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達人陶晶瑩專欄

陶晶瑩小說連載/二十一(3)

▲陶晶瑩連載小說(圖/圓神提供)

陶晶瑩小說連載/二十一(1)

陶晶瑩小說連載/二十一(2)

 

3

IAI 公司開發部召開會議。總經理聽著業務經理的分析報告:「目前市場上開發的產品種類已經幾乎飽和,使用者的各種需求也幾乎都被滿足,再加上目前資料庫的大數據能算的、推演的也走到一個極致,所以⋯⋯」他試探地看著總經理,不確定該不該往下講。

總經理推了推眼鏡,示意他繼續說。

「所以下一季我們的營收只能持平,甚至負成長⋯⋯」總經理皺了一下眉頭,「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可能?」

這是 IAI 公司總經理胡志揚最常說的一句話。

這位史丹佛、哈佛雙碩士高材生,被視為科技界的金童,他當初進入這家遊戲公司開發的第一款線上組隊戰鬥遊戲,馬上石破天驚地讓公司股價狂飆,幾乎所有青少年和男性都淪陷,富有臨場感的戰地、震耳欲聾的槍彈炮火聲、朋友們組隊上線廝殺,都是讓玩家上癮的原因。

但胡志揚是個停不下來的鬥士,他不輕易滿足於現狀,本來其他競爭對手公司還能相抗衡,但這位金童常常問團隊一句話:「難道,就沒有其他可能?」

於是,接下來他又把腦筋動到女性顧客身上。他開始開發新型 AI 機器人,和一個矽谷專門做矽膠娃娃的公司合作,推出了家庭服務型機器人、百貨公司服務類型機器人,最近,他還打算推出一個最新型的伴侶型機器人。

這個劃時代的產品引起國會和媒體的辯論。意見領袖面對輿論的浪潮舉辦了許多場公聽會,網路上的旁聽者上億,贊成者認為社會上的獨居者需要被照護,也需要有人陪伴;一直找不到理想對象的單身者也認為訂製一個伴侶是天經地義的選擇,而且可以輸入自己的興趣喜好,甚至各方面的癖好,減少了磨擦爭吵,隨時有個知心人,免去猜疑和背叛,少了許多麻煩。

反對者則認為,人生本就有許多不如己意的事會發生,如果一昧地以自己為中心而不檢討自己,那麼便會失去成長的機會、生命的意義。猶有甚者,若是這樣的伴侶僅僅成為一個被洩慾、被控制的工具呢?另外,如果大多數人都去選擇機器人 AI 伴侶,那麼,人類會不會因此走上滅絕之路?

經過一整年的學界、政界、醫界、科學界多次公開辯論後,伴侶型 AI 機器人終於可以經過身分的限定來申請購買。

鰥寡孤獨者優先,社交困難者其次,但這款機器人只在聊天和照護急救功能可以輸入專業軟體,其他方面則無法輸入特殊設定。比如感到受傷委屈或嫉妒等較細微的情緒,是暫時禁止被輸入的。

嚴格說起來,第一梯次通過法律的 AI 伴侶型機器人,看護陪伴的功能是主要設定,若要有性愛功能,可能還得有更多的公開辯論會來討論利弊,才能再往下開發。

但光是這樣的一個新機種,就已經讓胡志揚和 IAI 公司名利雙收。

媒體每天追逐著這位 AI 界的金童跑,希望他幽默風趣的言談、專業的先驅形象,能為自己的平臺帶來更多點閱率。

胡志揚和公司確實引領風騷了好幾年,但隨著科技快速發展、家家戶戶從網路世代進階到 AI 世代,基本生活所需皆已開發飽和,IAI 公司正憂愁著下一步該如何開發新產品、開拓新市場,各家科技公司更是殺紅了眼,無所不用其極。誰都怕被別人領先的情形下,胡志揚身為公司決策者,更是日日夜夜想著任何未開發的新藍海。

業務部黃經理是胡志揚的學弟,他非常了解這位學長的個性。永遠想比別人快好幾步,忍受不了失敗。又或者說,他的成功定義與別人不同。

這位學長以前在學校裡就喜歡幹大事,喜歡挑戰威權、喜歡顛覆舊有的傳統,像個熱血的革命家,他堅信事情不會只有一種可能,只要多想一想、多試一試,絕境總會長出一朵花。

所以,目前這種所謂市場飽和的說詞,是不可能改變胡志揚往前衝的決心。他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說:「我需要一杯咖啡,散會。」

所謂散會的意思,便是留下業務部黃經理和小黑。小黑,是公司特別聘請來替主管們手沖咖啡的黑幼幼。

黑幼幼拿過手沖咖啡世界大賽的冠軍,她專業的嗅覺和味覺總是能選出最香的咖啡豆,為了使手臂能更有力,她甚至還去練拳擊、接受重量訓練,希望增加自己在萃取咖啡時手臂和核心的穩定度。

對胡總和黃經理來說,喝小黑的咖啡,不但是放鬆、享受,更是生意靈感的泉源。

小黑除了熟悉世界各地的咖啡豆,也了解各種豆子的韻味該用什麼手法萃取。當然,一個男人和女人的偏好也會不同,又或者說,一個陷入焦慮的中年男人此刻需要的會是什麼,更是小黑除了咖啡學之外,也要具備的察言觀色心理學本領。

她只想了一會兒,就立刻選了一款豆子,量好克數,開始研磨。她細細地展開濾紙、輕輕用熱水洗過,然後放進咖啡粉,靜靜地看著咖啡粉被浸溼,再靜靜地萃取出香氣,在限定的時間內沖完兩杯的量,獻上了這杯手沖。

胡志揚接過它,輕啜了一口,眉頭微皺,小黑說:「太酸?」他搖了搖頭,「不酸,只是妳今天到底用了什麼手法?果香被萃取出來很多。」

小黑頑皮地笑了笑,「果然逃不過你的法眼⋯⋯是女神法!」

胡志揚好氣又好笑地問:「什麼?妳居然施了什麼女神法?」

小黑得意地說:「其實這種沖水法採取了花瓣式繞圈,是專為女性設計的,用來取悅女性,讓她們從這些果香花香裡感受到自己被寵愛。」

「所以妳覺得我需要被寵愛?」胡志揚沒好氣地看著小黑。「或許是吧,胡總,你已經很久沒有談戀愛了,再這樣工作下去,你應該可以取代機器人了!」

一旁的黃經理忍不住大笑,整個公司敢這樣調侃總經理的,應該只有黑幼幼了。

胡志揚聽了小黑的話,臉上緊繃的線條居然緩和了下來。他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覺得這小黑挺有意思的:「我們這些大男人當然不懂女人在想什麼了,人們總說女性的智力是超過男性的,但女人卻又會在愛情裡做出很多跟理智背道而馳的瘋狂選擇,若是用公司經營的損益原則來看,已經開始賠就要收手,但女人卻常常飛蛾撲火、奮不顧身地為一個完全不值得的人,甚至玉石俱焚,我就真的不能了解一種高等生物為何癡愚至此。又或者說,這麼聰明又美麗的生物,為什麼常常被一點小事感動,然後腦子裡只要有那個感動的瞬間,就足以付出青春甚至一生⋯⋯我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黑幼幼酷酷地看著胡總,等他把話說完。

「所以,你就不打算了解女人?」

胡志揚苦笑了起來:「也沒有那麼極端,我只是想不通一個花瓣沖水法居然能把女人逗樂?」

小黑得意地說:「胡總,你的科技王國裡不是就有一部分在照顧女性的需要嗎?」胡志揚被這麼一捧,開心了起來。「但是,」小黑緊接著說:「女性的需要不只是從日常的勞務被解放,更多的是⋯⋯」

胡志揚眉毛一挑:「是愛?」

小黑一聽樂不可支:「你好庸俗喔!什麼年代了!」

胡志揚有點窘,催促著小黑快說,於是小黑繼續:「需要被支持吧。」

被支持?!胡志揚一臉疑惑,小黑說:「別忘了我們是高等生物!我們的靈魂是需要被餵飽的。」

小黑繼續說:「我們假裝喜歡一些能買得到的東西,是為了不讓不了解自己的人難堪。」胡志揚臉上出現了笨笨的表情,小黑笑出聲音來:「好好笑啊,你的臉!」眼看胡總快要惱羞成怒了,小黑立刻神色嚴肅地假裝正經:「好了,我不鬧了。我的意思是,女人需要真正地被尊重、被支持。不是那種紀念日被過分喧嘩地慶祝,而是那種常常被想著,被在乎的那種。」

胡志揚聽到這些話,細細地咀嚼著,「被想著、被在乎⋯⋯」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一件小事可以讓女人感動得半死的原因?」

小黑瞪大了雙眼:「哇!孺子可教也!只不過,你們男人認為的小事,在我們女人的眼裡,卻是雙方曾經最重視的盟約,或是男人曾經小心翼翼呵護的。但當愛變成了習慣,男人的眼睛就從相愛之初的顯微鏡變成了老花眼,不管是因為惰性或是懶得再偽裝,女人覺得不再被關注,甚至一直被忽略,心裡的失落感啊⋯⋯」

小黑邊收拾咖啡豆邊搖起頭來,繼續碎唸:「從女王變女奴,誰不遺憾?」

從女王變女奴?從女王變女奴⋯⋯胡志揚似乎想通了什麼,將咖啡一口喝乾,「謝謝妳,小黑!我欠妳一次!」

胡志揚興奮地按下內線:「叫 Vera 一起來開會!」

IAI 有一個研究女性的部門,專門收集有關女性的大數據,然後加以分析。

胡志揚找來女性研究部部長 Vera,想要從研究端來激發更多可能。胡總開口了:「妳認為女性還需要什麼幫助?」

Vera 言簡意賅:「一是職業婦女無法兼顧家庭的焦慮,二是寂寞的家庭主婦,你想先解決哪一個?」

Vera 帥氣的短髮就像她俐落的個性,「咻咻」兩顆子彈射出,直中問題核心,絕不廢話。

黃經理忍不住插話:「是否勞務型機器人已能分擔大量家務,讓職業婦女和家庭主婦輕鬆了許多?」

Vera 苦笑著說:「勞務上當然有許多是智能管家可以取代的,但有些事是代替不來的⋯⋯比如陪伴。」

「陪伴?」胡總又慣性地挑眉,每當他面對意想不到或是不以為然的事,就會有這個表情。

「是的,陪伴。孩子需要陪伴、老公需要陪伴,又或者說,家庭主婦最需要陪伴。」

「哦?她們不是很會安排自己的生活?」

Vera 聽到這位大直男總經理這麼接話,忍不住想笑:「報告總經理,如果女人這麼簡單,就不需要特別設立我們這個部門了。」

胡總調整了自己有點以上對下的態度,謙虛地說:「願聞其詳。」

Vera 開心地笑了:「胡總,這就是我們喜歡跟你工作的原因!」

胡志揚雖然在工作上橫衝直撞,但年過四十的他在結束了一場不愉快的婚姻之後,如今也懂得傾聽。

「職業婦女雖然兩頭燒,但至少最後回報的是有形的薪水和無形的成就感,尤其是自我實現的成就感,心靈上的滿足讓工作中的女人底氣十足地去面對一切。但家庭主婦的付出常常被視為理所當然,除了偶爾的節日被家人圍繞,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不被重視甚至被遺忘的。再生氣也只能離家出走,走了兩天也還惦記著小孩沒飯吃、老公襯衫不會燙。更殘忍的是,孩子對她們感情的轉變。嗷嗷待哺時抓著媽媽認氣味、認心跳,一副一輩子只愛媽媽一個人的執著。但一到青春期,孩子對家庭、對雙親開始莫名的反叛,嫌棄媽媽囉唆、嫌棄媽媽土、嫌棄媽媽跟不上潮流、聽不懂流行音樂、記不得 NBA 球隊的名字⋯⋯於是主婦開始有一種被初戀狠甩的失落感,但這種親子關係又跟失戀大不同,因為妳不能報復、不能悔恨、不能據理力爭、不能移情別戀。幫孩子買最貴的電腦,到頭來他笑妳居然連最簡單的功能都不會;送孩子出國念書,然後他嫌妳英文很破很丟臉。多少家庭主婦都被這樣羞辱,甚至有時候還是在公共場合,她們也只能隱忍,無法回嘴⋯⋯因為對象是自己的心頭肉,是世界毀滅萬劫不復都想用生命保護的人。」

胡志揚聽得入神,眼角似乎隱隱有淚光。然後,他長嘆了一口氣,「我明白了,難怪⋯⋯小黑說什麼被在乎⋯⋯」另一句話他沒說出口,那是對前妻的愧疚。他當年全力衝刺事業,以為老婆住豪宅戴鑽戒,每天錦衣玉食就足夠,誰知道她竟然和瑜伽老師談上了戀愛,說什麼那個男人給的才是她要的,讓胡志揚覺得啼笑皆非。

他從來沒想過,一個人每天都得待在屋子裡一整天,哪裡都不能去,沒人能說句話,會是什麼感受。

Vera 喝了口水繼續說:「胡總,你知道多少女人為了家庭、為了孩子中斷自己的理想?你覺得這些主婦在付出青春和最好的年華後,有沒有想過那些遺憾?」Vera 的眼中突然出現了一種堅定:「我不知道這樣浪費了多少人才,我只是好奇,如果主婦們可以重新選擇自己的人生,世界會不會不一樣?」

會議室裡的四個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過對於 Vera 這段慷慨激昂的發言,小黑偷偷比了個大姆指。

過了一會兒,Vera 突然想起手中的報告:「胡總,抱歉,說了那麼多,我居然忘了這份分析報告。」

胡總接過報告,翻了幾頁:「咦,這個對比曲線是什麼意思?」

「這是公司發行的『約約』和智能冰箱的採買關係。」Vera 解釋。

「這曲線居然成強烈反比,怎麼回事?」胡總好奇地問。

「是這樣的,這兩項本來看起來不相關的產品,數據卻大大地背道而馳,所以引起了我的興趣。買『約約』的多半以男性客戶為主,如果他是已婚男性,家裡的買菜情形就會跟著連動。」

胡總覺得挺有意思,一個男人的約炮神器是如何影響了家裡的三餐採買?

「只要成家男人迷上『約約』,多半會棄元配於不顧,如果再加上家裡其他成員迷上本公司其他產品⋯⋯」

胡志揚突然明白了什麼,「比如說,孩子迷上我們的『夢想學園』,或是『偶像練習生』?」 Vera 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對!如果把這些數據納入計算,家裡買菜量會越來越少,而且菜色會越來越單一、缺乏變化,米量也越來越少,反而點外賣的情形會越來越多⋯⋯」

不等 Vera 講完,胡志揚立刻搶白:「也就是說,家庭成員迷上個別的遊戲就會廢寢忘食,主婦期待的晚餐時間幾乎蕩然無存,於是對做菜意興闌珊?」

Vera 深吸了一口氣:「是的,報告總經理,我們並不是要提升賣菜量,而是⋯⋯」

「要在乎主婦的感受對嗎?」胡志揚接話,「所以我們要開發能讓主婦們玩的遊戲?」

Vera 瞪大了眼睛,胡總看到她的表情:「我又猜錯了?好,那麼,主婦需要陪伴、被在乎、被尊重?」

聽得出來他已經努力把小黑和 Vera 教育他的結論綜合式地背誦了下來。

「是的,我的報告完畢。」

胡志揚本來以為可以快速地找到結論,但現在卻反而陷入一團迷霧。

「好消息是,胡總,本公司提供的 AI 幾乎無孔不入,所以我們握有家庭和公司行號的大數據,更有許多主婦是我們的情報員。」

胡志揚覺得女人真是不可小覷,情報員⋯⋯

Vera 繼續提醒胡總:「也就是說,如果您有任何新的想法,我們都有大批的情報員可以協助調查或布局。」 胡總望著這位女性研究部部長,居然有一種面對率領千萬大軍首領的錯覺。

 

本文出自《二十一》圓神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