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你不要太寵我

某個早上我家對講機突然響了,管理處秘書通知我有訪客,我一臉迷惘,不記得約了誰。

 

「請問訪客名字…」話還沒講完,螢幕上出現我姊的臉。

 

「快快快!讓我上去!」

 

三分鐘後她推開我家大門,旋風似地捲進來。

 

「啊~終於!」姊姊大人癱倒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對著空中亂揮:「有什麼冰的,馬上給我來一杯!」

 

我搖頭,表示我不喝冰的飲料。

 

「唉呀什麼都行,塑膠瓶玻璃罐紙盒裝都可以,只要冰的都好,跑得我熱死了!」

 

我很快從廚房出來,往她手裡塞了一瓶冰得透涼的烤肉醬。

 

她看清楚手裡的東西,狠狠瞪我一眼,我笑著去替她倒水。

 

「妳到底來幹嘛的?跑得那麼喘。」

 

姊姊像是突然被我提醒,突然坐起來抓住我的手,面無人色。

 

「范媽媽說今天上午有事要去我家附近,要我中午和她吃飯。」

 

我倒抽一股冷氣。

 

「妳說我該不該手刀逃跑?」

 

該,是該跑,跑得片甲不留,寸草不生。想到這個人,我和姐姐忍不住坐在沙發上顫抖,像兩隻剛出生羽毛都沒長齊的小雞。

 

這個范媽媽,是一位我們認識很久的長輩。

 

范伯伯是我爸的好朋友,很久以前有生意往來,他是老式人,觀念傳統,認為一個男人最成功的就是有責任感,能扛,把工作和家庭顧好,讓妻兒衣食無憂。這種「男人該像一把大傘」的思維和我爸很像,難怪友情能維繫那麼久。范媽媽保養得不錯,看得出來年輕的時候頗有姿色。她是個熱心的女人,廚藝很好,常在煮拿手菜的時候多做一點分送親朋好友,范伯伯也引以為傲。

 

他們住得離我們家不遠,因此我們來往還算頻繁,范媽媽說話大聲表情誇張,和大部分時候沉默而略顯嚴肅的丈夫成為有趣的反差,她是表演型人格,無論是當面或是在社交媒體上,都愛鉅細靡遺分享和自己有關的事,不過因為有范伯伯時不時冷不防的一句揶揄和點綴,讓范媽媽雖然眼花撩亂,但還算喜感。

 

我們私底下說,很會賺錢的范伯伯像是一個外表簡單口感紮實的裸蛋糕,范媽媽就是點綴他的鮮花和奶油,兩個人一動一靜各司其職,再相配不過。

 

可惜這完美的平衡,在幾個月前崩塌了。

 

范伯伯有天晚上在公司加班時中風,因為辦公室沒有人,他又常常加班到深夜,於是天快亮才被發現,送醫後早已回天乏術。親友們心痛又震驚,范媽媽頓時沒了主意,於是大家時常穿梭在范家幫忙;我們常常看到她坐在沙發上發呆,逢人就哭訴自己失去了大半生的依靠,今後要怎麼辦。

 

我們知道她經濟上是不用愁的,范伯伯是個辛勤的男人,一輩子的累積足夠范媽媽衣食無憂,但你怎麼能苛求一個剛喪偶的女人莊敬自強,即便她已經六十幾歲。

 

問題發生在後面。

 

雖然少了范伯伯,我們還是很願意與范媽媽相處,心想她現在是最軟弱的時候,於是無論是吃飯或是出遊都會叫上她,但很快的,我們發現氣氛和以前不一樣。

 

有次大家去預定好的餐廳吃飯,我媽說找范媽媽一起去,她來了,一邊翻著菜單一邊抱怨這家沒有她喜歡吃的,只有甜點勉強能入口,我們連忙說那妳多點些,喜歡吃就都給妳。用餐的時候她頻頻抱怨這家店很難找,停車也不好停,還要花錢叫車,餐廳空調太強,凍得人手都麻。

 

大家紛紛安慰她,問她有沒有吃飽,要不要換位子,又招手請服務員將空調口轉開,全部人雞飛狗跳累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捱到結帳,我們原本也沒打算要她付錢,沒想到范媽媽先開口。

 

「我才一個人,不需要出了吧?」

 

目送她上車之後,我姐終於忍不住問,剛剛那位….是誰?

沒有人回答,但我知道大家都在努力想像如果范伯伯還在,今晚會有什麼不同。

 

范伯伯會先找好餐廳,確定裡面有妻子喜歡的菜,找大家一起去,出門前提醒太太要帶件披肩,把車停在門口讓她先下,最後偷偷去買單。

 

都是一些細微末節的體貼,但幾十年下來,加上不需要出去工作,讓范媽媽退化成一個小孩,范伯伯用他強而有力的肩膀,替妻兒建構了一座固若金湯的城牆;在裡面,她只需要侍奉一個人,其餘的秘書司機幫傭與園丁,還有他們的孩子,都屬於范媽媽的管轄範圍。

 

我們都沒有注意到,少了范伯伯會差那麼多,以前的范媽媽頂多算是個受丈夫疼愛的貴婦,雖然離普羅大眾汲汲營營的生活有點距離,但不至於太過分。現在的她失去了和丈夫以外的人社交的能力,說話沒有分寸,做事自我中心,范伯伯以前的搭檔和股東們見到她都退避三舍,說無法和她溝通,後來大家紛紛拆夥,范媽媽到處去和別人哭訴說這些大男人欺負孤兒寡婦。

 

坦白說,失去丈夫和父親固然令人悲傷惋惜,也不是每個喪偶的人都能沉默高貴,但六十幾歲的寡婦和三十幾歲的孩子們也不是佔便宜的好對象。

 

她用悲傷挾以自重,觀念用詞與整個人都過了時,像琥珀中的昆蟲,被摯愛她的丈夫凝結在璀璨的四十年前。我第一次見識到一個稍有能力的男人,不需要富可敵國,就能扭曲一個女人的價值觀。

 

我認識另一對,一樣是先生非常寵溺太太,但兩個人都有工作。丈夫一切為妻子馬首是瞻,每當逢年過節、兩人的紀念日、甚至有點大病小痛,他都會到處要求親友主動祝賀或關心她。這個女孩子我雖然認識,但平時沒怎麼聯繫,事實上,相識多年,無論我經歷了什麼,她從來沒有主動問候過我一次。

 

有次她生日,先生要求我錄視頻祝賀,我拒絕了,他仍然不放棄,說那妳發個訊息給她也好。雖然這明明白白是真愛,而真愛值得鼓勵,但我實在覺得有點煩,只好苦笑著回答,你真是個好丈夫。

 

「沒有啦!我只是盡力希望她開心,」他很認真地回答,我要花很多力氣才能忍住不說,可是別人不開心。

怎麼說呢,我也不是覺得寵愛伴侶不好,畢竟在我寫的很多文字中,都再三強調被寵愛的重要,我甚至寫過「在愛你的人面前你就是小孩,不需要長大」。可那只限於兩人世界,不是說你就可以無限上綱,覺得自己是個女王或耶穌基督復生,抑或活佛轉世,整個地球的人都要將你的旨意行於地上。

 

你的老公/老婆/男友/女友對你好,我很替你高興,關起門來小倆口要怎麼撒潑撒痴都可以,但打開門走進成人世界,請你當個成熟的人。

 

我記得曾和一個超模朋友喝咖啡,她是那種老天爺賞飯吃,後天又努力的人,很多年前就率先到紐約巴黎替許多大牌走秀,後來嫁給一個相對來說經濟條件比較大眾的人,拒絕了很多追求她的超級富豪。

 

大家都很驚訝,紛紛封她為典範,說她嫁給愛情。那天她笑著和我說太誇張了,其實沒什麼,她只是想過普通的家庭生活,還能接工作,與社會維持連結,有時間燒幾個小菜,沒時間就叫外賣。她想和丈夫像一對好戰友,平等地有商有量,誰都不需要將誰圈養起來。

 

一個人收穫尊重的首要條件,不是有沒有工作,生活方式有很多種,全職媽媽也很值得敬佩,但無論如何,你都要拓展自己的視野,把私人和公共關係分開。許多大老闆也是這樣,在事業上有斬獲之後,對最親的人說話往往採用命令式,口氣武斷決絕,彷彿在吩咐員工。

 

不要在一間斗室與一段關係中自成一霸,仗著單方面的愛橫衝直撞。

 

炎熱的午後,我和姐姐坐在沙發上,惋惜著曾經很有娛樂性的范媽媽,那時候范伯伯還在,她的生活很簡單,大家沒有機會見識她的不可愛。

 

“毀掉一個人的方法,或許就是把全世界都給他。"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