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什麼才是對的人

小時候我是個很「作」的人。

我所謂的作不是假,也不算難相處,確切點說我的作只反映在談戀愛上;好吧,對前男友們來說,大概就是難相處。

少女時期我很需要注意力,標準玻璃心,就是對方門關大聲一點都覺得他不愛我了的那種人。儀式感是標配,愛撒嬌討摸,吵架了就算是自己錯也先哭,最後還一定要男生先低頭。

寫到這我想一個個打電話向前任道歉,以前我真是不可愛。

當然我自認也有好的地方,不過這不是重點,小時候我的戀愛經驗幾乎都是轟轟烈烈的,情濃時高調示愛,翻臉後人盡皆知。我試過萬聖節的時候穿成貓女,當時的男朋友扮蝙蝠俠,兩個人手腕用一條鍊子扣住,上洗手間的時候才解開。

現在想起來都頭皮發麻。

我也交過幾個恐怖情人,大家當時都年輕,對方脾氣控制不太好,我一邊開車他一邊在電話罵我,掛掉就繼續打,我哭得方向盤都握不穩,同車的男友妹妹最後看不下去,把電話搶過來說,你再這樣我們全車的人都要犧牲了。我也遇過戲特別多的對象,我和一群朋友去旅行,因為裡面有個男生他不喜歡,於是發了跨在陽台邊上的照片,以死相逼讓我回來。

現在想起來都渾身發冷。

我無意批評當時的自己或是對方,年紀加上心境,行為乖張也算可以理解。有些人回憶過去的戀情會後悔,大罵自己蠢和瞎,我也會,但我從來不後悔,就算最後證明有的實在渣,我都承認愛過。不但如此,甚至在當時哭得最慘之際,我內心都隱隱覺得,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沒他不行,所以我才會這麼痛。

我有個朋友就正處於這個階段,她和男友分分合合不下數十回,每次都轟轟烈烈,把對方封鎖刪除,現在的人社交平台那麼多,我曾笑說妳也不用忙了,等妳挨個處理完,你們也和好了。

她一邊擦眼淚一邊哭著回答才不會,這次是真的,過幾天又笑嘻嘻地發和男友的約會照片。

我朋友是自由業,她男友工作很忙,於是兩個人常常因為這點起矛盾。她自認已經很忍耐很配合不拿瑣事煩對方了,男友的感覺卻天差地遠,覺得哪件衣服好看這種事就不能等我下班再討論嗎?

我不只一次提醒朋友別太作,點到為止就好,但她聽不進去,她需要頻繁證明,才能得到被愛的安全感。

前幾個月他們大吵一架,男友說他再也受不了了,這段感情影響他的心情和工作,女生也覺得自己好好的一個人,既漂亮又有才華,只是想一個禮拜和喜歡的人吃幾頓晚飯,帳她來付都可以,卻連這麼微小的願望都是奢求,戀愛體驗太差勁。

兩個人終於分手,徹底不聯繫,我的耳朵著實清靜了好一陣子,除了聽其他人哀嚎,因為賭他們復合的朋友都大輸,賠得比世界盃還多。

女生後來有個新對象,和前任完全不一樣,不但細心體貼,時間還特別多,她的喜歡與不喜歡他都記得清清楚楚。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說喜歡灌籃高手,有一陣子頭像都是晴子的照片,可惜學生時代讀女校,一次戀愛都沒談過。

過了幾天對方問她有沒有時間去日本,她很納悶,心想櫻花季過了,為什麼突然要去那裡?

「妳不是提過喜歡灌籃高手嗎?我找了個專業攝影師,風格很清新,」他微笑回答:「我們去湘南海邊的鐵道拍照,我雖然不是提著書包的櫻木,但妳可以站在平交道的另一邊,這次和晴子一樣,有個喜歡妳的男生站在對面。」

朋友轉述給我聽的時候,我發出嘩~的一聲,別說少女了,就算是男的都會芳心蕩漾好不好。

「結果呢?你們什麼時候去?」我拉著她的袖子,比她還興奮。

她非常冷靜:「我不但沒答應,還反問他是不是有制服癖。」

「……為什麼啊?」我很失望:「有人對妳這麼好,妳不高興嗎?」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良久不回答,抬起頭看我的時候,我才發現她的眼睛紅了。

「我反而很悲哀,心想如果今天說這句話的人是他,別說去湘南的鐵道,兩個人一起去學空手道我都覺得浪漫。」

我不再說話,大家都說,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做是不一樣的,其實不是這樣,正因為人不同,所以做的事連一點點雷同都不需要。

有人為你披星戴月不遠千里,都比不上你將他貼身珍藏無論四季。

他們又來往了一段時間,模式差不多,都是男生傾其所有,女生選擇性接受。直到有天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說妳考慮一下分手成嗎?我看人家這麼付出也挺可憐的。

朋友苦笑:「以前和男朋友老是吵,現在我既成熟又懂事,妳怎麼又看不過去?」

我沒想過自己會這樣說,但我還真的開口:「妳還是去和前任復合吧!算我拜託妳了。」

她很驚訝:「妳不是被我煩得要死,說我作天作地嗎?」\

「是啊!但起碼那個時候的妳是活著的。」

她不說話,回去靜了幾天,再連繫我的時候,已經擬好了追回前任大作戰。和我討論的時候她雙眼發亮,我看著那份圖文並茂的ppt,不得不感嘆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我以前寫過「笑容多過眼淚就是對的人」,現在也依然這樣想,可在我面前的這個朋友明明相反,對她無微不至的她不要,一心等待總是吵翻天的人對她勾勾手指,好有機會立刻奔回去。

看著現在生氣勃勃的她,我不再嗤之以鼻,我想到自己也曾經這樣義無反顧,明知道彼此不適合,卻偏偏還是要愛下去。或許對的人沒有絕對定義,端看你當時所需;有的人嚮往燃燒,覺得笑與哭都要極致,有的人要把謝謝惠顧刮乾淨,不到黃河心不死。

至於我,已經沒有那樣的力氣了,對我來說,什麼才是對的人呢?

我覺得是能一起過日子的人,有共同興趣,不容易吵架,就算有爭執也可以迅速和好。相處舒適安全,彼此是人生的盟友,你會放心把後背交給對方。

我祝福還在熱烈中掙扎的人,他們一定有他們的樂趣。

可為感情折騰是褪皮去骨的事,我沒有那樣的奢侈,也不想那樣愛他。

Tags : 穆熙妍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