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達人陶晶瑩專欄

醜陋的恐懼(上)

 

醜陋的恐懼(下)


人到底有多少種恐懼?

 

 

在媒體、藥商、廣告大力吹捧的單一美感下,恐怕人人都有醜陋的恐懼。

 

 

如果真的回想起來,我生平第一次有欣賞美的能力,應該是外公的帶領。

 

 

外公畢業自東北師範美術學院。他常靜靜地叼根菸,畫畫、雕塑、養花,偶爾出考題,想測試我的美感。現在覺得這一幅幅珍貴的回憶畫面,正是我人生第一次享受美這種感覺。

 

 

外公雕花瓶的基底,我在旁邊幫忙和水泥,外公手很巧,用一些油畫刮畫的器具,就能將水泥砌成他想要的樣子。

 

 

晚上九點半,我們一起看電視劇。窗外有茉莉、夜來香,伴著微風蟲鳴,我們明明就活在一幅美好的畫裡。

 

所以,我那時認識的美,有外公藝術家的浪漫、有最美的大自然之美、有外公外婆對我的疼愛、溫暖陪伴之美,還有山城苗栗綠油油的稻田、濃濃的鄰里和睦之美。

 

 

因為有這樣的成長底蘊,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容貌美醜,只覺得,我的世界單純平靜,萬事萬物皆很美好。

 

 

小學、中學,甚至到大學,同學對我很好,也談過幾場小戀愛,從來沒人說我醜過。

 

 

或許那就是一個純樸的年代。

 

 

 

沒有臉書、沒有微博、沒有IG。

 

 

沒有漫天亂飛的八卦和性愛照,不需PS、不需微整,不用時時刻刻自拍、找出哪個角度最美—現在女大學生說平均上傳的一張照片,是她們從二、三十次「喀嚓」中選出的一張,真是煞費苦心!

 

 

 

那是個沒人會花時間去討論別人長相的年代。

 

 

直到我大四那年,進演藝圈。

 

 

老闆們開始審視我的外表,想來想去,最好給我加個鏡框(遮醜),歌就寫「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因為醜得讓老天爺想哭?天啊,真刻薄……)我沒有不滿之意,我只是覺得,那歌寫的不是我。

 

 

當然完全了解在當時盛行的「定位說」。

 

 

 

既然要進娛樂圈,就照著行規走。

 

 

我確實在錄「天空」時哭了,但不是因為那歌詞的影射,而是因為唱法被限制。

 

 

然後,一上通告就是我的「醜女生涯」開始。

 

 

主持人的奚落是看得起你,觀眾因為這種「你很醜」的笑話鼓掌是支持你,宣傳因為怕上不了節目而鼓勵你去演短劇、扮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