颼颼把她頭髮剃光。

我的心不在焉,來自於對小潭的了解。她生高承磊的氣永遠撐不久的,他簡單一句「在幹嘛?」,立刻就能瓦解她所有防線。

於是我們總看見小潭在這段關係裡生氣勃勃地撲騰,高承磊懶洋洋應對,她付出十分,他回應一半,不過這五分也已經夠小潭開心了。她對我說過,高承磊就是這樣的,男人嘛!哪有把感情放生活第一位的,他們總有更重要的事,只要我不是被其他女人代替就行。

很多女人都覺得,一段關係裡最大的敵人是另一個同性,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愛最大的弱點是時間;而且不是感情撐不過時間,是對的人出現在不對的時間。

小潭實際上算是很懂事的女朋友了,她從不以感情專家的金科玉律來要求高承磊,那些男朋友不怎樣怎樣就是不夠喜歡妳的守則,不是她評量愛的標準。想深一層,與其說是懂事,小潭應該是心虛;她很清楚雙方在天平兩端的比重,所以沒有底氣討要。高承磊能給的就是這麼多,再逼下去,他就會想逃。

於是她將自己的願望簡化至最基礎的程度,就是待在高承磊身邊,看著他做一些很瑣碎的事,即便是對著電腦埋怨煩人的客戶,她也是開心的。

可高承磊不是這樣想。

有次大家去看電影La La Land,最後男女主角沒能在一起,我們都覺得遺憾。小潭在結尾的時候哭了,高承磊帶著不解,問這有什麼好哭的。

「他們那麼相愛又互相了解,最後分開了,你不覺得很可惜嗎?」

大家在電影院門口閒聊等等去哪裡,高承磊在角落抽菸,好一陣子才淡淡回答:「人生就是這樣,不是每個人都能和最愛走到終點的。」

他說的很小聲,除了我和小潭,大概沒人聽見。小潭愣了一下,急得顧不得擤鼻涕,鼻音濃重地問,你什麼意思啊?

高承磊笑了:「沒什麼,說說而已。」

小潭有點不安,像賭氣又像是發誓:「我不行,我絕對要和最愛在一起。」

高承磊摸摸她的頭說嗯。

我繼續和朋友們談笑,但心裡很替小潭淒涼,女生在這個時候想聽的不是這個,不是很好啊,不是加油哦,是當然,我們一定會這樣,不分開。

就算是甜言蜜語,也比沒有來的好。

不過情侶有很多相處方式,比較誰愛誰多是沒有意義的,更多時候根本不是多少的問題,是表達方式。小潭是燃燒型,高承磊冷靜自持,大家不都說互補嗎?這樣一進一退,說不定也能走下去。

我是這樣想的,直到意外認識高承磊的前女友。

那是一個工作場合,我拍完照,站在一旁看當季新品,漂亮的品牌公關過來和我聊天,我們互加了聯繫方式。現在社交平台有點太周到了,立刻秀出兩個人共同認識的朋友,她看見高承磊的照片出現在頁面,好奇問我,你也認識他啊?

出來做事的人是這樣的,在判定風向之前,模擬兩可是最好的態度,畢竟誰也不知道發問者和那個人是什麼關係。我曾經被一位阿姨問是不是和某個女孩子很熟,當時我涉世未深,傻傻回答「對啊,她是我好姊妹」,結果那位太太很有風度微笑說,「好巧,她是我丈夫的女朋友。」

之後我就學乖了,於是我點點頭,說只見過高承磊幾次,他是我朋友的男友,我們不太熟。

她做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偏著頭想了想,笑著說:「那很好啊!他這個人,挺特別的。」

我想起愛得很累的小潭,心想這樣形容高承磊也沒錯,於是我點點頭,自以為和對方心照不宣。

「高承磊是個好人,就是太黏了,」漂亮的PR喝了一口香檳:「你知道我們這行,辦起活動來沒日沒夜的,他老和我吵,說我陪他的時間不夠。」

「那時候剛入行,事業第一,我實在沒辦法給他想要的,有次他開車接我下班,怕我餓,天寒地凍的,他帶著消夜在公司樓下等了快三小時,」她低頭苦笑:「現在回想真不應該,後來事業有了,卻再也沒遇到對我那麼盡心盡力的人。」

我瞠目結舌,完全無法把她口中形容的人,和現在的高承磊連在一起。

「妳朋友蠻幸運的,好好珍惜他,」或許是感覺說得太多,她很快走開了。我在震驚中轉身,看見今晚陪我出席,在背後把剛剛的話全部聽進去的小潭。

她呆在原地,沒掉眼淚,卻也不動,一直要我拉著她走到街上,小潭才懂得哭。

大家都說現在沒有人除卻巫山不是雲了,不可替代是太過時的事,可諷刺的是,當有人親身證明真的能愛得那麼深刻的時候,你卻沒立場感動,只有撕心裂肺的痛。

原來他不是不會愛人,原來他不是覺得感情不重要。他也掏心掏肺過的,只是現在空了。小潭愛上了一片沙漠,再怎麼灌溉也於事無補,成噸的水澆下去都瞬間消失在砂礫中,一點企圖萌芽的綠意都沒有。

和一個已經向現實低頭,接受最後並非最愛乃是常態的人,還有什麼能計較。

後來小潭就和高承磊分手了,過程意外地很平靜,像是一件早知道結局的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拖到現在才發生。

我問她恨嗎?她想了想才回答我。

「你們都不知道,其實我不是像大家看見的那麼貼心懂事,我也鬧過的,也哭著問過高承磊,罵他沒有良心,為什麼不能對我再好一點。」

我點點頭,覺得小潭這樣也沒錯。

「他一直道歉,說會再試試看,他不是一個善於說謊的人,我看著他的眼睛,知道他是誠心不想我總是那麼委屈,那一刻的他,真的是很溫柔的。」

「可是他沒辦法,人是會燒完的,他在別人那裡揮發掉,一點也不剩了,」小潭低頭攪拌眼前的咖啡:「我一直以為高承磊天性就是如此,直到聽見他前女友口中形容的人,才知道自己現在觸碰到的暖只是餘燼,不及他以前眼裡的一點光。」

「所以妳問我恨不恨,我恨的,」她抬起頭看著我:「我恨自己為什麼要逼他,明知道他再努力也不過是那樣。」

「我固然覺得被虧待,但遇上路邊不斷和他伸手的乞丐,他翻遍全身上下,口袋空空如也,一定也不好過的。」

我發現自己錯了,我以為小潭只是個缺乏注意力愛撒嬌的小女生,其實她比我想像的更愛他。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相信對的時間比對的人重要;人是會變的,而時間不會,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但感情沒辦法。愛上誰,愛得多抑或少,什麼時候愛,什麼時候離開,其實都由不得我們。

據說小潭和高承磊分手的時候,捨不得的反而是男方。不知道是愧疚還是想補償,他一直問她能不能保持聯繫,繼續做朋友,可小潭展現了前所未見的堅決,毅然決然把曾經相愛過的痕跡通通刪除。

所謂分手,就是兩個人從萬頭鑽動中找到對方,並肩走過一段路,現在我將你送回茫茫人海,目睹彼此在紅塵中隱去,從今之後,不相為謀。

請你別揮手,我一定不回頭。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