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專欄】我們還需要底線嗎?

Share

前情提要:上週我去了最近很熱門的一間酒店,在泳池邊拍了幾張泳裝照,結果底下有人留言問我是不是被包養,才能住這樣的餐旅。我把對方的帳號和照片馬賽克發了出來,第二天這件事上了新聞。

Advertisement

第一時間我並沒有生氣,和大家分享只是覺得有趣,實際上我看到留言的時候也忍不住哈哈哈哈。我沒有嘲笑誰的意思,而是因為那位網友的問法是,「不好意思這樣問 請問是被包養嗎?」句型毫無邏輯,既然會覺得不好意思,那就不該問。其他例子還包括「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講」,「我說句實話你不要生氣」,一樣讓人無語,尬出天際。

當然對方可能不是真的不好意思,只是想看起來沒那麼「好意思」,但抱著歉意冒犯別人,也不會顯得比較有禮貌。

但人總要自我反省是不是?我對著發文仔細端詳,是比基尼的款式太不正經?還是妝髮哪裡有問題?拍照姿勢過於性感?要不然就是那個房間配置不對,自帶泳池可能有點too much?

想了半天,我恍然大悟,這一切都只能怪自己,要不是我知名度太低,也不會被問這種問題;你幾時看過誰問蔡依林張惠妹有沒有被包養?(沒有對Jolin和Amei姐不敬的意思,只是拿我心中最紅的明星打個比方)

現在你們明白我為什麼笑了,有時候笑是為了遮窘,我只能笑,因為我不能哭。

把我個人的感覺和事業先放在一邊不提,在網上見到一個外型尚可的人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甚至開部豪車,拿個貴包,就懷疑對方的收入不來自正當管道,這件事其實背後代表著很多問題,細思極恐。

一是這個社會風氣非常偏差,二是個人心態無法平衡。

在我們父執輩的年代,只要肯拚大概率都能得到一定的回報,我們這代機會少了很多,長輩的路走不通了,大部分的人只能另闢蹊徑。我在念研究所的時候同時在做網拍,用我自己存的錢批貨,到後期一個月扣掉成本大約有六、七萬台幣,好的時候能破十萬。當然累是很累,我每天要上課、練習、收發貨、客服、記帳、算成本、跑海關,忙到睡覺時間都不太夠。不過以一個研究生來說,當時課餘能賺到這樣的錢已經不錯了,起碼辛苦是有收穫的。我爸爸知道後非常驚訝,在他的觀念裡,用網路賺錢是很虛無飄渺的。我能想像我下一個世代的人會更辛苦,面臨更激烈的競爭,而且更不被了解,因為大環境顯而易見的倒退,讓人無力感更深。

所以很多人推崇賺快錢,或許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努力了,而是失去信念,覺得再努力也沒用。

前陣子,烏克蘭一位母親因為營銷自己八歲女兒和一個十四歲男生的戀愛而被全網罵翻。她上傳許多女兒和「男朋友」接吻、壁咚、穿著內衣褲刷牙,同床共枕甚至用手銬銬在一起的照片和影片,畫面上明顯連男孩肩膀都構不到的矮小女孩,穿著成熟暴露,與高大的男性舉止親密。發文的點閱率超高,有人誇獎這個媽媽開明,愛不分年齡,更多人留言表示這樣不恰當,帶壞社會風氣不說,還可能間接鼓勵戀童癖。

無論是褒是貶,這位母親的目的達到,她的女兒火了,而在這個時代,火不火太重要了。

火代表著能賺快錢,我們無法想像現在的小孩和大人有多少想當網紅,因為來錢快。我沒有鄙視網紅的意思,但對於這行業的過度推崇,導致許多人為了搏關注,創作出許多獵奇或危險的內容,甚至出現了「黑紅」這種看似矛盾其實無比貼切的形容詞。大家在觸法和低俗的邊緣打著擦邊球,只為了增加轉發數,多被按幾個讚,不認同沒關係,罵兩句也可以,最怕就是沒人看。

我一個開短視頻公司的朋友說,他旗下的網紅都是一點一點改變的,一開始這個不做那個嫌low,後來都會在錢的面前屈服。

同樣追求不勞而獲,或是少勞多獲的心態也能反映在其他現象。例如憑幾張照片就覺得對方一定是被包養,提問的人想不想得到同樣的待遇姑且不論,起碼他身邊一定有這樣的例子,以至於她/他覺得這個問題完全合理,甚至是一個目標。

其實蠻可悲的。

一個人有錢,不外乎四個原因,第一因為自己能力強又努力,二是身邊有個財力雄厚加大方的親友,三不外乎把自己明碼出售,四只能是中樂透。最後一個概率太低不算在內,身為女性被問這樣的問題,似乎就被剝奪了第一個可能性。

這個問題的背後的意思其實就是,因為妳是女人,妳擁有的都是別人給的。

未免太以偏概全。

我見過太多太多在各行各業做得風生水起的女人,你覺得不可能不代表沒有,而是你見識不夠。都已經什麼時代了,還在給長得漂亮活得漂亮的女性貼標籤,這是多落後的思想。或許對某些人來說,交一個女/男朋友,或是同時交往好幾個以獲得足夠的金錢援助,看起來又輕鬆又快速,但這樣的謀生方式汰換率太高了。今天他可以買你,明天就能買別人,一時爽不等於一輩子爽,對大部分人來說,只有自己的能力才是最佳的保障。

而整件事讓我最難過的是,發問的人自己也是女性,這種先入為主的歧視既污辱了對方,也低估了自己。

不要覺得人生只有一種可能。

比看到亂象改變世界更心痛的是,看到自己被亂象改變。當大家都在推崇青春,行銷美麗,追捧財富的時候,我們多少都會被影響,在不知不覺中偏差。

我小時候有個白人家教,因為我們家住的區環境比較好,面積也大,她有次笑說她媽媽小時候帶她經過這一區,她問媽媽為什麼這些人的房子那麼大,媽媽回答都是販毒賺的。那位老師知道我家做什麼生意,或許只是隨口一說,沒有不好的意思;就算有,我那個時候還小,被冒犯也不懂得不高興。

現在才覺得她的玩笑話何嘗不是欺騙式的自我安慰,背後的意思是「有錢人都是因為犯罪才有錢的,所以我沒錢沒關係,起碼我循規蹈矩,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這樣的負面思維其實不影響別人,有錢的人照樣有錢,但這對自己是有毒的,以同樣的心態去看很多事,整個人就會越來越喪。「她人吃得好穿得好,一定有老闆包她」,「他升得那麼快,一定是靠關係」,「照片上身材那麼好,一定是修圖的」。我不否認這些猜想的確有可能是事實,也能自我緩解焦慮,但要知道適可而止。如果用這個當做不努力的藉口,只會讓自己停在原地,怨天尤人。

或許有人會認為我在唱高調,能強調價值與信念還不是因為我有個富爸爸。這樣說對也不對,我的確因為父親而擁有一些優勢,但他從來不會白白把錢送給我,因此我非常努力讀書工作,參加各種比賽,言行舉止小心謹慎,因為要向他證明我值得。

但這並不是重點,把我個人的因素遮住不看,道理並沒有錯。

盧新寧老師在一次名為「在懷疑的時代依然需要信仰」的演講中,說了這段話:

「我唯一害怕的,是你們已經不相信了,不相信規則能戰勝潛規則,不相信學場有別於官場,不相信學術不等於權術,不相信風骨遠勝於媚骨,你們或許不相信了,因為追求級別的越來越多,追求真理的越來越少,講待遇的越來越多,講理想的越來越少,大官越來越多,大師越來越少。」

我明白在人浮於事的世界裡,要腳踏實地做一件事的難度。你必須很堅定,不隨波逐流,即使風氣普遍笑貧媚富,也能不為所動。但如同一切不容易的事,背後都有值得捍衛的價值,而這個價值是定義人格的基石。人不該以階級區分,但的確有人格高低的不同,在大家熱衷於討論如何無所不用其極去達成目標的時候,哪些事「不可為」同樣重要。

甚至更重要。

因為沒有底線的人是最可怕的人。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