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漩渦人

最近有個新聞讓我很介意。

 

北京中科院的一位博士生,某天接待了遠從四川來的高中同學,他開心地與對方在餐廳見面,還興致勃勃發了照片給大家看,準備點菜的時候,好久不見的老同學突然拿出預藏的尖刀,往博士生的胸前和背後狠狠刺了六、七刀,接下來還將對方的頭髮拉起,在頸部猛割,見受害者無法動彈,他舉起雙手做出勝利的手勢,最後揚長而去。

 

他很快被捕,警方問他為何要這樣做,他說當年考大學不理想,自認是讀北大清華的料,於是重考,之後還是沒上第一志願,後來沉迷打電動,考公務員也沒成功。失意之餘他想到以前的這位同學,一路順風順水,後來同學會上相遇,對方還規勸他振作,不要浪費時間在遊戲上。

 

「我覺得很不舒服,」他這樣告訴警察,於是他不遠千里來砍殺一心為他好的老朋友,這幾年行事乖張,許多故人已不與他來往,面對著久違的笑臉,他迅速而狠毒地一刀刀刺下。大家紛紛評論這是現代版的農夫與蛇,典型好心沒好報的故事,也為這個無故犧牲的博士生感到可惜,培養一個這樣的人才,畢竟需要太多人力物力。

 

的確是讓人很不舒服的新聞,不過每天情殺仇殺的命案這麼多,為什麼我特別介意這一樁?

 

因為我身邊也曾有這麼負面的人,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這樣的所謂朋友,比敵人還可怕。

 

我不是說人不能負面,哪,做人得公平一點,誰沒有頹喪忌妒自私懶惰的時候?但負能量分很多種,有些人把低潮當作一個過渡期,能自我控制,雖然陰暗一段時間,但終究會振作起來。這樣的人有開導的價值,不但不可怕,而且低谷反彈後往往跳得更高,作為朋友幫他一把,見他越來越好也很欣慰。

 

還有一種人比較鑽牛角尖一點,短期內無法走出來,但也不需要恐懼,因為他們通常為難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這類人可能憂鬱敏感,自怨自艾,可他們不會將問題轉嫁到他人身上。這樣的朋友能幫就幫,如果覺得累,你也可以保持距離,不過他們大部分是無害的。

 

你要注意、小心並遠離的,是那種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的漩渦人。

 

咳咳,不是漩渦鳴人。

這種人有很多特徵,當然低潮是一樣的,但他們應付失敗的方法並非責怪自己,而是憤世嫉俗,怨天怨地,千錯萬錯都不是自己不好,一旦下沉恨不得所有人一起陪葬。以前我身邊也有這種人,工作不順責怪產業生態不好,別人成功一定全憑運氣或靠關係,路上有人中了彩券都會問為什麼不是他。

 

他們從來不會想,為什麼要是自己?你做了什麼,有何價值應該要獲得回報?

 

他們還競爭心很強,比自己失敗更痛苦的是見到別人成功。有個朋友近幾年不順,之前問我最近在幹嘛,我小心翼翼和他分享一點工作內容,他的回答居然是:「這個領域和妳有什麼關係啊?」

 

我愣了一下回答:「不知道,可能品牌覺得我形象適合吧!」

 

他不太苟同:「他們應該找我才對。」

 

哦。

 

我上一本書賣得還不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但凡有什麼工作進展,我都是以「天哪我何德何能」的這種心態面對,不太可能因此自負自傲。這除了是個性,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對自己要求不合理的高;你別說,有天要是全世界會讀中文的人都買過我的書,看我得不得意。

 

現在還差的遠了。

 

但這個朋友又看不過眼,他在我發了書的上榜名次之後,先是恭喜我,之後又陰陽怪氣地說,不過我沒買妳的書,那種小情小愛的文字我看不下去。

 

我有點難堪,但也不引以為恥:「不是每本書都要寫國仇家恨,或是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的啦!」

 

他還不放棄:「我要是出書一定也會暢銷。」

 

我自認修練到一個境界,於是笑著回答:「好呀好呀!我把我的編輯介紹給你,寫作最公平了,一個人一台電腦就能開始,為你加油!」

 

但我的功力畢竟輸給漩渦人,他看我不受影響反而更生氣,於是補充了一句:「我要是寫書,才不像妳,我要用古老的打字機,戴金絲邊眼鏡才有氣質。」

哦。

 

以前我是個很在乎別人看法的人,聽到這種話可能會認真對鏡端詳自己,看是不是氣質欠佳,現在我覺得比在乎別人評價更重要的是,給這個評價的人是誰。

 

去他的古董打字機和金絲眼鏡。

 

最近我在打掃家裡,進行大規模的斷捨離,可能有點過頭,我把通訊錄和社交網站上的人也清了一遍。這個朋友的名字映入眼簾,我想了三秒鐘,毅然決然按下刪除。

 

每個人努力活著,好好過日子就很不容易了,恕我沒有心情和餘力應付時不時的負面影響。我可以接受並陪伴處在低潮的親友,但請不要企圖把我一起拉下去。那位中科院的博士生,當初也一定是真心為了老同學好,才苦口婆心地勸他要振作起來,沒想到朋友是個不折不扣的漩渦人,用深不見底的黑洞將別人的生命都吸進去。

 

我很喜歡克里斯多福諾蘭的電影,他執導的蝙蝠俠三部曲,每一部我都看了不下二十遍。我尤其鍾愛Michael Caine主演的管家阿福,他的英式諷刺幽默,時不時睿智的意見讓人印象深刻,以至於任何其他演員在他之後詮釋Alfred,在我心中都不及他。「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這部電影裡,他曾用自己從軍時遇見的軍閥,對少主解釋瘋狂小丑的心態。

 

「有些人志不在有形之物,像金錢,他們沒辦法被收買,被抗衡,和他們講道理或談判是沒用的。」

 

無論是身邊或新聞上,每次我看見這樣的漩渦人,都忍不住想起阿福的這句話;你以為他們可以被勸慰和開解,事實上只是浪費時間,最後還可能成為他們失敗的投射,導致自己一起沒頂。

 

不要企圖伸手了,有的人是真心為你好,有的人也是真的見不得你好。

 

“Some men just want to watch the world burn.”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