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如果註定失去你還會選擇愛嗎

大家都知道,我在動保圈還蠻有幾個朋友的,和許多網紅寵物博主都互相關注;雖然一般藝人大概不會以這樣的交友圈為傲,我倒是挺得意的,希望有天能擼遍網路上所有可愛的貓狗。

 

身為公眾人物,結黨的應該也是其他明星藝人,或是品牌公關,相比之下我的志願實在沒什麼出息,對事業幫助也非常有限,不過我仍樂此不疲。

 

去年開始不知道怎麼了,雲養的這些毛孩子一個個出了問題,走得都措手不及,我自己的Toffy和Milky因為年紀最大,是眾多網紅貓狗裡最先離開的,當時的不可置信,勉強振作起來大家交代經過,遠走他鄉調適痛苦的過程還歷歷在目。身為主人和粉絲,我被安慰過,心疼過朋友,也常常有失去毛孩子的粉絲問我,怎麼走出悲傷。

 

我總說自己不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最佳人選,因為我並沒有真正的「走出來」。

 

直到現在,我的頭像還是和Toffy合拍的照片,手機屏保也還是他傻呼呼的臉,依然不敢打開當時一邊哭一邊收拾他們物品的塑膠袋,時不時還會夢見他們回來看我,兩姊弟甚至常常出現在我和朋友的對話中。嚴格說起來,我的生活還是與他們緊緊相繫,並沒有分開。

 

說不感傷是騙人的,然而我並不覺得把他們放下了會更快樂。

 

養寵物的人都知道,他們千百種好,最大的缺點就是會比主人早走;但我以過來人的身分負責任地說,雖然這是早能預料的事,當它發生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一點也沒有準備好。

 

失去至親至愛,該怎麼準備好?

 

傷心是一定的,可能還帶著後悔,心想是不是還有自己能做卻不足的,抑或哪裡選擇錯誤,用另一種藥和療法說不定比較好…甚至因為太痛苦,毛孩子走了之後,再也不敢養的人不在少數。我的心也被挖空過,但你若問我會不會再與毛孩子結緣養,我還是會的。

 

因為即使失去的痛再椎心刺骨,回想過去十幾年,我得到的快樂,遠遠超過為他們留下的眼淚。

 

我永遠記得每天回家英雄式的歡迎,早上賴床被等不及吃飯的Toffy和Milky叫醒,姊弟們穿上新衣服和配件時呆萌的樣子,他們陪在心情不好的我身邊,用小小的身軀盡力溫暖我的疲累。

 

Toffy有個怪僻,喜歡咬真皮的東西,還專門選皮質貴的開啃。他曾經咬壞我一個鴕鳥皮的愛馬仕,我從來不打他,當時氣得真想破戒,卻還是下不了手,最後跌坐在地上委屈大哭。

 

現在回想,就算是這樣搗蛋和頑皮的回憶,也是珍貴的。

 

毛孩子給我們的太多,無論是哭還是笑,都是這段旅程中,無論如何不能丟棄的一部分。所以即使失去再痛,我也沒想過要走出來;我寧願永遠牢記那些與他們共度的瞬間,千金不換。

 

而且,或許是鑽牛角尖的想法,我總覺得身為媽媽,如果最愛他們的人都把它們淡忘了,毛孩子會寂寞的吧!

 

我很喜歡的電影Coco裡有一個概念,生命在死亡之後,其實還一直存在於亡靈的世界,只要有人還記得他,他就不會消失,但如果大家把他淡忘了,他才會步入最後死亡的境界。

 

於是我一直相信,只要自己還沒走出來,還牢牢記得他們,終有一天我們還會再相見。

 

那天我和好友大胖聊天,她剛送走了大家摯愛多年的皮皮。她比我當初調適得好,可能也是因為皮總走之前沒多受苦,到最後都很酷炫,前一晚還在玩逗貓棒,第二天入院突然就過去了。我們用很豁達的態度聊著失去這件事,她說的一段話很感動我。

 

「養寵物的意義,真的不識在於擁有他多久,也不應該是在於結果。無論在哪裡,以什麼形式,你的計劃是否還會安排與我再相遇,都沒關係,只要你自由,只要你開心。」

 

我們甚至講到以後自己大限的日子到來,想到很快能與孩子們再見,我們就狠狠大吃一頓好的,然後快快樂樂上路。

 

沒有罣礙和遺憾,愛就是最好的行李。

 

因為媽媽啊,一直捨不得走出來,在腦海裡牢記著你。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