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莒哈絲

淘口袋

夏日的幻覺

莒哈絲不喜歡夏日,她卻在這種永恆的夏日之地度過了十八年。   「夏天是沒有變化的。」她的小說到處都寫到「夏天」,從初夏寫到傷心的夏天和不祥的藍天,可怕的酷暑,盛夏的幻覺,在海邊沉淪的夏天,夏天是不幸中

淘口袋

時間帶不走,妳最美麗的樣子

《情人》電影裡有兩幕讓我印象深刻,一是女孩和中國情人做愛後,她在其住處給乾枯的植物澆水。另一幕是快要結尾時她依然在那個房間等著中國情人,等的過程夜幕低垂,她起身給植物澆著水,臉龐有一種奇異的悲傷。