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陶晶瑩專欄

陶晶瑩小說連載/二十一(3)

▲陶晶瑩連載小說(圖/圓神提供)

IAI 有一個研究女性的部門,專門收集有關女性的大數據,然後加以分析。

胡志揚找來女性研究部部長 Vera,想要從研究端來激發更多可能。胡總開口了:「妳認為女性還需要什麼幫助?」

Vera 言簡意賅:「一是職業婦女無法兼顧家庭的焦慮,二是寂寞的家庭主婦,你想先解決哪一個?」

Vera 帥氣的短髮就像她俐落的個性,「咻咻」兩顆子彈射出,直中問題核心,絕不廢話。

黃經理忍不住插話:「是否勞務型機器人已能分擔大量家務,讓職業婦女和家庭主婦輕鬆了許多?」

Vera 苦笑著說:「勞務上當然有許多是智能管家可以取代的,但有些事是代替不來的⋯⋯比如陪伴。」

「陪伴?」胡總又慣性地挑眉,每當他面對意想不到或是不以為然的事,就會有這個表情。

「是的,陪伴。孩子需要陪伴、老公需要陪伴,又或者說,家庭主婦最需要陪伴。」

「哦?她們不是很會安排自己的生活?」

Vera 聽到這位大直男總經理這麼接話,忍不住想笑:「報告總經理,如果女人這麼簡單,就不需要特別設立我們這個部門了。」

胡總調整了自己有點以上對下的態度,謙虛地說:「願聞其詳。」

Vera 開心地笑了:「胡總,這就是我們喜歡跟你工作的原因!」

胡志揚雖然在工作上橫衝直撞,但年過四十的他在結束了一場不愉快的婚姻之後,如今也懂得傾聽。

「職業婦女雖然兩頭燒,但至少最後回報的是有形的薪水和無形的成就感,尤其是自我實現的成就感,心靈上的滿足讓工作中的女人底氣十足地去面對一切。但家庭主婦的付出常常被視為理所當然,除了偶爾的節日被家人圍繞,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不被重視甚至被遺忘的。再生氣也只能離家出走,走了兩天也還惦記著小孩沒飯吃、老公襯衫不會燙。更殘忍的是,孩子對她們感情的轉變。嗷嗷待哺時抓著媽媽認氣味、認心跳,一副一輩子只愛媽媽一個人的執著。但一到青春期,孩子對家庭、對雙親開始莫名的反叛,嫌棄媽媽囉唆、嫌棄媽媽土、嫌棄媽媽跟不上潮流、聽不懂流行音樂、記不得 NBA 球隊的名字⋯⋯於是主婦開始有一種被初戀狠甩的失落感,但這種親子關係又跟失戀大不同,因為妳不能報復、不能悔恨、不能據理力爭、不能移情別戀。幫孩子買最貴的電腦,到頭來他笑妳居然連最簡單的功能都不會;送孩子出國念書,然後他嫌妳英文很破很丟臉。多少家庭主婦都被這樣羞辱,甚至有時候還是在公共場合,她們也只能隱忍,無法回嘴⋯⋯因為對象是自己的心頭肉,是世界毀滅萬劫不復都想用生命保護的人。」

胡志揚聽得入神,眼角似乎隱隱有淚光。然後,他長嘆了一口氣,「我明白了,難怪⋯⋯小黑說什麼被在乎⋯⋯」另一句話他沒說出口,那是對前妻的愧疚。他當年全力衝刺事業,以為老婆住豪宅戴鑽戒,每天錦衣玉食就足夠,誰知道她竟然和瑜伽老師談上了戀愛,說什麼那個男人給的才是她要的,讓胡志揚覺得啼笑皆非。

他從來沒想過,一個人每天都得待在屋子裡一整天,哪裡都不能去,沒人能說句話,會是什麼感受。

Vera 喝了口水繼續說:「胡總,你知道多少女人為了家庭、為了孩子中斷自己的理想?你覺得這些主婦在付出青春和最好的年華後,有沒有想過那些遺憾?」Vera 的眼中突然出現了一種堅定:「我不知道這樣浪費了多少人才,我只是好奇,如果主婦們可以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世界會不會不一樣?」

會議室裡的四個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過對於 Vera 這段慷慨激昂的發言,小黑偷偷比了個大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