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專欄】這場口罩之亂,顛覆了我的朋友圈

Share

這次武漢肺炎可說是對每個人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大家每天看各種平台上的新聞,消息虛虛實實,心情跟著起起伏伏。除了要防範四周可能的傳染者,今天是英雄的人,感動還沒來得及平復,一覺起來怎麼就變成騙子了。我很喜歡的作者熊德启老師說,「我本將心向明月,最後你說連溝渠都是假的」。

我無意評論時事或名人,別人行為背後的真正意圖我也無從得知,但這次的口罩之亂,切切實實地讓我對人性重新做了一次評估,有令我感動的,當然也有讓我頗為吃驚的。

就從我身邊說起。

首先我家原本有半盒日常用碳口罩,原本覺得沒事不用再買,後來疫情轉劇,口罩開始缺貨,而且還要醫療級才有防疫功能,於是我問了家裡幾位成員,上網訂到最後三盒,每位成人分配10片,評估應該夠兩周的量。後來經紀人認識的醫療公司剛好在疫前多訂了日本進口的口罩,老闆佛心不加價讓朋友們認購,她問我需不需要訂,於是我問了身邊幾位好朋友,家裡有老人與小朋友的優先。

「你家有口罩嗎?」認購時間很短,我趕著計算數量,沒時間鋪陳,單刀直入。

「怎、怎麼了嗎?」有幾位朋友措手不及,小心翼翼地回答:「有一點,只夠自己用。」

立場表明得如此迅速,我啞然失笑,我從來不向任何人賒或借,給出去的機會遠比拿回來的多,不知道這如臨大敵的防備心從何而來。但畢竟非常時期,我可以理解,於是趕快表明立場,自己是來供應口罩,不是來瓜分資源的。

最後我幫訂的並不多,後來的事大家也知道了,我多訂了一些捐出去,因為週末貨運要比較久,經紀人說不然我們自己送去吧!還能參觀一下協會。那天天氣很好,有風也有太陽,路上我對經紀人和助理說,早知道就訂多一點,還能捐給別的機構,助理天真地說對呀!經紀人搖頭表示,現在這樣剛剛好,再多捐就要引起反彈了,畢竟還是很多人買不到。

我愣了一下,想想也對,不禁低下了頭。

捐台灣容易,送武漢湖北難得多,首先物資來源是最大的問題,其次是運輸。細節我就不多說了,我身邊很多人都在全世界各地找N95口罩、防護服、醫用手套、棉簽和消毒液。這裡面還要排除賣假貨的,騙錢的,一般人真的很難分辨,好幾個朋友已經成了半個醫療用品專家,聯繫捐贈的群組裡還有赫赫有名的大律師,逐字檢視工廠出貨的合同。

就算貨對了也不見得有用,許多物資現在都是三五倍價起跳,我有認識的人從馬來西亞弄到幾十萬個N95, 準備賣給各公司行號和商會,甚至醫院,我問他能不能運一些讓我直接給醫院,他說妳這樣很麻煩啊!捐給某慈善機構不就好了。

我說我不相信他們,我要給醫院,這樣最快。

我們爭論了很久,後來他索性對我說沒有了,都搶光了。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不是,因為第二天我看見一位共同朋友發了同一批貨的照片,說需要的人盡速聯繫,上面報的金額是他報給我的兩倍,而當初他願意賣給我的價格,已經是市價的三倍了。

這樣的人以後還能做朋友嗎?我不知道。

後來我跟著一位能信任的朋友捐了一批防護服,也是一波三折,錢我是一下就匯到了,但這還沒完。錢到位之後還要每天等有沒有物資能分配給自己指定的醫院,我和她每天抱著手機等,心情一下喜一下憂,有貨了開心,沒貨了又互相安慰或許是捐的人太多了。我無意替任何人緩頰,但有的時候真的不是捐錢多少的問題,現在有錢也買不到東西。就算有物資,還得有分辨真假的能力,在捐贈的路上有太多關卡,不是特別堅持或有時間、管道的人,真的很容易在任何一個點放棄。

年後我本來要去滑雪的,但臨時決定不去。已經出發的朋友問我幹嘛取消,我說最近實在不適合飛行,而且我想待在亞洲安心處理口罩的事,歐洲有時差,沒那麼及時。

他嘲笑我:「妳知道所謂醫療口罩根本無法有效防止傳染吧?連面部都不能完全貼合。」

我說是嗎?

他又加一句:「所以妳做這些事根本就是心理安慰,捐物資也是為了自我感覺良好啊!」

我懶得分辨,說可能吧!但我只想盡力而為。

接下來他發了各種酒店和雪山的影片,看起來玩得非常嗨,還對我說妳太傻了,錯過了好多。過了兩天,他告訴我瑞士根本買不到一般口罩,更別提N95;平常空氣那麼好的地方,一般藥房大概也沒有進貨的必要。

「妳還有沒有醫療口罩?能不能寄一盒給我?」

我想到伊索寓言裡螞蟻和蚱蜢的故事。

他說得沒錯,我是笨,大概只適合與其他螞蟻做朋友。

我一直信心滿滿,覺得這次肺炎能很快被控制,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情況並非如此。看似遙遠的許多城市正在上演著悲歡離合,我身邊目前沒有確診病例,但似乎也開始了一種病徵,降低了原本完好的保護膜,讓一些人露出了我沒看過的另一面。

當然也有一些好事。

前陣子我問一些熟悉的粉絲缺不缺口罩,我有朋友從日本買了帶回深圳,可以從深圳發貨,提供給急需的人,費用我出。幾百個人的群組裡,大家都沒有囤貨的心態,真正需要的人才向我開口,態度還非常不好意思,怕麻煩了我。

有個女孩子說她男友是湖北的,家裡一個口罩都沒有,問我能不能寄一點給他。我說可以啊!但快遞不發武漢湖北了,只有郵局能寄,但我朋友不願意出門去郵局。她一聽就說:「那算了沒關係,謝謝妳。」

我想了幾秒突然靈光一閃,說妳住哪,我可以請朋友快遞給妳,然後妳去郵局寄給他,這不就得了嗎?

隔著屏幕我都能感覺她的眼睛亮了,一直說對呀對呀!

我得意洋洋,為了這種猴子也能想到的解決方法沾沾自喜,她發流淚的表情道謝,說她會一輩子愛我的。

我也很賊,嘴上便宜沒白佔,我說妳是最佳女友,以後要男朋友對妳好一點,至於我,我得護妳周全。

我的中二王子病也是病入膏肓了。

還有身為醫療和警務人員的朋友,也自願在第一線防疫,我問他們怕不怕,每個都說怕死了,但給他們選擇,還是願意上。這場戰役打到現在,犧牲的都是平凡的、就像你和我一樣的普通人,他們愛哭愛笑,愛吃愛玩,嚷嚷著減肥卻管不住嘴,糾結著錢不夠用,討厭上班期待放假。

大家都是能力有限的老百姓,掙扎著繼續過日子,不要被壞消息打倒。我一直告訴自己心態不能崩,不要恐慌,要相信疫情很快過去,但這幾天負能量太多,有點頂不住了。昨晚我一直流淚,另一個朋友遠在亞洲的另一邊,獨自在酒店裡開了一瓶酒,默默喝到早上五點。

我一直問他為什麼壞事總發生在好人身上,他回答不出來,和我一樣悲痛。

最後天亮了,這一分一秒感覺如此漫長,但光還是出現了。我不知道這場災難何時走到盡頭,但我要做經得起考驗的人,直到最後都要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別人。

Romain Rolland說,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了解生命並熱愛生命的人。有時失望都是正常,但我們不能絕望,我們不能負擔絕望。不是每個人都想當英雄,但我們起碼可以拯救自己與我們愛的人。

體制越大,改變就需要越久,很難很坎坷,但不是不可能。如果現在放棄了,大家都逃避,那麼我們想看見的未來,只有離我們越來越遠。

這場仗,堅持才能贏,你沒有那麼弱小,武器就在手邊。

那就是誰也拿不走的信念。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