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陶晶瑩專欄

陶晶瑩小說連載/二十一(1)

▲陶晶瑩連載小說(圖/圓神提供)

1

可欣起床,才睜開眼就聽見那個溫柔的聲音說早安。腦中什麼都還沒想,就已經知道了今天的溫溼度和空氣汙染程度。

她走向廚房,烤麵包機和微波爐早已像個忠心的僕人開始忙碌,洗衣機發出剩下三分鐘就洗好的提醒聲,冰箱的螢幕上顯示應該要補充肉類和蔬菜,「冰管家」還不忘叮嚀:「上次買的有機雞蛋並不合格,請換一家購買。」可欣笑了出來,什麼都瞞不過這些智慧家電。

回想起這幾年科技的突飛猛進。二十一世紀的主婦生活,跟上一輩媽媽們比起來真的輕鬆太多。不用自己注意存糧、配菜,更不需自己上市場,打掃整理也變成機器管家的任務,一切勞務煙消雲散,早上只需要煩惱該按一杯什麼樣的咖啡、配上烤幾秒的吐司,哇!好大的煩惱!

孩子們的功課也是由智慧型家教負責,連過去丟三落四的書包或是忘了的便當袋,只要一經過門口掃描,立刻會發出警告聲,並說出你在預先設定裡應該要帶的東西⋯⋯這一切真的太美好了,親子衝突變少了,再也不會為了教孩子功課而爭得面紅耳赤,再也不必擔心孩子忘了帶的文具得趕在第幾堂課前送到,那些慌裡慌張的日子,那些嘟嘴賭氣的小臉蛋,都越來越遙遠。

突然,老媽子搖身一變,變成了隨心所欲的重生新女性。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也彷彿拾回了青春。

隔壁的林太太成立了讀書會,吳太太和學校的幾個媽媽們又學跳舞又學插花,當然,也有人不停地吃喝玩樂,整天開趴喝醉。

可欣和其他太太一樣,一開始面對空出來的時間既興奮又焦慮,一下子就把白天家人不在的整天填滿。又學zumba又學鋼琴插花茶道,貪婪地享受那些曾經被拋棄的夢想。但每天都不在家,久了也會有點罪惡感,於是,主婦們的興頭一過,學才藝的變少,約吃飯下午茶的反而是常態。

一天,太太們約在社區旁新開的貴婦百貨,大家早已雀躍地列好清單,張太想要到一家法國有機護膚店,吳太想要體驗一家義大利高級訂製服的 AI 店員智慧型服務,林太想要去看看裡面的外文書店,而可欣就只是去湊個熱鬧。

太太們踏進一樓,簡單地填了些電子問卷後就領到了一副眼鏡。戴上它,鏡片上出現了客製化的地圖。每個人被帶往不同的路線,前往自己最想探索的專櫃。眼鏡除了導航,還可以預約排隊,替顧客節省不必要的等待。它甚至能偵測出佩戴者的體溫、心跳,然後隨時提出建議:左前方是南極礦泉水,您好像口渴了;右前方的品牌設計風格也是您喜歡的大膽多彩的野獸派,雖然不在您的清單裡,或許可以逛逛;您的心跳加快了,是否決定購買這條項鍊?

像夢一樣。

每個女人各自沉醉在自己的購物狂想裡,享受各種炫目的新商品,也享受著尊榮般的禮遇。

張太很快地被法國護膚用品擄獲,在店員包圍下,她的腳邊已經多了好幾袋戰利品;吳太喜歡死了那位叫Paul的P113型服務機器人,不出一分鐘,這個外表帥氣的義大利金髮碧眼高挑帥哥就摸透了她的喜好和三圍,巧妙地將吳太的身材利用設計和版型「截長補短」「隱惡揚善」,可以說完全是吳太相見恨晚的前世知己閨密手帕交。他後來還在吳太的耳邊不知說了什麼,讓她嬌羞地捶了他一拳:「討厭啦,壞死了你∼∼」接著居然在 Paul 的臉上親了一下!可欣愣住,吳太看見她的表情更是笑得樂不可支,急忙跑過來跟可欣耳語:「我跟妳說啊,Paul 真的太完美了,他太知道我要什麼,唯一的缺點就是這一型的機器人臉上矽膠味有點重!」說完又自己浪笑開了。

是啊,這些滿街都是的完美知己,唯一缺陷便是沒有靈魂,看著你的雙眼有些空洞,其他都還行。

可欣開始感到無聊了,就在她垂下頭時,眼鏡發出了提醒聲:「美女,妳是不是勾選了其他這個選項?」可欣嚇了一跳,急忙回答說是,眼鏡說:「那您喜歡運動、閱讀,或者是 AI?」

可欣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在周遭朋友們的瘋狂購物嘉年華裡,自己顯得有點冷靜得格格不入,雖然不是故意的,但卻彷彿掃了大家的興。

「美女,妳要選什麼呢?」可欣猶豫了起來,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意興闌珊,眼鏡似乎察覺到她的為難,但是仍然非常專業地提供了一個特別的選項:「這樣吧,我帶妳去一個通常我們不太推薦的地方,因為那裡不歡迎我們,哦我是說,不歡迎我們這種『人』。妳想去看看『時光雲』嗎?」

時光雲?還不等可欣問,眼鏡便顯示了路線圖,她循著指標一路往上,好好俯瞰了這座購物天堂,女人們淪陷,男人們和孩子們都被安排在不同的休憩區域,有電影播放和遊戲電玩還有茶酒點心,從此陪伴逛街不再是苦事。

可欣到達了第九樓,這個商場的最頂層,再往上便是屋頂:一個漂亮的弧形玻璃屋頂。陽光灑下來,經由不同角度的折射,竟然在空中出現了像是極光的淡藍淡綠色,混合著太陽的金光,使得第九層樓看起來不像在地球,反而像仙界,或者說是,地球上人跡罕至的奇景。

一到達第九層,眼鏡便顯示出一個閃亮的區域,然後告訴可欣:「美女,就在前面了,我先暫時離開妳一下下喔∼∼」耍完可愛,AI 眼鏡就下線了。

可欣好奇地往時光雲走去,她感受到一種奇異的寧靜氣氛。或許是因為沒有人頭攢動、沒有此起彼落的 AI 機器人拉攏客人的話術、沒有賣場對客人的監視和分析(真的沒有嗎?)可欣覺得鬆了一口氣。她聞到一股咖啡香,不可思議地,一張原木大桌上居然有人在用最原始的玻璃壺做手沖咖啡!可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先是忘情地撫摸那張原木大桌,然後大口貪婪地吸進那空氣中最奢侈的氣味—與其說是咖啡香,不如說是人的氣味!

「小姐,請問妳需要咖啡嗎?或是妳要站在這裡一直摸桌子?」可欣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小小失態,有點不好意思。煮咖啡的女服務生推了推眼鏡:「咖啡一杯要五十元,但是摸桌子免費招待喔!」語畢,兩個人都笑開來。

「我叫皓雲,請問怎麼稱呼您?」

可欣趕緊自我介紹,兩個人就這麼邊喝咖啡邊聊天了起來。

可欣好奇地問皓雲:「這裡好特別,說不上來,就是有一種⋯⋯」

「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皓雲接話。

「嗯,好像回到某種時光⋯⋯」

「那麼,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猜妳應該是八、九○年代出生的吧?」皓雲小心翼翼地接話。

可欣嚇了一跳,防衛地說:「妳看過我的資料了?」對方指了指牆上的告示:「這裡是七○∼九○年代的展示空間,請配合勿使用任何 AI。」

原來如此。

皓雲微笑地告訴可欣:「妳先好好逛逛吧,送妳一杯咖啡。」

回過神來的可欣捧著咖啡,謝過皓雲,便走進了時光雲。

空氣中現在不只有咖啡香,可欣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她聽見了一首歌:

 

  也算是奇蹟 

  從不曾想起 

  我倆過去點點滴滴  

 

天啊,這是九○年代最獨特的搖滾女聲蘇芮的歌,但她十分好奇的是,這首歌並不算是蘇芮最紅的主打歌,卻是她的最愛歌單,沒想到居然在這裡聽到。

 

  愛不像傳說般美麗

  愛不像童話般神奇

  愛就是平淡無奇

  愛就是分分離離

 

可欣沉醉地跟著哼了起來,她懷念這種真人的聲音,而且還是由黑膠唱片悠悠地播放,那真實的感受,還有唱針偶爾與唱片摩擦發出的呲呲嚓嚓聲,是現下那些合成音樂和虛擬人聲無法比擬的。

可欣想起自己在國中時,必須天天坐一個半小時的公車上學,沿線的每隔幾站都是學校,所以上上下下的學生擠成一團。大部分的時間裡,幾乎沒有呼吸的空間,陌生人的四肢交纏,有時候背貼著背,有時候尷尬地呈現互相擁抱的奇異姿態。有一次,可欣居然在一陣推擠拉扯中搶到了一個座位,空氣突然清新了起來,疲憊的書包也終於能在大腿上靜靜地躺著,她扭開頭將視線投向窗外,尋找一方開闊的天地,公車因為紅燈停了下來,正好在一家唱片行門口,櫥窗裡貼著一張黑白海報,一個短髮女子的側臉,寫著簡單的兩個字,蘇芮。

一開始,她差點把那個名字唸成「丙」, 後來她才知道,那個字是一種草初生的樣子,小巧玲瓏,形容女孩骨子裡透出的可愛,更有勇敢面對逆境的含義。

唱片行用力地播放那首世界名曲〈一樣的月光〉,高亢有穿透力的搖滾女聲喚醒了她在擁擠公車中疲憊不堪的身心,什麼遲到啊升學壓力啊統統不見了,可欣第一次感到偌大的世界裡,她應該有更多的選擇。然後,綠燈亮起,唱片行消失在眼前,但那歌聲久久縈繞不去。

可欣失神地想著過往,時光雲裡的綠色檯燈、木質書桌、家用轉盤式電話、保溫熱水壺、傳統電鍋、腳踏車、卡匣式錄音機,讓她好像回到了她的房間、她的過往、她的青春期。

她想起自己當時是如何在公車上巧遇海寧,然後又很有緣分地考進同一所大學⋯⋯

 

海寧當時帥氣的修長身影,迷死了多少女同學。而可欣自己,則是一個充滿好奇心,衝勁十足如火車頭的意見領袖。

她在大學時期是校刊社總編,又是熱音社社長,還主辦了許多校際活動。整個大學生活她都是日以繼夜地讀書,夜以繼日地在每個社團間穿梭,忙碌又知足。她彷彿是隻快樂的小鳥,飛往無垠的天空不停地探索,生命藏了無數寶藏,而她充滿了挖掘的動力。

可欣曾經在一場國際學生交流中大放異彩。

那是一場來自十個不同國家的大學生高峰會,各校精銳盡出,就環保、國際社會情勢、國際關係、各國文化與藝術做出了極精采的討論。當然,也有輕鬆的才藝表演觀摩。可欣穿梭在各講座中,一下主持,一下是中國文學報告,一下又是熱音社的主唱表演,獲得了不少掌聲和關注。當時美國和英國兩校的代表,都對可欣展開了熱烈的追求。大家都在猜,是美國熱情的Mike,還是英國酷酷的Nicolas會贏得她的芳心?

最後,在歡送演唱會上,可欣唱完最後安可曲時,海寧帶著一束紅玫瑰上臺宣誓主權,高調告白。

「女王,妳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全校歡聲雷動地鼓譟,美英雙方代表知難而退。

他們倆從那個夜晚後就成了知名的校對,學校裡處處有他們愛的足跡,圖書館、系辦前的樓梯、學校餐廳,不是你陪我就是我等你,羨煞了多少同學。

可欣想起了海寧曾經為她在校園盛開的杜鵑花海前拍照,她笑得很甜,那時的日子沒有半點憂愁,每天一睜開眼都有好多快樂的事。那張照片又因為加了柔焦鏡,紅紅白白的杜鵑花更多了一份朦朧感,被環繞著的可欣就像活在雲端,輕飄飄地,如夢似幻。想著想著,可欣嘴角微微上揚⋯⋯

啊!幾點了?可欣想起可能已經下班的海寧和孩子,急忙趕回家。

在長桌的另一頭,一直喝著咖啡、看著書的,是她的鄰居林太,她走向櫃檯,對著皓雲:「妳怎麼在這裡?」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二十一》圓神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