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嘴唇

淘情慾羅曼史

為什麼總是約會約到床上去?

「我從來沒把妳當成炮友。」上過幾次床,可是沒有在一起,他跟我說原本是想慢慢認識我,慢慢瞭解彼此,不管最後是有或沒有,他覺得我們是朋友。 關係可以有千百種面貌,並不只有炮友和男友兩種,在這之間,還有不同

淘情慾羅曼史

因為寂寞,所以找了男公關(6)-完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記住妳的樣子,因為這是我們相愛的美好。」 他輕輕的拉下我的肩帶,溫柔的鼻息穿過我的肩膀與耳朵,一股暖熱襲來。 「如果問我什麼是相愛的樣子,我腦海裡也肯定是浮現你的樣子。」 我們親吻

淘情慾羅曼史

處女性奴(2)

「試營運!加入就送一個月教練課!」當我走出捷運站時,被人塞了這張DM,但禮拜一上班時間,誰有心情運動啦? 而當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再次走到捷運站出口,印入眼前的是兩個高高的帥哥,穿著合身的短袖上衣跟黑色的

淘情慾羅曼史

吃不到的女人,最香(中)

第二次有深切交集,是在我帶個女兒在社區遛狗的時候。 大老遠我就看見她,她帶著女兒在社區的兒童設施裡玩。 我知道她看到我了,但是她卻在我跟她四目相交的那瞬間,好像個做了虧心事的小女孩,迅速把眼神扯開。隱

1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