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遇到這種人,請你馬上轉身

▲遇到這種人,請你馬上轉身。(圖/取自穆熙妍FB)

身為女人真的不容易。

從小就得面對許多惡意與陷阱,每個平安長大的女孩兒,背後都少不了家長與本人步步為營。這十年來,女性意識抬頭,大家都知道要保護自己,不能讓陌生人觸碰,拒絕肢體暴力,但其實精神虐待也是一種非常嚴重的惡行,並常常發生在男性對女性的關係上。

無論是師長、職場、伴侶、朋友,都不乏PUA的例子。PUA這個詞本來是pick-up artist的縮寫,指的是男性根據心理學衍生出來,對女性使用的搭訕技巧。一開始還沒太大問題,但後來許多人深度鑽研人性弱點,利用PUA的方法進行霸凌、洗腦、欺騙,甚至調教之實,甚至還有PUA手冊,傳授各種踐踏他人自尊,以建立自己優越感的手段。

現在PUA已經不侷限男對女了,反之也成立,但不變的是我們身邊其實都有這種人,只是或多或少的程度差別。

我沒有受過肢體虐待,但精神上的PUA絕對經歷過,只是當時我太小,並不知道那其實是一種精神與言語暴力。可能很多人也有同樣的經驗,尤其是女孩子,最容易的情況是交往過佔有慾很強的男友,如果對方心智都比自己成熟幾年,更容易演變成PUA。

我高中時期交過一個比我大兩歲的男朋友,說是男朋友,其實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機會並沒有很多,朋友聚會的時候會公認我們是一對這樣。即使如此,周末都會見面,加上每天講電話,當時他就是除了家人之外,我最親近熟悉的人。

那個時候他還在申請大學,但還沒申請到,因此行程比在高中的我更彈性。可能因為大把時間,他開始對我管頭管腳,我出門穿什麼衣服,走路下樓梯的姿勢,下課去哪裡,來往的朋友都要經過他的許可。萬一不順從他的喜好或建議,他就冷嘲熱諷,以一副「我年紀比妳大,我比妳懂」的態度給我壓力,直到我屈服。

當時我的父母並不是很喜歡這個男孩子,覺得他讀書一般,對我又太強勢,但他對長輩還是相當有禮貌,因此他們一開始也沒有太干涉。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有PUA傾向的人,甚至虐待狂,都有一副好包裝,外表看起來都是溫文儒雅,甚至討人喜歡的。

後來這個男生去外地讀大學,我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但人在外地的他有更多藉口管束我,因為「擔心妳,怕妳被別人搶走」。後來演變成我只能和女生見面,一群朋友裡只要有異性,我就得馬上回家,但他就可以在其他城市和我不認識的男女朋友們夜夜笙歌。

我也曾提出抗議,他的回答通常是:「我不是不信任妳,是不信任別人,我是男生,我懂男生的招數」。

我是不知道當時的自己在他心中有多沉魚落雁,以至於異性一看到我就會馬上想占為己有,但隨著我長大,這種話漸漸鎮不住我了。我們開始頻繁吵架,最嚴重的一次是他在我開車的時候打電話來為小事大吵,用極其難聽的話把我罵哭了,我不想再接,企圖好好開車,但他發瘋似地一連打了幾十通電話來,我索性把電話關掉,他居然打給坐在我副駕的他親妹妹,要她把電話遞給我繼續吵。

他妹妹實在忍不住罵他,說這樣很危險,有什麼話等我回家再說。

最後這段關係從我得知他花光了父母給他的學費和生活費,向我借貸並花錢在劈腿對象的身上做為結束,那個女孩子我認識很多年,是大家一起玩的一個姐姐,一直都知道他有女朋友。

以前我以為自己被PUA與人無尤,追根究柢是運氣差加上眼光不好,後來我讀了許多相關資料,才明白問題不完全出在我身上,畢竟當時我也才十幾歲,加上亞洲社會長期對女性的期待,更容易變PUA的犧牲品。

怎麼才能知道自己有沒有被PUA呢?

首先,擅長PUA的人,往往都會從打擊你的自信心開始。他們可能轉述別人對你的負面評價,並加以扭曲,或是攻擊你的外型、個性、家庭、學歷等等,表示「你本來不是我喜歡的型」,以貶低你的價值,顯得自己和你在一起是降尊紆貴,所以你該心存感激,更加配合。

這都是操弄人心的手段之一,意圖讓你覺得自己一文不值,進而崇拜並依靠他。事實上,真愛你的人,無論是伴侶或是朋友,如果聽見其他人對你有負面看法,他會替你辯護,並且不會將子虛無有的內容轉告給你聽,造成二度傷害。

真愛你的人只想保護你。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