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個人失戀,需要多少正能量?

Share

我最近認識了一個特別勵志的女人。

姑且叫她波妞吧!我們在同一個健身房,為了互相激勵,教練拉了幾個程度差不多的人進群,每天分享自己的飲食和鍛鍊內容。我不常在群組裡說話,除了怕生,另一個原因是我最近老去滑雪,一天下來往往晚上累得進入怒吃模式,面對其他人發的雞胸肉花椰菜,我實在羞於啟齒。

不過前幾天在健身房裡,當一個翹臀美女從我面前經過,我的目光立刻直直盯住,沒有在客氣。

「她就是波妞啊!」教練順著我的目光,輕聲告訴我。

我從美好的臀部看上去,只見到一條擁有明顯馬甲線的細腰,渾圓飽滿的胸,線條結實的二頭肌,忍不住手一鬆,推舉重量差點把自己壓死。

「快!快介紹!」我想扯教練的袖子,結果抓到的是他爆炸的肌肉。

波妞和我是這樣認識的。

她是個豪氣的女孩,說話直接做人爽快,我們去吃過一次飯,她連帳單都搶著付,我人高馬大,卻被波妞一掌推開。

「欸欸欸這次我來,妳下次,」她明明年紀比我小,卻一副姐姐的樣子。

這樣的爭執沒發生太多回,我們就聊開了,波妞告訴我她兩年前離了婚,帶著一個女兒。說這些的時候,她毫不苦澀,或許是生活不成問題,波妞的神情相當輕鬆,像是交代今天中午吃了哪些蛋白質來增肌。

「妳別尷尬,我完全無所謂,現在活得比以前更自由,更開心,」她還開朗地安慰我。

她真不是裝的,事實上她的生活安排的很豐富,健身衝浪潛水滑雪,我會的她都會,她會的我都不會。我曾問過她如何能什麼都練得那麼好,她笑著說自己的綽號就是拼命三娘。

波妞沒辜負這個綽號,每次我們出去吃飯,她最多叫一盤沙拉,不沾醬,再不疾不徐地從名牌包裡掏出兩顆水煮蛋,只吃蛋白扔掉蛋黃,搞得我戰戰兢兢,想吃片麵包都默默換成蒸地瓜。

我曾問她為何自我要求這麼高,甚至比我這做藝人的更嚴格,波妞告訴我她曾經很胖,尤其是生完孩子之後,一度比婚前胖了接近三十公斤。她給我看過照片,真的就像減肥廣告上那樣,以前的褲子能塞下兩個現在的她。脂肪對人體有一種效果,就是過了某個臨界點,能把人的五官與性別變模糊,照片上的波妞穿著寬大有如帳篷的衣服,一霎那分不出是男是女,和現在苗條健美的樣子天差地遠。

「妳是因為愛美才開始健身的嗎?」我好奇問她。

「不,」她笑了笑:「我會減肥,完全是因為我前夫。」

波妞的前夫也是運動型,他們是大學同學,畢業後沒多久就結了婚。以前的她雖然不愛動,但仗著年紀輕,新陳代謝快,身形還能保持;可懷孕後體質變化,加上孕期飲食失去控制,很快整個人像吹氣球一樣,生完小孩依然沒有恢復。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和過去的差距,但手忙腳亂應付新生兒,一時沒心思把減肥提上日程,丈夫雖然開始抱怨,波妞也當他是開玩笑,跟著自嘲幾句就放下了。

丈夫的抱怨變成厭惡,說的話越來越傷人,例如「妳看看妳自己,這樣也有臉走出門」,「一個人怎麼能放任自己變成這副德行,妳有沒有羞恥心」,「人家問我怎麼不帶老婆出門,我也想,不過我沒勇氣」。

我不想討伐渣男,也不會說女人有多辛苦,為了男人生兒育女還要被嫌棄;人生是自己的,你得公平點,不要為任何人生孩子。身體也是自己的責任,別把它歸咎於別人。

隨著波妞身材的變化,夫妻感情也日漸走樣,簽字離婚的那天,她一滴眼淚也沒掉,離開律師事務所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健身房辦卡。

不,這不是一個減肥挽回變心愛人的故事,不過波妞在兩年內甩肉成功的經驗,寫出來倒真的是洋灑灑一大篇。

一改過去的懶散,她變得積極,學什麼都硬著頭皮上,對自己下狠手,不到專精不罷休。現在的她改頭換面,擁有新的身材,新的心態,新的朋友,和十幾歲的女兒站在一起像姊妹,是我們健身房所有人的目標,老闆恨不得把她印在宣傳單上,當招募會員的活招牌。

懶散是人性的弱點,我也有,因此更佩服她永遠精神奕奕,一點不肯放鬆。我們約了幾次飯,她都照例吃白煮蛋白配生菜葉,最後我終於崩潰了,哀求她說下次能不能約在cheat day見面,不然每回和她吃完飯回家,我都要再點外賣充飢。

波妞笑著說好,於是前幾天我們坐在餐廳裡,我點蛋糕,她喝啤酒。

我是人性化減重的信徒,支持一周一次放縱日,我通常會在cheat day允許自己吃甜食,她選擇喝酒。波妞的酒量一般,但酒膽很好,一下就有點醉了,但仍一杯一杯的乾。

到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她好像沒有平常表現得那麼陽光燦爛。

「差不多了吧?」我有點擔心:「喝完這杯別喝了。」

「唉妳怎麼慫了?說好今天是放縱日,想幹什麼都可以。」她瞇著眼睛抗議,嘴裡滿是酒氣。

「妳知道嗎?後來我變瘦了,還比以前更好看,我前夫回來找過我的,」波妞突然開口,聲音很小,像是分享一個天大的祕密。

「什麼時候的事?妳沒打算複合吧?」我大驚失色。

「當然不可能!」她氣得提高聲音,引起隔壁桌的側目:「妳以為我是什麼人?」

我想起她在健身房裡多我五倍的推舉重量,忍不住回答:「…神力女超人?」

「我冷淡回答他,說就算全世界男人都死光了,我得想辦法無性生殖,也不會選擇和他在一起。」

我豎起大拇指,波妞滿意地傻笑,看起來憨憨的。

我很為她開心,曾經失去過那麼多,現在的她早已成倍收回來了,如果以前破敗的婚姻是一灘爛泥,波妞就是不堪中開出來的一朵花,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妳看妳現在多好,大獲全勝啊!」我拍拍她的肩,讚許地說。

「是啊,」她想了想,過了很久我們都不說話,她想說什麼,最後終於還是重複著唸著,是啊,是啊。

然後她突然開口。

「妳說為什麼,明明當初說會永遠在一起的人,後來因為這麼膚淺的事,說不愛就不愛了?」

我一塊蛋糕梗在喉嚨,不知道怎麼回答。

波妞啊,就像減重有想偷懶的時候,人是有弱點的,我們高估自己,我們說謊掩飾,我們逃避敷衍,這都是人性。

無論是不是故意,人會變的,當初說會愛你一輩子的那些話,或許也不是純欺騙;只是他的愛情出乎自己的意料,沒想像那麼忠堅。

與其怪罪那個負心漢滿嘴謊言,我倒寧願相信當初他是抱著想和妳共度一生的誠意;那個傻逼是真的愛過妳,只是後來那個傻逼也是真的,被人性的弱點打敗了。

我看著波妞漸漸發紅的眼睛,有點捨不得,現在的人看太多鼓吹正能量的文字了,什麼分手快樂,失戀要堅強,要過得更好,讓前任後悔。我常覺得其實不需要如此步步緊逼,自重自愛不是不可以,但想軟弱的時候就不要拚著命上。

我摸摸她的頭:「妳說的,今天是放縱日,做什麼都可以。」

波妞終於趴在餐廳的桌上,嚎啕大哭。

承認自己軟弱並不是膽小,我坐過去,抱緊她。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