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德

淘口袋

D- 蛀牙 性生活 垂直的街道

假如我們什麼都不怕。   我再次想起這句話,原因很簡單:我在牙醫診所裡等著,一想到稍後那些鋒利的器具在我口裡鑽來鑽去,而我只能乖乖的面對著戴上口罩只剩下一對眼睛的牙醫,一如被迫招供,但即使張開嘴巴,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