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愛你的父母,我該不該有底線

▲穆熙妍認為在婚姻中自己的父母應自己處理最理想。(圖/穆熙妍FB)

我有個很敬重的姊姊,她比我大幾歲,在外商投資公司做得很高,當年我還是個小小的中英口譯,公司裡很多大型會議的翻譯和主持,她都讓底下的人盡量找我。後來我進了演藝圈,兩個人不再穿西裝見面,但少了工作上的關係,我們反而更接近。

她笑著說,以前不能私底下和妳約出去吃飯喝咖啡,怕同事以為我追求妳才把案子發給妳。

她喜歡男的,但做到那個位子更要小心,愛說閒話的好事者才不管你喜歡的是豬是鬼還是人。

那天我們約好去看展,我去接她,沒想到地址是一間小小的精品旅館,她下來時臉色如常,我笑著問她怎麼了?不能旅行悶得慌,換個地方住起short stay了嗎?

她苦笑回答:「我哪那麼好興致,工作忙得要命,我和妳姊夫吵架了,搬出來冷靜幾天。」

我頓時不出聲。

照理說人家夫妻吵架,局外人最好不要出手,除了難為左右袒,介入太多,到時候兩個人和好,壞人這個頭銜還不是落到和事佬的頭上。但我實在關心她,因此忍不住問了句,妳還好吧?

她聳聳肩笑了,對我說放心,死不了。

她的老公我見過幾次,相處時間很短,只覺得他人很斯文很友善,據說工作也不錯,兩人站在一起氣質挺般配。我知道姊姊結婚算早,二十幾歲就步入穩定家庭生活,照理說十幾年後,夫妻間能吵的早就吵完了,鬧得要暫時分開住,一定是很大的事情。

該不會是有第三者吧!我驚問。

姊姊想了想,說是也不是,爭執原因的確是因為另一個女人,不過不是小三,是她的婆婆。

我頓時心裡一沉,外遇還好解決,要嘛忍、要嘛離,長輩問題就棘手了,忍出內傷是自己苦,關係也剪不開,總不能要求伴侶和父母斷絕親子關係吧!

我們到了美術館,買了門票卻沒有入場,很有默契地捧著咖啡坐在中庭的長椅上,我看著姊姊依然美麗的側臉線條,一直精神奕奕的她從來沒有顯得這麼無奈。

她說她其實很敬重這位婆婆的。

姊夫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母親一個人帶著兒子過,守著丈夫留下來的一點點遺產,省吃儉用還讓孩子出國留學。姊夫也很爭氣,讀書工作都不需要媽媽操心,做了幾年事,母親開始催他結婚,說家裡冷清了太久,希望兒子不要像自己這麼孤單,能早點享受家庭樂趣。

決定要結婚的時候,姊姊的爸爸還很慎重告訴她,說這個婆婆不容易,妳要小心對待。

「等等,」我忍不住打斷:「這妳也敢嫁?」

她愣了一下,低頭苦笑:「看來妳比我聰明。」

我說不是的,應該是姊姊結婚太早了,我現在比當時的她起碼大十歲。活到這個年紀,不需要多有智慧的人都知道,這樣的寡母大部分都不好相處。

她說她一開始不知道,以為爸爸那句「不容易」是誇獎,後來才明白父親的「不容易」意思是,不容易相處。

沒有歧視寡婦的意思,單親家庭當然不容易,在上個世紀,一位失去依靠的年輕媽媽能吃多少苦更是無法想像。但,付出既然多,相對地就會把孩子看得更重,傳統式的親子關係在過去尤其如此,多半是父母掏心掏肺地給,孩子誠惶誠恐地受,只是等孩子大了,不是每個人都能掌握功成身退的藝術。

不過這一代不一樣,父母是不是勞苦功高我不知道,不過小孩應該沒那麼大心理壓力了,他們比較懂得為自己爭取。我一個四歲的姪子在被爸爸罵的時候,居然會振振有詞地控訴,「我不是為了要承受這些來做你兒子的」。

你說現代的父母做得多委屈。

當然,肯定有看得開的單親父母,不過我這個姊姊沒那麼幸運。

她婆婆是老式人,喪夫後不交男朋友,沒有娛樂,退休生活自然寂寞,她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兒子身上,儘管理智告訴她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家庭,但心理上她很難接受。失去安全感導致她不斷討要,向晚輩要求時間、關心、金錢、禮物。姊姊一開始覺得丈夫侍奉母親是應該的,逢年過節送禮也無可厚非,於是她和姊夫一起負擔房貸,以及大部分的生活開銷,讓丈夫把賺的錢給婆婆,剩下的錢讓他自己留著用。

聽起來是有點吃虧,不過她覺得無所謂,自己有能力賺,夫妻之間也不要像打算盤那麼會算。

不過時間她就沒辦法貢獻了,高強度的工作讓她分身乏術,兩三個月才有時間陪婆婆吃頓飯,好在老人家眼裡一向只有兒子,她出不出現沒差別,乾脆樂得輕鬆。

相安無事許多年,最近問題來了。

姊姊的一位長輩過世,她收到一小筆遺產,想換一個大一點的公寓。丈夫覺得沒有必要,但她看中一個單位價格很好,實在不想錯過,於是姊姊表示頭期款她出,貸款一樣兩個人一起付,算下來姐夫每個月不需要多付什麼錢,就能換來一間全新的,比之前大一半的家,怎麼看都很划算。

丈夫同意了,但她婆婆反對。

老人家表示既然換了大房子,我住了幾十年的地方也很舊,你們兩個人又沒孩子,我不如搬來和你們一起過吧!

姊姊大吃一驚,她很委婉表示她獨立慣了,畢業後就自己租房住,和自己父母都沒有長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婆婆來住可能會不習慣。

她的表達很溫和,態度卻很強硬,婆婆知道現在不是自己當家了,於是很快打消了念頭。不過老人家不因此甘心,自從被拒絕,她每週都開發一種新的健康問題,唉聲嘆氣要兒子回家陪她。

這意思大約就是,妳不讓我和你們住是吧?那我就讓你們分開住。

從一個月一週演變到半個月,姊夫都乖乖回家陪媽媽住,母子倆據說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事,就一起吃飯看電視,很多時候姊夫根本就坐在沙發上刷手機,他說這陣子川普提供了很大的娛樂,讓他待在老家不至於無聊致死,對增進母子感情有很大的貢獻。

雖然結婚十幾年,彼此看得也算夠了,但長期這樣下來總不是辦法,於是姊姊對丈夫說,媽媽的身體到底有沒有問題,讓她去看醫生也不願意,不如去做個身體檢查,徹底知道問題在哪裡。

姊夫也不傻,他說我媽哪有什麼病,就是想我多陪她一點,如果這算病,那我就是藥。

姊姊愣住了,「既然你知道她沒事,怎麼不和她好好談談,這樣下去我們幾乎是分居了呀!」

姊夫嘆氣:「我講了,她立刻說她沒事了,讓我回家不用管她,但我真的說要走,她立刻又是嘔吐又是頭暈,我怎麼能真的丟下她?」

聽到這我實在忍不住笑了,立刻被姊姊瞪了一眼,她可笑不出來。

「這樣沒辦法了,她這麼會演,妳只有比她更會演。」我一本正經地對她說。

「妳的意思是,和她比慘?」我點點頭,她如抓住救生圈一樣地握住我的手:「妳會嗎?教我。」

我頓時比她更沮喪,說我也不會,我也希望自己會。

姊姊低下頭,過了好一陣子才說,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想學。

我懂她的意思,我們都是驕傲的人,不是自大自負,而是對自己有要求,明知道可以藉此達到目的,但還是不屑為,像撒潑、像吵鬧、甚至用苦肉計裝弱小。尤其是面對長輩,教養告訴她要尊敬對方,這也怨不得別人,臉皮薄自然只能吃悶虧,誰叫你做不出來呢?

我拍拍她的肩:「不要太勉強自己,也沒有誰值得妳這樣做。」

聽起來像安慰,卻是我的真心話。人活到一個年紀,切記為難自己,你可以配合,可以稍做犧牲,可以做自己標準內的好人,但不要討好別人。

年輕的時候還可以說不懂,過了三十歲就要開始知道有所保留了,在社會上打滾這麼多年還不會自我保護的人,受傷了也別找藉口。

於是姊姊對丈夫說這種生活方式她無法接受,兩個人大吵,姊夫很氣憤地問她,孝順有什麼底線?難道讓自己媽媽開心也是錯嗎?

兩頂親情倫理的大帽子扣下來,她啞口無言。

我可就沒那麼好忽悠了,冷笑一聲。

「讓自己媽媽開心沒錯,他儘管去,但不要帶著伴侶一起犧牲,如果他要陪媽媽,大可以利用他的私人時間,而不是從應該陪妳的時間裡扣。既然阿姨那麼需要兒子,那姊夫還去什麼健身房?還打什麼球?也不要和朋友交際應酬了,這些時間通通應該貢獻給他媽媽,這樣既不影響和妳的生活,又能盡孝道。」

「那這樣犧牲太大了,我認識他二十年,他才不會幹。」姊姊連忙擺手。

「咦?他不是說孝順不該有底線嗎?」我反問。

這種話說起來很有道理,其實仔細想就知道不成立。做人怎麼能沒有底線,任何人際關係都要量力而為,即使對象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和孩子。誰敢說自己從小到大沒讓爸爸媽媽失望過?我爸一直希望我能讀商學院,畢業了就幫他工作,後來又希望我能當新聞主播,既美麗又專業,我一項都沒做到,但我可不認為自己不孝。

如果一個人主張孝順沒有底線,那這個人等於是家長的提線木偶,我這姊夫當然沒這麼傻;說這句話的人不是真的對母親沒有底線,而是希望伴侶能對他的母親沒有底線。

這想法未免太不實際了。

時光倒退四十年還有可能吧!那時候嫁過去是真的要侍奉公婆的,現在大家多半是小家庭,食衣住行個人自理,不是不願意承歡膝下,但工作忙,如果非得要聽一個人的話,那個人只好是老闆,老公老婆都必須先靠邊站。

在你的伴侶很可能連自己父母都沒時間陪了,要他們在撥出時間精神給別人的父母,於情於理都有困難。

我一直認為自己的父母自己處理最理想。

雖然大家都說結婚是兩個家庭的結合,但這畢竟是不可能的事,姻親能做到相敬如賓就很不錯了,要陌生人對你視如己出實在不太可能,反之,你也不會把別人的父母當作自己的爸爸媽媽。互相尊重即可,如果能再多點體諒當然更美好,但不要妄想或要求伴侶代替你履行身為人子人女的責任和義務。

另一半可以提供精神或實質的支持,但不是替身,而且這些付出應該是他照料好自身要求之後的餘力,不能勉強。我爸爸最後的日子是居家安寧度過的,那半年我常常要回很遠的老家住,但某人很少出現,無論週間或是周末,我從來沒有要求他陪我;住自己家當然比較舒服,而且工作忙了一週,難得有幾天休息,誰不想找點娛樂,陪一個癌末病人畢竟不是輕鬆愉快的事,我完全可以理解。

他曾問我會不會不高興,如果我要求,他會盡量配合,我莫名其妙反問,我為什麼要勉強你,還要不高興?這是我爸又不是你爸。

現代人離婚率那麼高,兩個人能保持在婚姻中已經不容易了,不要再牽扯到其他人,讓事情變得更複雜更難維繫。

不要接受感情綁架,誰企圖給你扣上道德的大帽子,就一掌連人帶帽把他們推開。不懂事就不懂事好了,誰稀罕溫良恭儉讓的獎牌,要求別人都是容易的,接下來是不是還得德智體群勇呢?

後來那天我們沒有看到展,但感覺得出姊姊心情轉變了,送她回旅館的時候,她的背影有點瘦,有點寂寞,但肩和背直挺挺的,我知道我不用擔心她了。

能應付生活的人,都知道該怎麼做。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