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達人陶晶瑩專欄

黛玉進化史

我的助理和納豆聊起我學滑雪的大膽,都嘖嘖稱奇深覺不可思議:「拚什麼?跌個幾次就算了啊!喝喝酒泡個溫泉也是度假啊……」

 

然後他們又聊到我為了保養身體而固定接受針灸,更是不可遏抑地搖頭:「這個女人太恐怖了!那針扎多深啊!她可以一直扎一直扎……」

 

嗯,是的,我也拉他們倆一起針灸過,一整面人體要用四、五十根針,還要扎兩回合,他們試了幾次就跑了。

 

至於我是不是個很猛的女人這件事,他們真的錯看我了。我其實是個很懶、很懶,相當好逸惡勞的女人。

 

能坐絕不站、能躺絕不坐。

 

能不接的工作就不接,能縮著打Candy Crush就打一整天,當全世界的大部分人已經忘記這個遊戲,我還堅持打到1000多關。

 

原因無他,我喜歡簡單、安靜,我其實很宅。

 

我不但宅,我還超級林黛玉。

 

纖弱、多愁善感、手無縛雞之力只能葬花、稍稍多走點路就扭傷腳踝(逛街時其實也會痛,只是興奮感支持我往前走)、不受風、不禁寒,必要時也能暈倒,得急召大夫。

曾有一中醫與我對話。

 

「妳怕冷呀?」她問。

 

我說︰「我不知道耶……只是,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注意到風口在哪兒、哪個位子最冷……」

 

她打斷我:「這就是怕冷啊!」

 

對啊,就是怕冷,不然會是什麼?

 

一年中秋,友人至山上烤肉,每個人穿著短袖T恤忙進忙出,唯獨我穿羽絨厚外套,一女友正要嫌我:「妳會不會太誇張?」

 

話才說完,我打了一個大噴嚏,她愣了一下,才了解我是林黛玉。

 

我是,林黛玉。

 

我,是林黛玉。

 

好啦,只有臉不像。

 

每次錄影都頭痛,因為棚裡的冷氣。

 

Tags : 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