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再熟也該有界線感

最近我遇到一件可大可小的事。

 

前幾天我要錄一個節目,製作單位發了舞台布置的示意圖,讓我們先提供當天要穿的衣服,我發了一套符合主題的服裝,他們覺得「太切題」了,想要顏色更鮮艷一點的。

 

於是我換了一套紅白的短褲,心想這樣夠鮮豔了吧?對方又表示紅色會和現場顏色混淆,要我再換一件。我發了另一件印花洋裝過去,過了一會兒,他們和經紀人反映,我能不能穿得「再夏天、時尚一點」,我抓了抓頭,又發了一件質地輕薄的細肩帶花朵連體長褲。

 

最後製作單位大概是不耐煩了,心想這個藝人怎麼能這麼冥頑不靈,他們直接在我的粉絲頁上抓了照片傳過來,直接說「我們希望你露一點,穿這件」。

 

那是一套低胸緊身裙裝,是造型師為了我參加某珠寶品牌的活動而準備的,兩個工作性質不一樣,錄影那樣穿太誇張。經紀人婉拒,說那次是特殊場合,所以才稍微性感一些,而且那天我們出席時間很短,不到二十分鐘就打完收工,錄影時間長,不適合裸露大面積的皮膚;何況和主題一點關係也沒有,看不出露的必要性。

 

對方不斷爭取,最後甚至表示,反正她都那樣穿過了,為什麼這次不可以?

 

出道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被要求造型清涼,而且是被按圖索驥,拿著照片告知,「我們要妳曝露」。說不生氣是假的,但我只是笑笑和經紀人說,要不別錄了吧?

 

我的想法很簡單,人總要有原則和取捨,力不到不為財,既然無法達成對方的要求,只好忍痛拒絕。

 

被說大牌也顧不得了。

經紀人百思不得其解,我一向不走暴露路線,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對我的穿衣風格有這種誤解,而且我的粉絲根本不想看我露,有次簽書會上我開玩笑問大家出寫真集好不好,讀者們表情痛不欲生,搖頭如波浪鼓。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只不過是一件小事,我也知道自己是頗有堅持的人,有時太注重界線感。隨口拿別人的短處開玩笑,打探別人隱私,希望對方展現身體的重要部位,都是我無法容忍的事。

 

I’m easily offended, 而且不怕承認,雖然不見得會表現出來,但有時候我都忍不住內心詫異,「這個人怎麼這麼沒禮貌?」

 

我有個朋友懷孕五個月,可能因為一直有運動習慣,肚子比同期孕婦小,檢查一切正常,胎兒也沒有發育不良,可身邊一些年長的親戚大驚小怪,紛紛表達意見,忽視專業的診斷,質疑她的飲食和生活習慣。朋友一直忍耐,直到有次某位女性長輩言談中突然伸出手,在她的肚皮上一陣亂摸。

 

她大驚失色,連忙往旁邊閃。

 

「哎呀妳幹嘛?」她還沒發問,對方居然先開口:「大家都是女的,我也做過媽媽,摸一下有什麼關係?」

 

她不知道怎麼解釋才能讓對方明白,當媽了也是個人,應該被尊重。

 

同樣的道理,我絕不會在沒問過父母或主人的狀況下,伸手逗弄他們的孩子和寵物,對方沒有自主能力,並不表示就可以被當作沒有生命的玩具擺佈。其家長或許,在很多情況下也是,有自己的規則或要求,例如不喜歡家屬以外的人親吻自己的孩子,或是希望客人消毒過雙手再進行肢體接觸。這些都不是怪癖,不是做作,是每個人都該被允許的原則,也是作為一個個體,應該得到的基本尊重。

我痛恨一句話叫做熟不拘禮,在我的經驗中,所有「不拘禮」的情況,到後來都會變得「不合理」。

 

我寫過有個朋友曾經習慣性在我家翻揀我的東西,一邊問東問西,我制止她之後,另一位朋友覺得無所謂,「反正這麼熟,大不了你去她家的時候也翻她的東西不就扯平了?」

 

問題是我不想翻任何人的東西,I just want my things to be left alone.

 

很多不注重界線感的人,都覺得別人在意的是小事,他們認為自己很公平,我打探你的私事,你也可以問我的。我到處打卡,就可以問你去哪裡和誰一起,我對你透露我的財政狀況,你也可以大方對我說;你不過就是紋眼線縫雙眼皮,為什麼不能公諸於世,我的鼻子也是墊的,你看我也不怕告訴別人。

 

可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很多不稀罕大被同眠其樂融融,他們寧可疏離一點,也要保有隱私。

 

所以別再說不過就是如何如何,有什麼關係,介意就是小家子氣;你的沒關係很可能正好就是別人的有關係。維持界線感不但是禮貌,也是必須。這樣的人聽起來難搞,但其實正好相反,講究界線感的人,往往相處起來特別舒服,因為他們懂得換位思考,不會有雙重標準,被尊重的同時也懂得尊重別人。

 

何況,既然是小事,我也不過就是介意這些,有什麼關係?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