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棘手

淘好運

完美的拒絕,勝過不成熟的包容

文/金大植    我認為最沉重的時間,正是拒絕別人之後的「沉默時間」。為什麼我們會感到時間緩慢又沉重呢?還是因為許多人無法承受這沉重的時間,所以更會犯下說「好」的失誤呢?   我認識的友人之中,有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