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專欄】2020,我最想要的是這個

Share

雖然還在旅途中,但這個題目我思考了很久。斷斷續續地寫了一些,但好像都不太對。朋友問我一直在手機上打什麼,我說新年新希望呀!

他說都幾歲了,還搞這種小學生的東西?

我頭也不抬回答:「你小時候的希望,幾個有意義啊?」

事實上我認為年紀大了反而更適合立定目標;對現實有正確的評估,願望才能合情合理。至於做不到大部分是決心不夠,不是因為目標太遠。

孩子哪懂什麼新年新希望,那些冠冕堂皇都是寫給父母師長看的。

我2020年小目標很多,少用一點手機,體脂再降一點,多吃一些蔬菜,努力改善貧血等等。這些都很重要,但畢竟過於個人。面對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它們又不能充分表達下一個十年開始的重要性。

於是我的旅程就在苦苦搜尋靈感中度過,從台北想到香港,再思考到伊斯坦堡,美麗的馬拉喀什也阻止不了我繼續琢磨。我很想與大家分享什麼,專欄的截稿日馬上就要到了,我還像在漆黑的房間裡摸索,什麼靈感都沒有。

從摩洛哥到柏林的前一天,我和幾個朋友去亞(阿)特拉斯山脈健行,說是說健行,其實就是爬山。我們一早7點就起來,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山腳下,我看見另一部車上的朋友下來,整個人就懵了;他全副武裝,背包短褲帽子高筒靴太陽眼鏡,還一邊往臉上手臂擦防曬乳液。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緊身牛仔褲和跑步鞋,身上就一件帽T,還是Max Mara的。

「我不是要妳記得帶登山靴嗎?」他皺著眉。

「登山靴那種東西,上面沒寫我的名字,」我的表情森然,表示士可殺不可辱。

他給我一個白眼,表示妳真是個傻逼。

導遊見人到齊了,轉身跳上一個超陡的土坡,登登登就往上爬。沒有樓梯,沒有扶手,甚至沒有開墾過的小徑。我和自己說妳可以的,怎麼也是跑健身房的人,不能丟教練的臉。

而且如果註定要命喪非洲,應該也是被犀牛踩死才像樣,從山上滾下來是什麼鬼。

20分鐘後,我們停下來了,導遊轉身,神情興奮。

「一定是到了吧!」我想,「還可以嘛!沒有很累啊!」

「各位,這是一棵百里香,就是我們煮義大利麵用的香草…」

相關文章

香?什麼香?麵?哪裡有麵?

再爬了20分鐘,導遊大哥在一片小平原上又停下來了,我心想這總該到了吧!結果他開心地表示這裡是一個絕佳的拍照點,拍完照就可以繼續往上走。

「還要爬多久啊?」我終於忍不住問。

「才過了一小時,還有三小時啊!」他們回覆我:「來回要四小時,妳不知道嗎?」

……好吧。

好在爬山和運動一樣,前面的幾十分鐘是最難受的,肺喘得像要爆炸,腿也酸的不行,但過了某個點,呼吸會突然順暢,身體的酸痛也會消失,剩下的就是享受大自然的美好。

中途我們經過一個古老的村莊,遇見一個小女孩,她長得非常漂亮,一身古銅色的皮膚,眼睛大得不可置信。和一般害羞的摩洛哥孩子不一樣,她站在小徑旁邊,四週是破落的土牆,她帶著她的小妹妹,和經過的我們熱情握手。

猝不及防地在異鄉的山裡,我突然明白了。

我的新年目標不再是什麼遠大崇高的理想,2020年我的心願特別小,我就想要快樂。

聽起來很容易,其實並不簡單,尤其在現在這個販賣焦慮的時代,很多文章都在告訴你,再不怎麼樣就來不及了;再不結婚、再不找到人生方向、再不健身、再不突破事業、再不生小孩。彷彿每個人都在趕時間,深怕稍遲就會被這個時代丟下。

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不要被焦慮綁架,能夠找到自己的步調,即便和其他人不一樣。我想以自己的節奏因應這個時代,不被譁眾取寵欺騙。

與其向外索取,我希望自己能更往四周看。我想把眼光放在近的地方,多想自己擁有的,無論是家人、朋友,或者是物質。對世界保有熱情,但對於現狀安然處之。

從小地方獲得樂趣,是一種特別珍貴的能力。

就像那個山裡的小女孩,我們和她握手之後,紛紛讚嘆她長得真美。導遊說她天生聽不見,因此也不會說話。大家都愣住了,可惜的感覺油然而生,但回頭看她,她的笑容非常純真,沒有一丁點遺憾。

我們默默地往前走,過了好一陣子,一個朋友突然說,如果她都能笑得那麼燦爛,我們沒有不快樂的理由。

一點都沒錯。

希望你在2020年,都能發自內心地覺得富足。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