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女友

淘情慾羅曼史

他跟他的前女友,仍睡同一張床

「暫時沒辦法搬走,我現在睡地上。」H跟我說。他與前女友同居,房租對半分,如果搬走了,租金壓力一下子落到她身上,他想一想,覺得等租約到期,她可以去找她負擔得起的房。 在我H分手之後的很久很久,我把這件事

淘心話讀心讀你

要做,就要做個體面的前女友

努力不下去的時候,就看看前男友和現任女友的美好生活。 我和他分開的最初,自以為做了一件非常正確的事。 我把他在微信裡的名字改為「Z」,永久地沉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又遮蔽掉他社群動態的一切,拒絕看到他那自

1 2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