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過且過

淘心話

妳的寂寞,成全了壞男人的存在

女人最大的悲哀是,明知道會撲了火,也甘願為了對方,做一隻飛蛾。 妳從來不傻,跳脫愛情的框架,女人本來就是最清醒的物種。為別人解答愛情,可以義正詞嚴,自己投身進去,也尚可在理智與感性中拉扯。然而,當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