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這場口罩之亂,顛覆了我的朋友圈

這次武漢肺炎可說是對每個人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大家每天看各種平台上的新聞,消息虛虛實實,心情跟著起起伏伏。除了要防範四周可能的傳染者,今天是英雄的人,感動還沒來得及平復,一覺起來怎麼就變成騙子了。我很喜歡的作者熊德启老師說,「我本將心向明月,最後你說連溝渠都是假的」。

我無意評論時事或名人,別人行為背後的真正意圖我也無從得知,但這次的口罩之亂,切切實實地讓我對人性重新做了一次評估,有令我感動的,當然也有讓我頗為吃驚的。

就從我身邊說起。

首先我家原本有半盒日常用碳口罩,原本覺得沒事不用再買,後來疫情轉劇,口罩開始缺貨,而且還要醫療級才有防疫功能,於是我問了家裡幾位成員,上網訂到最後三盒,每位成人分配10片,評估應該夠兩周的量。後來經紀人認識的醫療公司剛好在疫前多訂了日本進口的口罩,老闆佛心不加價讓朋友們認購,她問我需不需要訂,於是我問了身邊幾位好朋友,家裡有老人與小朋友的優先。

「你家有口罩嗎?」認購時間很短,我趕著計算數量,沒時間鋪陳,單刀直入。

「怎、怎麼了嗎?」有幾位朋友措手不及,小心翼翼地回答:「有一點,只夠自己用。」

立場表明得如此迅速,我啞然失笑,我從來不向任何人賒或借,給出去的機會遠比拿回來的多,不知道這如臨大敵的防備心從何而來。但畢竟非常時期,我可以理解,於是趕快表明立場,自己是來供應口罩,不是來瓜分資源的。

最後我幫訂的並不多,後來的事大家也知道了,我多訂了一些捐出去,因為週末貨運要比較久,經紀人說不然我們自己送去吧!還能參觀一下協會。那天天氣很好,有風也有太陽,路上我對經紀人和助理說,早知道就訂多一點,還能捐給別的機構,助理天真地說對呀!經紀人搖頭表示,現在這樣剛剛好,再多捐就要引起反彈了,畢竟還是很多人買不到。

我愣了一下,想想也對,不禁低下了頭。

捐台灣容易,送武漢湖北難得多,首先物資來源是最大的問題,其次是運輸。細節我就不多說了,我身邊很多人都在全世界各地找N95口罩、防護服、醫用手套、棉簽和消毒液。這裡面還要排除賣假貨的,騙錢的,一般人真的很難分辨,好幾個朋友已經成了半個醫療用品專家,聯繫捐贈的群組裡還有赫赫有名的大律師,逐字檢視工廠出貨的合同。

就算貨對了也不見得有用,許多物資現在都是三五倍價起跳,我有認識的人從馬來西亞弄到幾十萬個N95, 準備賣給各公司行號和商會,甚至醫院,我問他能不能運一些讓我直接給醫院,他說妳這樣很麻煩啊!捐給某慈善機構不就好了。

我說我不相信他們,我要給醫院,這樣最快。

我們爭論了很久,後來他索性對我說沒有了,都搶光了。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因為第二天我看見一位共同朋友發了同一批貨的照片,說需要的人盡速聯繫,上面報的金額是他報給我的兩倍,而當初他願意賣給我的價格,已經是市價的三倍了。

這樣的人以後還能做朋友嗎?我不知道。

後來我跟著一位能信任的朋友捐了一批防護服,也是一波三折,錢我是一下就匯到了,但這還沒完。錢到位之後還要每天等有沒有物資能分配給自己指定的醫院,我和她每天抱著手機等,心情一下喜一下憂,有貨了開心,沒貨了又互相安慰或許是捐的人太多了。我無意替任何人緩頰,但有的時候真的不是捐錢多少的問題,現在有錢也買不到東西。就算有物資,還得有分辨真假的能力,在捐贈的路上有太多關卡,不是特別堅持或有時間、管道的人,真的很容易在任何一個點放棄。

年後我本來要去滑雪的,但臨時決定不去。已經出發的朋友問我幹嘛取消,我說最近實在不適合飛行,而且我想待在亞洲安心處理口罩的事,歐洲有時差,沒那麼及時。

他嘲笑我:「妳知道所謂醫療口罩根本無法有效防止傳染吧?連面部都不能完全貼合。」

我說是嗎?

他又加一句:「所以妳做這些事根本就是心理安慰,捐物資也是為了自我感覺良好啊!」

我懶得分辨,說可能吧!但我只想盡力而為。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