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灰色的眼淚

儒雅一直以為今天會是個好天氣。

清早就飄起了氣象報告沒預測到的微雨,整個城市瞬間變得灰撲撲,好在她的衣服都是灰米色系,倒也不太影響。提著沉重的公事包出門前,剛來開工的阿姨匆忙從廚房趕出來問她,降溫了,晚上要不要給她煲個湯。

儒雅一邊穿鞋一邊轉頭回答「都可以,妳看著辦吧阿姨。」

今天早上要去別的公司開會,司機收到指示先去接了儒雅的助理彤彤,她一坐進去,助理馬上遞上擦雨的乾紙巾和咖啡,一邊開始提醒等等開會要注意的細節。車子經過一條繁忙的路口,停在紅燈前面,彤彤還在滔滔不絕地講,儒雅打斷她。

「公司的報價改了,比之前的高,凌晨發的email, 妳看一下。」

彤彤愣住,連忙打開郵箱收信,一邊讀嘴巴張得越大:「這樣我們等等怎麼去搶案子?四家建商裡我們價格最高,一點競爭力都沒有啊!」

「總經理私底下和我說了,金鐸建設那邊是他的小舅子,這案子小,請我讓一讓,」儒雅面無表情喝了一口咖啡。

「哪有這種事的!」彤彤忿忿不平:「而且昨天董事長不是才說現在景氣不好,案子再小也不能放過,什麼獅子撥土,必盡全力嗎?」

「是搏兔,獅子搏兔,」儒雅笑得嗆咳,彤彤連忙再遞上紙巾給她擦嘴,她拍拍跟了自己四年的助理表示感謝。

「而且就有這種事。」

接下來她們討論的不再是如何爭取生意,而是怎麼在這場必敗的戰役裡全身而退,原本興致高昂準備出征的彤彤越聽越喪,一股腦兒往後靠,連連說討厭太沒意思了。

「本小姐長得漂亮又有能力,老天還要亡我,到底做何居心!」

儒雅聽了忍不住捏捏她的臉頰:「就因為漂亮又有能力,老天才給妳機會,不然妳能跟我四年?」

「真想嫁人,」彤彤咕噥著:「嫁了人就不用受這種鳥氣。」

儒雅哈哈大笑,調侃她:「嫁了人就不用受氣?妳再說一遍?只怕披上袈裟事更多吧!」

彤彤疑惑地歪著頭:「袈裟是哪個牌子啊?貴嗎?」

這次連開車的李叔都笑了,氣氛居然有點愉快,車子卡了一會兒終於開始前進,儒雅突然望向窗外,眼神直勾勾地不動。

彤彤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只見路旁人行道上,疊疊綠蔭下有一對男女,正在不顧細雨擁吻,四肢手臂相互交纏,陌生人這麼隨意一瞥都能感受到他們的纏綿。

「怎麼了老大?」以彤彤對儒雅的了解,她明白有事發生,絕對不是儒雅的浪漫細胞一發不可收拾。

儒雅並不看她,只是輕輕嘆了口氣。

「那邊正在和別人熱吻的,正是某位得道高僧的老公。」

彤彤瞬間出不了聲,但反射動作很快,立刻舉起手機錄影,儒雅還沒反應過來,彤彤一邊錄一邊解釋,聲音很小,不知道是說給別人還是自己聽。

「這氣不能白受了是不是?」

2.

噁心感一直到開完會還在持續。

儒雅回到公司已經差不多中午了,公事私事都讓她頭疼,到了飯點也沒食慾,正想讓彤彤隨便拿點餅乾給她充飢,總經理踱步進來表示中午想請她吃飯。儒雅明白這是上級表達歉意來了,心裡正沒好氣,心想壞人讓我來當,人情面子全做給你。她自然是萬般不願意出席,吃了虧不夠還得陪吃飯?她更知道這時候不能拒絕,不去就是不識抬舉,人家都給了你台階還不願意下。

職場真理之一就是忍,和氣等於生財,對於沒有能力改變的狀況,生氣了還不能讓對方知道你在生氣。

不過這不能阻止儒雅心不在焉,一個半小時的午餐,她雖然尚能保持禮貌的微笑,但心裡忍不住一直回想早上看見心秀老公和別人擁吻的那一幕。

算一算,她和心秀認識已經十年了。

心秀是五年前結的婚,兩個人婚前有四年的感情基礎,怎麼看都不是衝動結婚。心秀長得非常美,業界也常誇儒雅外型出色,是建築業出名的一朵花,她知道自己在這男女比例懸殊的行業裡多少占點便宜,但她和心秀的美是不一樣的;多年征戰職場,儒雅給人的感覺難免強勢凌厲,而心秀的美或許因為婚後就沒有工作,帶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空靈。

現在醫美那麼發達,大幅度青春常駐已經不是難事兒,但心理反映生理,下午還能在冷氣房裡補個午覺的人,氣質不一樣也可以理解。

儒雅回到辦公室,決定先聯繫律師朋友Roger,等著電話接通的時候她想,律師醫師會計師這幾種專業自己讀起來生澀無聊,但這樣的人實用性真是太高了,是現代人交友必備三寶,通話完要給對方轉帳的那種。

幾句寒暄過後,儒雅迅速將人事物交代清楚,彤彤拍的影片也一併奉上,她沒說的是,隔著那麼遠自己都能確定第三者的外貌不如原配。她知道身為大律師的Roger就事論事,不需要情緒性的資料。

何況誰長得比較好,從來就不是出軌的決定性因素。

Roger聽完劈頭就問,妳朋友有謀生能力嗎?

儒雅回想那天心秀的發文,幾張如美食雜誌專欄的照片,各種角度特寫一盤食材都切成丁的菜,配上一句「紅樓夢裡的茄鯗,總算讓我給做出來了。」

這年頭熟讀古典名著並將之融入生活的女人,實在不能稱之為草包吧!儒雅這樣想,於是回答對方很會做菜。

「以2019年來說,中小型個人餐飲業開店三年後生存率約二到三成,2020年因為新冠疫情影響,這個數字最樂觀也得砍半,」Roger計算給她聽:「這還是假設妳朋友有開店資金,

並具備半年到一年的週轉金。妳朋友本身財力如何?」

儒雅愣住了,她想了想回答,大概就⋯一般吧?

「那就比較麻煩,不過餐飲業自有資本要求不高,大約8%,但這表示貸款比例高,每個月本利負擔重,所以如果要能持續經營,得確保每個月營業額不下滑太多⋯」

「等一下等一下,Roger你現在改行做銀行貸款還是怎麼的?我打給你是問離婚權益,不是創業諮詢,」儒雅打斷他:「何況現在是丈夫劈腿,離婚該付錢的人怎麼會變成我朋友?」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