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死小甜甜

淘星聞

蔡燦得 / 啊就不是啊

圖、文 / 蔡燦得 我的頭髮一直留不長,似乎連在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都沒有像其他小女孩那樣,留個一頭及腰長髮。我想,可能我媽跟我對頭髮這回事,都顯得沒什麼耐性,所以不太會為了「身為女生就要有長長秀髮」

淘星聞

蔡燦得 / 衰小人生的衰小戀情

圖、文 / 蔡燦得   大家約唱歌,他新交往的女友會跟來。初次跟大家見面,他說她很緊張。   「我們才緊張吧?」,但我沒這麼回。畢竟那女生被他講得感覺很神經質、愛生氣、會吃醋,又緊迫盯人,要是我們疏忽

淘星聞

霓虹,是嫉妒的顏色

圖、文/蔡燦得   其實很熱血,因為它讓你覺得一切都還有希望。   我竟然是從他口中聽到你已經交了女朋友的消息,而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生命中的某個路人,是結束這檔合作,可能連LINE都只會發送節日祝福

淘星聞

我不懂你的幽默,而你不懂我的不懂。

那天因為一個蠻突然的緊急狀況,臨時需要可以把紙黏在某個鐵罐子底下的膠帶,猶豫了幾分鐘,還是咬牙走進家裡附近的那便利商店。   這間便利商店有著與我完全不同國的店員,譬如那個綁馬尾的女生,她總是會在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