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二月的夏天

我有一套歪理,深信世界萬物都遵循著某種令人安慰的平衡。

比如鮮豔的花一定有毒,對身體好的食物都很難吃,上半身瘦的人下盤多數寬,腿長的人通常腰比較粗之類,總而言之沒有十全十美的事,太美太好的通常不是真的。

我朋友盈舟就是個好例子,長相標緻,一眼看上去比很多明星還好看,身材凹凸分明,穿起比基尼拍照P都不用P。除了外表她也有腦子,學歷高事業佳,知識豐富品味一流,閒來無事還把家裡布置得像House and Living雜誌封面。

但就像我一直以來秉持的萬物平衡論,這麼完美的人一定哪裡有瑕疵,盈舟不僅有缺點,而且還不小。她的軟肋有名有姓,叫做江承鉅。

江承鉅是她的男朋友,是個對她不怎麼樣的男人。

渣男這個詞現在也被用得太隨興了,彷彿讓女友老婆稍有不滿,此人就渣出天際,壞男人滿天飛。我對人性的標準稍寬一點,只要對方勇於承擔,擺明了你情我願,在我心中都不能算太壞。

有時候我們說一個人爛,其實只不過因為對方讓我們失望。

但江承鉅不一樣,他既自私又說謊,明明出軌卻打死不認,是個教科書一般標準的渣男。

平常和女生的風流事就不用提了,無故失聯也是他的拿手好戲,再出現的時候總是雲淡風輕,彷彿是個沒有心的機器人,消失是為了充電,以便繼續假裝自己尚有良知。

有時候女孩子找上門來,或囂張、或委屈地對盈舟描述和江承鉅發生過的細節,他也能面不改色無辜喊冤,說什麼「樹大招風」、「人紅是非多」,反正總有刁民要害朕,千錯萬錯都不是他的錯,只差沒有捶胸頓足,大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妳不要傻傻的,人家說什麼就信什麼,」他會又好氣又好笑地摸摸盈舟的頭:「這個世界變了,見不得別人好,很多人忌妒我們,知不知道?」

無恥,就是無恥,這個人已經不能用其他詞彙解釋,但盈舟無可奈何,平常的優秀與機智完全派不上用場。俗話說得好,穿皮鞋的打不過赤腳的,當一個人皮夠厚,厚到打罵不動的時候,憑你才華蓋世也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聽過盈舟為了其他女人和江承鉅吵架,場面沒有我想像中的箭拔弩張,她也不像一個被哄騙的無腦小女孩;事實上,對白更像是高智慧的一方對另一方發話,兩個人根本在不同頻道上。

盈舟照實轉述聽到的狗血傳言,並不動氣,甚至沒有提高聲音。江承鉅一如往常呼天喊地,通通說是誤會,如常實踐「凡是當事人否認的全都是謠言」。

「真相是什麼我不管,」盈舟平靜地回答:「我只要求你胡搞的時候找個嘴巴緊一點的對象,這個城市很小的,你別讓這些破事傳到我耳朵裡。」

「嘴巴長在別人臉上,我能管她們怎麼說嗎?」江承鉅企圖甩鍋。

「我告訴你,和你在一起這麼久,我不介意被你當做傻逼,」盈舟冷冷地回答:「但我非常介意被別人當做傻逼。一個男人最得意的,就是身邊有一個為了他甘心由聰明變傻的女人,」

「你不要逼我聰明。」

這話鏗鏘有力又帶著無奈,把牌攤的清清楚楚,而且底線很低,不是明白人說不出來。江承鉅沉默了一會兒,彷彿有點感動,但隨即又振奮精神,自私依舊戰勝良知,企圖繼續解釋。

「你別說了,我不想聽。」

我一直以為盈舟腦子有問題,看不清事實才被這個男人耍得團團轉,這才發現並非如此,她心底根本知道他是什麼德行,這段關係的最好描述,就是兩個清醒的人做著糊塗的事。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