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穆熙妍專欄

【穆熙妍專欄】你還在愛情裡「送人頭」嗎?

▲穆熙妍認為真正在感情中吃虧的多寡,取決於情商的高低。(圖/穆熙妍FB)

你覺得什麼樣的人在感情裡最吃虧?

是先交心的那一方?還是付出比較多的?抑或是天真好騙的?

我覺得都不是。

以上只是顯性弱勢,真正在感情中吃虧的多寡,取決於情商的高低。這樣的人可能看起來占上風,但實際上失去的最多,而且他們比那些顯性弱勢的人更慘的地方在於,一切只能說是咎由自取,連抱怨責怪的對象都沒有。

什麼樣的人叫做情商低呢?

例子很多,常見的有說話難聽,個性強勢,愛面子,缺乏同理心等,這樣的人聽起來很糟,其實這些只是個性上的缺陷,不是壞,和愛不愛也沒太大關係,情商低的人可能把喜歡的人看得很重要,只是對方壓根兒沒感覺到。

這點我深有體會,小時候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戀愛對象,自尊心超強火氣又大,什麼東西和我理想中的不一樣,我就一股腦兒全部推開不要了,一副「反正本小姐輸得起」的態度,看起來又帥又酷。後來出了社會,被磨圓了稜角,明白做人不需要那麼決絕,很多事其實都有轉圜的餘地。

從尖銳到溫潤,當然是付出過代價的,我以為那些日子已成過往雲煙,沒想到又見到了曾經的暴烈少女。

不過這次吃虧的不是我,是最近鬧離婚的朋友小淳。

小淳結婚兩年多,另一半是外國人,當初兩人是在網路上認識的,相戀半年後,對方決定搬到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台灣來和她一起生活。這個男生我見過幾次,沒怎麼交談,但感覺是個溫柔體貼的宅男。小淳工作時間長,薪水也不算多,對方到台灣之後積極找到工作,一肩扛起房租水電,照顧小淳的生活起居,加上她撿回來的六隻流浪貓。

也是誠意十足了,大家都笑說這個男的前世不知道欠了小淳多少,感情生活不算豐富的她居然能遇到這樣的對象,千里迢迢來還債。緣分這件事真是一門玄學,讓你無理可循,不得不服。

婚後的小淳提到丈夫也總是笑得很甜,我從來不看好網戀,但這對真跌破我的眼鏡。

這幾天我們見面開會,提到寫新書的事,我趴在桌上哀號說沒有題材,小淳笑著舉手說我我我,我最近遭遇的事,真是一言難盡。

我詫異地抬起頭看著她,大約真的很難啟齒吧!她的笑意還在嘴角,還沒能吐出一個字,就哭了。

小淳的故事很長,簡短地說就是,自從疫情開始,她先生家裡開的小店生意大受影響,最後只能結束營業。生活變得困難,公公又在這個時候檢驗出癌症末期,家裡只剩一個妹妹可以照顧爸爸,只好和哥哥求救。男生當然很著急,他必須在短時間內賺到更多的錢,好在老天給他一副好嗓子,於是他開始當直播聲優。

見我們一頭霧水,小淳解釋這種工作性質類似DJ,不需要露臉,直播主需要在平台上唱歌、讀書或聊天,加上維繫粉絲關係。算下來一個月和平台對分,老公賺的錢是以前的一倍。

我不看直播,一方面沒耐心,又對家常式的絮絮叨叨沒興趣,加上不從直播買東西,也不利用直播賣東西,這種消費型態可說是與我毫不相關。因為對這個行業不熟悉,自然無法想像為什麼有人能給素昧平生的主播刷錢刷禮物,一次上千甚至好幾萬。

但現在知道有人靠聲音就能月入十幾萬,我就算不能理解,也覺得有點厲害。

小淳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直到兩個人發現這個身分有個bug.

直播主無論男女,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要維持單身的形象,以便讓異性粉絲有想像空間,他們才會為這個人花錢。除此之外,私底下也需要時不時與粉絲保持聯繫,至於聯繫到什麼程度,就要看各人選擇了。

雖然覺得不太舒服,但小淳知道丈夫需要錢,就允許他以單身的身分直播,但規定對方與女粉絲的聯繫內容都要隨時讓自己檢查,男生同意了。

幾個月下來,丈夫發展出幾個需要固定維繫的對象,也就是為他刷錢最多的前三名,他和其中一個女生特別聊得來,聯繫也頻繁。小淳非常不高興,認為老公對這位粉絲另眼相看,夫妻吵過好幾次,但查看兩人的訊息紀錄,又沒有什麼曖昧的地方。

說到這裡,我忍不住打斷她。我說妳就不能看開一點嗎?打個不適當的比方,妳老公就像是小姐,妳是馬夫,辛苦的又不是妳。況且人家做小姐還得陪睡呢!妳家那位只需要出個聲音,花點時間就能賺錢,還有比這更容易的營生嗎?

她愣住,說妳怎麼和我老公講的一樣。

男方一開始也好聲好氣勸小淳,說那些是我老闆,我當然需要敷衍,妳想我從別的女人那裡賺錢來養妳,最幸福的是誰?

但小淳不這樣想,她變得多疑善妒,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糟的時候和老公搶手機,又捶又打,把對方趕出家門,還扣留他的護照,最後男生在附近公園坐了一夜。

我嚇了一跳,問她幹嘛這樣?

她一邊哭一邊說,因為她怕她老公真的一氣之下買了機票飛回家,從此不回來了。

我聽得目瞪口呆,不得不佩服年輕人的體力,吵架已經很累了,還能手腳並用,把言情戲演成武俠片。

「妳這樣是非法侵占他人財物,這犯法的妳知道嗎?」

小淳不說話,只顧著哭,閉上眼都止不住淚,其他朋友不停遞紙巾給她。

我嘆了口氣,這麼在乎他,卻一直把對方往外推,你說可憐之人是不是真的有可恨之處。

最後的決裂點是幾個月前,某次大吵,小淳威脅男方要揭露他已婚的身分,她老公說好,妳講,但妳講了我們也完了。

結果當然是玉石俱焚,女粉絲知道真相後一直哭,還得到老公的安撫和道歉,小淳成為壞人,殺敵一萬自損八千。

大家聽了直搖頭,小淳哭著問我們,是不是直播主的另一半都要忍受這種情況?

我說也不是,我好兄弟的女朋友本來也是做直播,交往後男方表示不太接受她身邊的戀愛粉,她就退出這行,一個漂漂亮亮的女生,每天一大清早到菜市場包水餃。

小淳聽了更難過,說她的對象好幸福。

「話是這樣說沒錯,」我忍不住說了公道話:「但那是因為她沒有一個癌症末期的爸爸。」

事實就是如此,另一半家裡遭逢劇變,妳無力幫忙,也不准丈夫靠自己解決問題,不客氣地說一句,那妳要他怎麼辦,對遠在家鄉的爸爸說不好意思愛莫能助,閣下自理吧!

如果真的能說出這種話,那這個男生的人品也有問題,不值得託付終身。何況今天人家賺的錢是給自己用嗎?不是,是為了老婆和生病的爸爸。

小淳很不高興,她說她可以過得苦一點,但不能接受自己的丈夫和別的女人走那麼近。

另一個朋友沒好氣反問她:「有多近?又沒見過面也不視訊,訊息妳都檢查過了,也沒有可疑。」

照我看,小淳大概是疫情之下唯一的受益者,要不是入境管制,這個女孩子溫柔多金又全程星星眼,萬一真的從別的地方飛過來,還有小淳什麼事。

「何況現在不是妳願不願意過苦日子的問題,」我分析給她聽:「情況是,妳老公不在短時間內弄到大量的錢,他爸爸可能會很痛苦,甚至會死。身為人子,不能在病重的爸爸身邊已經很內疚了,這不是妳餓肚子或擠小房子可以解決的。」

小淳想了想,頹然地說自己忍不了,她是有話就要說出來的那種人。

「沒有人要妳忍住不講,但表達方式很多,妳為什麼一定要選最差的?」我很無奈地問。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小淳又放聲大哭:「他上個禮拜買機票飛回家,說成全我的願望,離婚好了。」

這不是情商低吃大虧的例子是什麼。

明明比誰都愛,話卻說得比誰都難聽,動不動把分手掛在嘴邊,一點頭都不肯低,最後好了吧!人家終於走了,委屈只能自己吞,因為這是你自己要求的。

其實小淳的心態我們不是不能理解,佔有慾人人都有,自己珍而重之的東西誰都不想讓別人碰,有的人甚至覺得看一眼也不行。但吃醋的處理方法絕對不是大吵大鬧,這樣只會加速把對方推到另一個人懷裡去。

道理很簡單,一邊是溫柔體貼,一邊是惡言相向,姑且不論另一邊的善解人意有幾分真實性,起碼當下大家都樂意選擇前者。更不用提小淳這種拳打腳踢,連對方父母一起罵的,這樣要是還忍得下去,大概是有裸照在對方手上吧!

人都有立場,但為什麼有人很容易透過溝通達到目的,有人一開口就破局,其中的差別就在於情商的高低。

吵架歸吵架,不要翻舊帳,不要扯到不相干的人和事,不要做人身攻擊,更不要肢體衝突。

爭吵的藝術在於,如何一起解決問題,並非誰輸誰贏。

人與人相處不是一翻兩瞪眼的遊戲,而是場長期積分賽,現在扣分了沒關係,只要不歸零,都還有跑向終點的機會。

小淳說自己是個對感情要求很高的人,一粒沙都不能忍,我彷彿看見過去的自己,為了一點小事就放棄。我當時以為壯士斷腕是明智的,後來才明白人都有缺點,而生活就是充滿破事,能一起克服才能堅如磐石。

沒有命中註定幸福快樂的人,在無塵室裡才能綻放的愛情也不堪一擊。

玉石俱焚看起來既壯烈又淒美,在遊戲裡是要挨隊友罵的,因為逞一時之快對別人和自己都沒有半點用。

不要再送人頭了。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