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遇

淘心話

單身的最高等級

圖/Shutterstock 文/李淑明    我會獨自飲酒,也獨自上烤肉店。       那是我和朋友去紐約旅行的時候,就像旅伴之間經常發生的情況,我們也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感到不耐煩。排了很久的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