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拜託你做一個冷漠的人

冬天的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女朋友在一起,我們旅行,購物、滑雪、泡溫泉、享受美食,玩得非常開心。

 

有天晚上大家酒足飯飽走回酒店,剛脫下厚重的外套,癱在沙發上的Amy刷著手機,發出了不意為然,嗤的一聲。

 

「怎麼了?」我問,一邊捶著自己痠痛的大腿。

 

她把手機遞過來,我探頭看,只見她發了今天滑雪的照片,配字寫得是「好過癮!好好玩!」簡單明瞭沒毛病的普通日常,下面一個留言「妳女兒呢?」

 

「這誰啊?」

 

「朋友的朋友,自己也是媽媽,」Amy翻了翻白眼回答。

 

「妳別理她,」另一個女朋友接口,Amy點點頭,但看得出來神色黯淡下來,她悶聲不吭打開電腦檢查員工傳來的郵件,原本歡樂的氣氛頓時安靜了。

 

我有點心疼,只有我們知道她為了這次能和幾個閨蜜成行,特別排開了會議,丈夫也很支持她來輕鬆一下,願意這周獨自帶女兒,讓她儘管放心,孩子五歲了,平常很乖也不麻煩。

 

可世界上就有那麼無聊的三姑六婆,見不得人家好,以抬槓懟人為樂趣,非得在他人興頭上澆一盆冷水,自己的生活都還沒來得及顧,心心念念其他人的爸爸媽媽老公妻子孩子,管得比太平洋還寬。

 

別說我朋友難得和幾個閨蜜出去旅行,就算人家拋家棄子,決定從此做一朵陌路狂花,又關你什麼事?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明白人生沒有對錯,在這世上走一遭,不只有一種活法。

 

不尊重他人的私生活才是錯,而一個人為什麼討厭,就是從多管閒事開始。

 

公眾人物大概對此最有感,再無懈可擊的照片或文案,都會有網友在下面追根究柢留言來酸,不過我早就認清既然吃這碗飯,就沒抱怨的立場。可日常生活中還要受到這種對待,那真是火上加火,氣不要太大。

 

有次和幾個朋友吃飯,結束後我有事得去一個地方,一位朋友說剛好順路,大家一起走,於是我上了車,說了地址。

 

「妳不住那裡吧?」一個不熟的女生很狐疑,我笑了笑,沒說話。

 

「妳什麼時候搬的家?」她又問,我還是不回答,等到車子停在大樓前,她打量了建築物一眼。

 

「這棟都是大坪數,很貴的,妳現在住這?」她還不放棄,語氣不可置信,不知道是覺得我居然比她想像得更有錢,還是不配住在這裡。

 

其實我可以很簡單告訴她這裡住的不是我,是我弟,我們家三個孩子出社會之後就分開住了,是我爸爸的意思,希望我們能學習獨立生活,不要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我還可以進一步解釋,這個單位雖然坪數大,但價格和我的公寓沒差很多,房價最近跌了…

 

只要我願意,都可以說明,但我想不出為什麼要那麼累。於是我保持沉默,下車前謝謝開車的朋友,轉過頭對她說「沒有,我不住這,我來這裡兼差打掃衛生」。

 

後來車裡的朋友們告訴我,大家笑倒成一片,她終於悻悻然閉嘴。

 

我承認有時候是個太過注重分寸感的人,朋友不開口的事絕不主動過問,在別人眼中或許顯得冷漠。我甚至常常覺得古人說的「寧可自掃門前雪,莫理他人瓦上霜」是太理想的境界;如果每個人都懂得把自己的事管好,別去打探隱私,這個世界一定會變得可愛很多。

 

「妳確定?這樣不會太沒有人情味嗎?」有個朋友聽過我的理論,抱著懷疑的態度。

 

我並不覺得關心和八卦是同一件事,就像維持界限和生疏也不相等,親友需要幫助或是傾吐,我的耳朵絕對歡迎,也不吝嗇伸出援手,但這並不表示我沒事會審問對方的感情/工作/家庭/交友狀況。

 

我家很少待客就是這個原因,我也有非常喜歡家宴的朋友,我尊重這樣的熱情,可你別要求這次我去你家,下次你也得來我住的地方瞧一瞧。可能有人覺得這樣沒什麼,可對我來說透露得越多,就給別人更多機會將我的隱私傳播出去。

 

來過我家的人寥寥可數,曾經有個非常熟的老朋友比較常來,她每次一進門就開始亂翻亂問,甚至撥弄我未開封的包裹,嘴裡嚷嚷著妳又買了什麼東西,省一點過日子好不好,是不是品牌送的,可以二手賣掉賺錢。

 

我很想回錢是我自己賺的,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我也不賣二手商品,都直接送給不介意接收的親友,但我不想把氣氛搞糟。直到有次她開始翻我的信,我終於受不了,雖然知道她不是惡意,但這種程度的關心我真的無法忍耐。

 

我按住她停不下來的手,看著她的眼睛沉聲說:「別這樣。」

 

一向隨和的我突然發難,她嚇了一跳,以後都沒動過我的東西。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她再也沒機會;畢竟那次之後,來我家作客的名單上又少了一個人。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後來這個朋友不太順遂,但每一次只要她開口,我仍然在她身邊,可見關心和分寸感不但能兼具,而且是必須。mind your business並不表示你要忽略不公不義,或是當大街上有老人小孩殘障人士需要幫助,你樂得轉過頭去;我相信門前雪和瓦上霜的定義沒那麼狹隘,不去刺探別人隱私,閒話別人生活,並非等於與親友老死不相往來,只是防止我們不變成一個碎嘴的、討厭的人。

 

如果大家都不喜歡逢年過節親朋好友的種種詢問,那為什麼要把平常的日子過得像農曆年?

 

何況很多時候,那些人開口並不是關心,而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欲,他們也不是真的在乎你的狀況,你給的任何答案,只會變成更多八卦和批評的話題。大家的工作或生活裡一定都有這種人,視張家長李家短為己任,得意於自己什麼都知道,就算不清楚,也要想方設法打聽出來,真的一點資料都得不到,索性開始瞎編,反正中心思想就是全世界的人都過得很糟,就算看著快樂其實也是辛苦,現在大笑以後絕對痛哭。

 

反正就是沒他幸福。

 

大家都說我脾氣好,其實不是的,很多時候我遇到這種人,心裡os可多了,想說的都發出來的話,大概整個畫面都是彈幕,只是教養讓我保持微笑不開口回嗆。加上我懶,沒力氣解釋,我覺得說話打字都要費時間的,多管閒事的人像臭蟲,我只求那些人趕快閉嘴離我遠一點,沒興趣尋求他們的理解。

 

如果不回應就是心虛,不八卦就是自命清高,那請讓我做一個冷漠的人吧!我寧可保有一點距離感,也要維護隱私被尊重的界線。

 

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好了,何況事情並非他們以為得那樣,只是我沒有說明的義務。

 

你是誰,我幹嘛要告訴你?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