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寫在2020年底

▲大約沒有送走2020年更令人期待的事了。(圖/穆熙妍臉書)

大約沒有比送走2020年更令人期待的事了。

過去這一年,全世界都被迫上了一門叫做「失去」的課,失去親友,失去愛情,失去工作,失去金錢、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

當然跨入2021年病毒也不會神奇消失,大概率我們還是要戰戰兢兢地生活,但無論如何,起碼新年代表一個新的開始,開始則帶來希望。以前每年年終,甚至每個月終,我都會有朋友發「xx月/年,請對我好一點」,看起來像是隨手轉發,但今年大家絕對都是抱著最大的誠意祝願,希望2021能手下留情,對人類好一點。

回想這一年,很多事改變了,當然初衷或許並非完全自願,但結果卻不見得是壞的。比如說因為無法出國旅行和出差,許多人有了陪家人朋友的時間。又或者是待在家的時間增加,進化並發掘了自己未知的才能和嗜好,無論是烹飪、繪畫、園藝、運動、裝修、手工藝、甚至收納都出現民間高手。

我一個朋友因為疫情無聊,自己動手改造家居,用最少的錢把本來幾乎只回家睡覺的雜亂公寓,變成簡直像設計雜誌上的跨頁示範圖,完工後他發了前後對比照,底下盡是朋友們問他接不接案子的留言。

寫到這裡不禁感嘆人類的韌性真是很強,面對這麼大的挑戰依然能屈能伸。2020年誠然不易,所有原本以為安全穩定的人事物,可能一轉眼就消失。我自己也改變了,首先是花費變少,尤其是奢侈品和彩妝,因為出門的機會減低,許多東西變得可有可無,自然也沒有花錢的必要。另外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了,我更仔細地整理收納,斷捨離的標準也提高,整理出更多物品送人,自己和親友都很開心。

2020年馬上要結束了,面對過去的一年和新的未來,除了積極防疫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首先,你可以更認真地生活。

生活包含很多層面,食衣住行都可以更講究;我所謂的講究不是更貴或更多,而是更好:對自己的健康更好,對地球環境更好。比如說多吃素食,選擇有機的食材,烹飪和調味簡單一些,尊重食材本身的味道。

穿的方面也是,因為購買量減少,物慾降低,我更精化了自己的選擇。我很喜歡的一個模特兒Stella Tennant最近過世了,她是90年代率先以雌雄同體的外表出圈的超模,在當時橫掃時尚圈的一票性感巴西美人中,顯得如此與眾不同。無論男女,一季走20場秀以上就能算一線模特兒了,而她最高紀錄是單季走秀75場,是當時許多頂尖設計師欽點愛用的大熱門。天生的好條件與英國貴族血統,讓她成為我心中90年代的女神之一。

作為時尚圈的長青樹,理應對流行非常敏感,但她在最近幾年開始沉澱,自我反思,並致力減少快時尚類的衝動型購物,強調過度消費對環境的影響。她說她開始穿自己過去90年代的舊衣服,每年添購的新款單品不超過5件。

來一句題外話,真想知道那5件是什麼品牌,什麼設計,讓這麼有原則的女神都不能不入手。

有底氣能在四、五十歲穿上自己全盛時期的衣服,體態當然是沒話說,2014年,44歲的Stella Tennant在Versace秀上穿著一件一絲贅肉都不能有的黑白禮服,無論是氣勢、台風、身材都不輸身邊年輕的模特兒。

做為一般人,我們當然不需要達到那麼高的標準,但起碼能合理控制體重。我不是說每個人都要多瘦,以健康為標準即可,對自己有更多要求當然也很好。我自己雖然長年進行身材管理,可我並不主張病態瘦,也明白「健康體重」與「美感體重」的差別,大家各取所需;我有些朋友不是這樣的,自己努力減肥之餘,大肆批評別人的外型,看誰都是胖子。其實對自己或他人都大可不必如此苛刻,畢竟生活壓力大,很多人在辛苦工作之餘,最簡單的放鬆方法就是食療。這無可厚非,但你總不能都三高了,還堅持要做個美食主義者。

對身體更好一點,這是除了讀書之外,最天道酬勤的一件事,你為了健康做的每一個選擇,身體都會回報你。

另外,更用心經營人際關係也很重要。

我認為這一年大家都不可避免要重新審視自己與身邊人的關係,無論是愛情親情或是友情,過去是不是失衡,未來可以如何改進,和什麼人可以再拯救一下,有些人就乾脆放棄。過去這一年讓我們深刻體會到人生無常,因此更不能浪費寶貴的時間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我也切割了幾個曾經很好的朋友,沒有撕破臉,只是刻意地,漸漸地淡出對方的生命。說沒有捨不得是騙人的,但我在難過之餘心裡很明白,與不同調的人來往對彼此都是負擔。年紀越長越知道,人生不可能什麼都攢著揹著上路的,前進之餘難免和一些人走散,不是誰的錯,而是大家的個性或觀點已經不同。

過去這段日子如此艱難,我們謙卑地降低了期待值,不再奢求虛無飄渺的人和事;大家更嚮往更自在更輕鬆地活,如果多次嘗試還是無法磨合,就無謂勉強自己或別人。

少一些糾結,快樂也變得容易一點。

當然在依然嚴峻的疫情中,要快樂不是那麼容易的,我的建議是,多做些釋放壓力的事,不需要很高的格調,講出來也不用嚇死人,符合自己的喜好即可。

今年我看了很多書,刻意減少看電視和滑手機的時間,選擇性地接收新訊息,人也變得沒那麼焦慮。寫到這裡我很推薦銀髮川柳(シルバー川柳 ),有興趣的人可以搜尋一下,非常減壓。

「川柳」是日本一種詩體,類似櫻桃小丸子中爺爺友藏的「心の俳句」,但不像俳句那麼講究,要融入四季。按照日本音節,川柳只要符合五、七、五的順序排列即可,因為理解和創作都比較簡單,因此膾炙人口,兩三句精簡的內容,讓不愛閱讀的人也能體會其中的妙趣。

「銀髮川柳」就是針對老年人舉辦的比賽,由日本公益財團法人舉辦,至今已20屆, 我每次看都笑得不成人形,有次一邊做造型一邊讀,笑得太過東倒西歪導致髮型師一刀把我的瀏海剪壞了…

大家來感受一下,有感歎年紀的:

「心怦了一下 還以爲是愛情 其實是心律不齊」 —— 大友寬子(78歲、女性)
「別這樣 我只是睡個懶覺 不用摸我脈搏」 —— くずれ荘の管理人(49歲 、男性)
「拍了遺像 說我笑過頭了 不讓用」—— 神谷泉( 50歲 、男性)
「人生 已經不迷茫了 但總是會迷路」 —— 片上映正( 47歲、男性)
「就算禿頭了 去理髮店 也不打折」 —— 山本隆莊( 76歲 、男性)
「現在 會溫暖地迎接我的 只有熱馬桶圈」 —— 圓崎典子( 53歲 、女性)
「那個醫生 以前教我養生 竟然比我先死了」 —— 森田志郎( 79歲 、男性)
「懷舊歌曲 都太新了 不會唱」 —— 宮内宏高( 65歳、男性)
「我喜歡成熟一點的女性 但年紀比我大的 都不在了」 ——  匿 名(92歲、男性)

不知道大家怎麼樣,我只想對那個不會唱懷舊歌曲的爺爺說,您不是一個人啊!

還有這種風格的,看來有些男人至死是少年:
「退休了 手上只有養老金 愛出軌的毛病也治好了」 —— 池田東一 (69歲 、男性)
「入手了一塊墓地 可以俯瞰 女子高中」 —— 甲斐良一 (66歲 、男性)
「好想 再得一次的病 是相思病」 —— 鈴木貫 (71歲 、男性)

也有因應疫情的內容,例如:

「用不著線上視頻 出鏡的只有 一個頭頂」 ——ロマン派(53歳、男性)

「家庭和睦的秘訣——社交距離」 ——荒木貞一(77歳、男性)

日本不愧是極度高齡化的社會,這些平均年齡69歲的選手,作品大多都是這種自嘲式的黑色幽默,豁達的生活態度既可愛又有趣。我覺得幽默的最高境界是拿自己開玩笑,這些老人們大大方方地看待問題,無論是年紀的變化或是生活的不如意,我們在閱讀減壓之餘或許也能學習這樣的心態,畢竟當無力改變現實的時候,能轉變的只有自己看事情的角度。

當然玩笑過後問題還在,但能笑著說出口的,好像也不是太難。

希望大家的2021都能更簡單和更快樂,並且既堅強又柔軟。

【姊妹淘】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國外入境後如有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