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年末的活動總是很多,那天參加一個晚會,都是熟面孔,大家還講好要分隊上台表演節目,摩拳擦掌的。據說有男生朋友打算穿網襪表演少女時代,小腿肌肉比我大腿還粗,男粉絲們紛紛哀嚎著球他萬萬不可,但他一意孤行,並且表示苦練兩個月的M字腿,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我心想真好,這餐不用擔心長胖了;和菜好不好沒關係,能吃下去的大概多不到哪裡去。

老遠就能看到電梯門口誰是同局的,大包小包道具一堆的都是朋友,有人要辦川普,有人是美國隊長,當然也有經典的超人,而且是執意要出演那個角色,老婆怎麼勸都不聽,這個場合是攜家帶眷的,不知道他五歲的兒子看見爸爸在台上穿著紅色內褲挺胸凸肚,以後看到DC系列的英雄人物會不會哭。

我們認出提著一個大袋子的威廉,站在角落一臉嚴肅,我以為他在為待會兒的表演醞釀情緒,所以打了個招呼後就沒聊太多。有人好奇地看看他身後,問你一個人啊?女朋友怎麼沒來?

威廉悻悻然回答,吵架了。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八卦機會,於是立刻有人說,為什麼?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其實淡淡一句「沒什麼」,「小事」就能帶過,沒想到威廉居然在公眾場合開始認真抱怨,說昨晚他和女友大吵,為了一包乖乖。

事情是這樣子的,他那天工作太忙,一整天除了一杯咖啡幾乎什麼也沒吃,到了晚上當然很餓,但家裡只剩六顆水餃。威廉吃完覺得還是滄海一粟,於是下樓去便利商店買了一包乖乖吃。

女友一見就不高興了。

起初還是絮絮叨叨地唸,說醫生講過你體脂肪高,還吃垃圾食物,後來又批評他這個時間點還吃消夜,簡直就是不愛惜健康,最後還把包裝袋後面的熱量舉到威廉面前,說你看這麼多大卡,你對得起自己嗎?

我發誓,這個故事真的不是詆毀乖乖,乖乖很好吃,我愛它。

認識威廉這麼久,他一直是個脾氣很溫和的人,認識的朋友非常多,各行各業都有,大家提到他都是稱讚,幾乎沒聽過有人說他不好。一開始女友碎碎念,他也一直忍耐,解釋自己是真的餓了一天,也不過就是一包零食,下次不吃就是了,沒必要這麼生氣。

但女朋友不買帳,說從小看大,現在連這點自制力都沒有,以後怎麼做大事。

威廉是客觀條件很好的人了,人長得體面,又會賺錢,我不知道他女友所謂「做大事」是對他有什麼期待,可能希望他以後選總統。

忍到後來他終於爆發了,認為女友不可理喻,女生當然也不肯退讓,於是兩人大吵,今天的聚會她氣得不來了。

我想當初問威廉為什麼吵架的朋友也只是隨口問問,沒預料他會鉅細靡遺地分享這麼多細節,第一個節目已經開始,一群朋友轟轟烈烈進場,有人抬著花轎,有人表演老揹少,大家臉上畫得紅白分明,搭配著喜慶的音樂進場,像十對隨時要拿去燒的紙紮人。

全場笑到翻倒,只有我們這桌氣氛尷尬又沉重。

「為了乖乖?」有人不可置信反問,威廉點點頭。

「你坦白說,乖乖是不是一個酒店小姐的綽號?你把她吃了,所以女朋友那麼生氣。」另一個朋友很認真地思考。

「不是!是五香乖乖!」

「五箱?那難怪她要不高興啊!」

「是五香口味!一包五香口味的乖乖!」威廉崩潰吶喊,我們終於決定不再欺負他,笑成一團。

那晚我坐在威廉旁邊,時不時夾海鮮和白肉給他,一邊捉狹說來,這個可以吃,不是垃圾食物,不會胖。一邊聽他整晚抱怨,說他女友老為了小事情暴怒,他怎麼安撫都沒有用,因為她每次都堅持是原則問題,在芝麻蒜皮都非要斬釘截鐵吵出個結果。

威廉是好朋友,但聽了三小時我實在有點累了,忍不住向其他人使眼色,但大家看天看地看菜單,沒人願意和我換座位。

其實我懂得他女友的心態。

世界上的確有較真的人,即便是很微不足道的事,他們也不輕易縱容。你說他小氣也不至於,但他就是覺得這件小事踩到他的點,並且認為自己沒有錯,為什麼要讓步。有時候脾氣一來,甚至和最親近的對象,也要爭個你死我活。

這樣的人,最常聽見他們說「這是原則」。

所以在餐廳與朋友吃飯,不幸服務稍有瑕疵,有原則的人或許會立刻請經理出來反映,要求立刻改善不然就投訴曝光,不顧搞砸的用餐氣氛,和朋友的一臉尷尬。工作上遇見些許差別待遇,有原則的人非常可能在社交平台上公開點名對方,非要他解釋道歉,搞得所有人點讚也不是勸也不是。

這不是我的個性,不過也不能說這樣的人不對;據理力爭畢竟站在「理」字上面。當然脾氣過於剛烈的人在某一程度絕對會影響人際關係與工作發展,但他們大概不在乎,因為原則更為重要。性格創造命運,都是自己選擇的,也沒什麼不好。

但感情就不該這樣。

我見過很多吵架時一來一往的情侶,大家都為了原則堅持不下,老實說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有時也根本和對錯無關,只是立場不同,總之是沒有值得爭得臉紅脖子粗的意義。

就算真的和原則有關,在愛的人面前執意分對錯,又有什麼好處呢?

像我朋友威廉,那天在我耳邊絮絮叨叨了一整晚。在這裡我重申,他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我也不介意當一次情感專家,偶爾,只是偶爾。他最後語重心長地說,女友為了一包乖乖和他鬧得天翻地覆,著實嚇到他了。那天深夜女友負氣離開,他開始認真思索,兩個人是不是真的適合。

「現在為了一包零食就這樣,以後遇見更大的事,怎麼辦?」他很認真地問。

旁邊聽到的人實在忍不住:「那有什麼難的,如果你們結婚,我們把紅包錢全部抵成乖乖!」

威廉在哄堂大笑中也笑了,不過是一個很苦的笑。

該減肥的人半夜吃垃圾食品大概是不對的,但如果對方是你愛的人,是不是能讓一步當沒看見,或是笑著揶揄都行;誰喜歡感覺像和一個小學教官在一起,分分鐘鐘擔心行差踏錯,不知道什麼時候對方又要炸開。

對錯我不知道,感覺可是確確實實地吵沒了。

人不是不該有原則,而是要分對象場合,相處是可以有灰色地帶的,不但允許,有時還很需要;只要他不去作奸犯科,避免衝突就是對感情加分。

我以前寫過,不要和愛的人爭對錯,因為贏了也是輸了。如果可以選擇,暫時放下原則。

勝與負之間,永遠選擇仁慈。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